第二十六章 种菌讨价

更新时间:2017-06-16 10:12:40 作者:大肉肉 字数:3085

凌山晴再上山已经是巳时了,这个时候下过雨的山地被太阳照了两个多时辰,又被风吹一吹,表面干燥了许多。
  山峰不高,但连成了一大片,据说山林深处时常有野兽出没,无人敢去,即便里面蘑菇更多,也很少有人敢去冒险。
  山里到处都是人类踩过的痕迹,显然,一场雨过后,来采摘蘑菇的大有人在。
  凌山晴手中握着一把匕首,倘若有野兽跑到外围来,她也不至于求救无门。
  越往里面走,脚印越发稀少,走了一路也没看见半个蘑菇的影子,松动了的土倒不少,显然,已经有人事先将蘑菇采走,她还是来晚了。
  但她也没什么好惋惜的,那些被采摘了的蘑菇周围的土她看过了,那蘑菇也并不是她想要的。
  走着走着,忽然听见前方竟然有交谈的声音传过来,莫非前方有人?
  抱着试试的心态上前,没想到还真让她碰见了人。
  两个仆人打扮的人并肩走着,手中还拿着东西。
  当他们走近了,凌山晴才认出来他们手中的东西竟是银耳的种菌!
  这正是她要找的东西。
  他赶忙大步上前,但突然冒出来还把那两个仆人下了一跳。
  “天,姑娘你怎么会在这里?”
  “姑娘,再往里面走就是内围了,入了深山便不安全了,还请姑娘早些回去吧。”
  通常看见女子进深山被人看见了皆是这个反应,凌山晴也见怪不怪了,摆了摆手,“看见你们我也就不用找了,更不会往里面走了,”仔细看了眼二人的穿着,忽地想到了什么,“你们是司政酒楼的伙计?”
  其中一人愣了一下,“姑娘知道我们是谁?”看了看身旁的同伴,“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凌山晴忙拦住了两人去路,指了指二人带着的篮子里的银耳,“两位大哥,你们这东西在哪儿采的,还有吗?”
  估计问了也是白问,在这儿菌类这么名贵又稀少,即便他们二人知道采摘地址,也没有告诉她的可能。
  二人相视询对方,心中不免犹豫了。
  年长的伙计看看了看篮子里的银耳,轻咳下嗓子,“姑娘,这东西在深山里,你一个姑娘家不方便过去,为了你的安全着想,我们也不能将地点告诉你。”
  这东西的确来自内围,但也只是在内围边上罢了。
  为了她的安全?凌山晴心中不屑他的说辞,朝他们身后看了看,左手摸着下巴,“原来是内围里的,难怪我这一路过来都没找到,我上里面看看去!”说走就走,大步朝二人迈了过去。
  年长的伙计面色捉急,拦下了她的去路,“那个,姑娘,里面真不安全,我劝你还是别进去的好,进去了被野兽吃的连骨头都不剩!”阻拦不住就只好恐吓了。
  “有野兽啊?”声音提高了八度,柔弱地还装出被吓得不轻的样子。
  两仆人见状,忙点头附和这。这要是别外人知道了银耳的采摘地点,岂不是断了自己的财路了。
  凌山晴配合地停下了脚步,吓唬吓唬也就得了,她要真的执意过去,传到司泓远耳朵里也不好,毕竟这生意还要合作下去不是。
  但,银耳种菌她也一定要得到。
  她大脑转得飞快,眨了眨眼睛,“但不去也不行啊,我需要用这东西。”
  见二人神色有变,她突然其想追问:“要不这样吧,把你们的借给我如何。”大手一挥,一副极其慷慨的样子。
  “这……”她突然慷慨大方,却让二人为难了。这东西本就金贵,咋能随便借人。
  凌山晴也并非不懂规矩,他们奉了司泓远的命令做事,倘若真的白要了这东西,他们回去也没法交代。
  思虑到这,话锋转变,她告知权宜之策:“要不这样吧,你们回去告诉司公子,这东西是被我借去了,但不日之后必定十倍偿还,我与你们司掌柜有过生意上的往来,你们回去问问便知了。现下也莫要问我用什么方法,若信得过我,便将种菌借我,日后事成,必定登门道谢。”
  此时,她神色稍微正了些,谈到生意上的事,特别还是与司泓远那样的人精打交道,怎能不重视。
  司泓远不是喜欢新奇的东西吗,正因如此才不能现在就将方法告诉他,不知道才期待着呢。
  仆人相互看了一眼,此人与司公子有过生意上的往来?
  “敢问姑娘是……”
  凌山晴面露得意之色,单手叉腰,“凌山晴,你且告诉司泓远,菌类的价值还未被他开发出来,等日后我的真菌培养出来,比会与他合作,届时再将方法告诉他!”
  俨然胸有成竹,笃定了司泓远定不会拒绝她似的。也这是她这份笃定,把两仆人唬住了。
  年少的伙计偏头想了很久,忽然眼睛一亮,“您就是凌姑娘?大公子与我们提起过,说您见解独到,多番赞赏呢,”迟疑了下,“只是银耳这等大事,也不是我们可以做主的,姑娘您看这事儿……”
  凌山晴满不在意地摆了摆手,“你们就按我说的去办,有什么后果都有我承担,银耳借来一用,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
  有了菌种,繁衍便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她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了,他们还能怎么拒绝。
  凌山晴眼尖地看二人神色松动,搜刮了全身上下的口袋,掏出了家中仅剩的银两,塞到了仆人手中,“就当我买你们的还不成吗,日后也肯定会奉还,这个你们放心。”
  又是保证又是金钱的,仆人再要拒绝也没了理由,凌山晴心满意足地拎着篮子往家走。
  “这不就是查家老三家的媳妇儿吗,听说分了家就大鱼大肉的,可把查老太太气的不轻。”
  “那味道多浓啊,恨不得整个村子都闻着她家那炖肉的味儿了,可把我家狗子馋坏了。”
  “要我说啊,媳妇儿不孝顺,连带着儿子也不让孝顺了,那查家老三读了不少书,咋还能有了媳妇儿忘了娘勒。”
  “你们快看,她手里拎的这是什么啊……呀!这是打哪儿弄来的蘑菇啊,得值不少钱!”
  “快,快去问问在哪儿采的,明儿个一早我让我家的也去看看去。”
  凌山晴撇了撇嘴巴,继续往家走,身后百姓指指点点,更有甚至要围上来向她打听消息。
  开什么玩笑,这东西能落到他们手里?
  大脚踹开大门,“砰”扣上大门,又落了个闸门,看他们怎么进的来!
  “这个败家的,咋还关门了,没看见我们要进去啊?”
  “反了反了,连她三叔公都不让进门了,还把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
  “这个败家媳妇儿,不行,我得和查老太太说说去,没天理了!”
  不知是谁“哐哐哐”地接连踹了几脚门,烦得凌山晴原地打转,索性抬脚踹开了门,把正要上前砸门女人的小心脏差点吓得跳出来。
  “踹什么踹!再踹砍了你家大门!都在这儿围着干啥?自己家都不要了啊?天天家长里短的乱嚼舌根就能过好日子?呸!真是把你们美的,再踹门老子要告上衙门去了!”
  机关枪似的吐出了一大串子话,凌山晴双手叉腰,吐出粗气,凶恶的模样可把没见过世面的人吓得不轻。
  “这,这老家三的是咋了,以前也不这样啊……”
  可不是吗,以前凌山晴不就是个埋头苦干,任人欺负的小媳妇儿吗,现在咋成这样了?
  “听说前阵子在衙门打官司,还把官司打赢了呢!”
  “不是吧?就这胆小如鼠的小媳妇……”
  现在的凌山晴哪里是胆小如鼠,分明胆大包天,不孝顺婆婆也就算了,还闹分家,还朝他们大吼大叫的,疯狗似的乱咬人。
  这些个闲的没事干就要背后戳人脊梁骨的人,她不屑搭理,大门关上,两眼清净。
  一回头就看见查子安黑着那张脸站在自己身后,猫儿似的没点声音,凌山晴后退了半步,眉头一皱,“这么看着我干啥,去去去,李木匠把架子送来了吗?”
  眼睛一转,便见院子东南角摆着个大架子,眼睛闪亮,不愧是十里八村都出了门的木匠,这东西就是好。
  “凌山晴!你这女人怎么这么败家,这是什么东西,花了多少钱?你又把家底拿出去挥霍了?”
  身后突然想响起一道响声,好像炸了毛的猫儿。
  凌山晴不耐地掏了掏耳朵,回头看下,“你要造反啊?我花我自己赚得银子,你管得着?”
  理直气壮,这本来就是个投资,她有什么可心虚的。
  “你、你……”查子安气得脸红,他只恨满腹诗书找不到半句唾弃败家女人的,你了半天倒把自己气得够呛,一甩袖子,“行,银子是你赚的,但你也不能这么花啊,你买这些蘑菇干啥,我们又不吃蘑菇,这东西比大鱼大肉还贵。
  都和你说了要精打细算,细水长流,你咋就不听呢?你这女人可真败家,李木匠送架子来,这满地木头摆着,我都没脸解释!”一股脑的又是抱怨又是埋怨。
  这呆子气焰越来越嚣张了,嚣张到分不清到底是谁当家作主了。
  凌山晴走了两步到他身前,上下扫了他一眼。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