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培养真菌

更新时间:2017-06-15 09:31:40 作者:大肉肉 字数:3063

想到这里,查子安反而要安慰她了,放下呆愣愣的囝囝,上前拉着她坐下,“山晴,地没了我们明年再种,我出去帮别人写字赚钱,你可别太放在心上,在家照顾好囝囝。”

  她可不能疯了,怎么的也要安抚好她的情绪。

  凌山晴大手一挥,拍在他肩膀上,面色凝重,“查子安,我正式宣布,我需要改造那块地了,从今以后,我主外,你主内,无论我干什么都不许你质疑,更不许阻拦,明白了吗?”

  “山晴,你发烧了?”摸了摸她脑门儿,未发觉异样,“你是咋了?那地都烧成那个样子了,今年再想种什么不太可能了,你可别去犯傻,我们还有明年呢。妇道人家本来就该在家养儿育女,也省得你出去东奔西走了。”

  她这个样子出去,他还真是不放心。

  随即,凌山晴拍掉他的手,“还等什么明年,今年就成,这事儿你别掺合。只管看着我把事情做好就成,等会儿雨停了我就动身,你还是在家看孩子就成。”

  这婆娘又要闹什么幺蛾子,查子安听着很不稳妥,他忙上前阻拦,“山晴,地里的庄稼毁了就毁了,你也不能破罐子破摔啊,你……”

  凌山晴嘴角抽动,这呆子该不会以为她疯傻了吧?

  她现下心情好,不和他计较这些,摆了摆手,“呆子,等着瞧好吧,现在看好囝囝,其他的事儿不用你操心,”边说边朝桌子边走去,她需要好好规划下,还需要什么材料。

  查子安经她提醒,才想起了囝囝,走到床榻边抱起囝囝,又放在桌子上,不大的桌子被囝囝一人沾满。

  这呆子故意与她作对不成,见了她在忙竟过来打扰,要造反了?皱着眉抬头看他,“先把囝囝抱走,怎么这么不懂事,连个孩子都不如,到一边去。”嫌弃地摆着手。

  培养菌类不难,但也架不住他这么骚扰啊。

  查子安脸色一红,顿时嚷着,“你就只知道忙,囝囝他怎么不说话了,你看看他。”

  “他本来也不会说话,你没事找事吧?”连想都没有想的,这话便吐了出去。空气突然安静下来,她轻咳了一声,看着囝囝,捏了捏他的小脸蛋,干笑了几声,“囝囝怎么了,自己在家害怕了?”

  声音比平时温柔了不止八倍,查子安对她瞥眼,“心虚使然。”也没有刻意放低了声音,他就是要她听的。若不是适才失言说了不该说的话,她会忽然这么温柔?说话都不像她平时的样子了。

  凌山晴瞪着眼睛瞧他后,视线又转向着囝囝,“囝囝,娘亲回来了,囝囝这是怎么了,适才没有吃饱饭?”小孩子闹脾气,左不过也就那么几个原因,想必他们匆匆忙忙地都出去了,囝囝闹脾气没有吃饭呢。

  囝囝似乎听懂了她的话,又似乎没有听懂,先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就是不说什么,这模样更像发脾气了。

  凌山晴抱起囝囝,“好了,我们每天都生活在一起,吃饭的机会多着呢,赶明儿咱们再吃顿好的,爹娘都在家陪你。”挪动脚步,将囝囝交给查子安,“你去带囝囝弄点东西吃,别在这烦我。”

  “没耐心的女人。”为了弄这些东西竟然连自己的儿子都不顾了,没良心的女人。

  查子安朝外室走去,嘴边不忘嘀咕着,“囝囝跟爹走,我们不要你娘亲了。”还特意提高了声音。

  “幼稚鬼。”

  凌山晴还没有意识到,囝囝向来懂事,什么时候哭闹过,就是这一时疏忽,导致了日后种种。

  第二天大清早上,查子安刚推开房门就被院子里的东西震惊了。

  他也顾不上现在是什么时辰,扯着个嗓门,“凌山晴,你给我出来!这都是什么东西,你个败家女人还过不过日子了!”

  只见他白皙的脸蛋气得发红,好长时间没有发过这么大的火,这声大喊不仅把凌山晴叫了回来,更把左邻右舍都吵醒了。

  凌山晴听闻后,赶忙把推开院子门,见他在院子里站着,也顾不上他是什么表情,喘了口气,“正好你出来了,快点过来搭把手,帮我把这根木头搬进去,这东西喝饱了水,还挺沉的。”

  边说边招手,根本不顾查子安动了没有。

  “过去?你看看这院子被你弄的还有能站得下脚的地方吗?你把这些东西搬回来干啥?院子再大也不能这么祸害啊。”这女人该不是疯了?把这些烧过的烂木头都搬回来干啥,竟还堆满了院子,日子不过了?

  凌山晴又对他瞥眼,“你给呆子懂什么,等会儿李木匠把架子送过来,这些木头就有地方放了,你快去给我弄点吃的,大早上的,累死个人了。”

  好在这身体的原主人是个干惯了农家活的,力气不小,否则这一大早不吃早饭,她还得雇几个人来。

  查子安听到她居然使唤自己,气都不打一处来,还会给她弄吃的。

  “你说啥?你还请了李木匠?凌山晴,你是不是不想过日子了?还想吃饭,把你美得!”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她,气鼓鼓地指责道,接着大有转身就进屋的架势。

  李木匠,可是十里八村乃至整个容殷县都出名的木匠。

  手艺好,要价高,这都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凌山晴竟然请到了李木匠,花了多少钱可想而知。

  他们昨天那顿大鱼大肉花了不少银子,今儿个又请了李木匠,他们还有钱过日子?就算有钱,也不能这么花啊。

  凌山晴嗤之以鼻,“目光短浅。”

  估摸着一时半会也不指望他了,她亲自动手,将木头往院子里拽,干了整个早上又没吃饭,她两条胳膊都要不是自己的了,哪还有力气把这木头拽进来。

  查子安看着她筋疲力尽的样子,其实心中也不是滋味,分明他才是这个家里的顶梁柱,堂堂男子汉却让女人受这么大的苦。

  但这女人自个闹腾的,这么不安生,凭什么他要过去帮忙,就应该让她吸取吸取教训。

  想到这里,他不由鼻子出气,转身就往房间走去。

  只听身后发出一声响,她心头紧张下,忙回过神,只见木头从凌山晴肩膀上掉了下来,她正揉着肩膀不知暗骂着什么。

  这女人真是……查子安拿她也没辙,气呼呼的绕开院子地上的木头,过去抬起木头,可手中的十足的分量,顿时红了脸。

  这木头怎么这么沉?

  她女人家究竟怎么把这些东西拿回来的?

  凌山晴眼底带着笑意,拍了拍手,看着他,“天生就是读书的,力气这么小,来,我帮你。”

  查子安本就红着的脸更红的像晚霞了,冷哼道,“不用!我大男人,怎么可能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你个女人……家快去烧火做饭。”用了浑身的力气,边说话边喘着。

  凌山晴啧啧了两声,杵在门口含笑看着他,百无一用是书生,这话虽偏激了些,现下拿来却正好用。

  查子安将木头半拖半拽地带进了院子,凌山晴这早餐也弄好了。

  简单的馒头和昨晚的剩菜,吃饭时她见囝囝还是呆愣愣的,夹了块鱼肉放进他碗中,“囝囝想什么呢,昨晚做恶梦了?”

  囝囝似乎听见了她的话,怔怔地摇了摇头。

  凌山晴见他不哭不闹,也没想太多,咬了口馒头,“趁着刚下了雨,估计等会儿山里就长蘑菇了,也不知道有没有我想要的。”

  这大早上还没折腾完?还要出去采蘑菇,查子安听了就头大,想都不想就反驳着,“你能不能消停点,下了雨采蘑菇的人多着呢,这会子都什么时辰了,采蘑菇也轮不到你……”

  凌山晴越听越气,敲了他一筷子,“怎么就轮不到我了,等我把蘑菇采回来,你哪儿也不用去,就在家里看蘑菇。”

  蘑菇的确不好采摘,百姓都知道蘑菇值钱,下雨后就都往山上跑,挣着抢着也要弄到蘑菇,这会子也不知道还有没有。

  但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有没有都要去试试了。

  查子安微微愣住,试探性问道:“你要在院子里种蘑菇?”

  这院子再大,也不能当田地用啊,种蘑菇怎么想也都太不切实际了。

  凌山晴白了他一眼,“院子这么小怎么种东西?当然要在地里种了。”拿着那副“你是白痴吗”的眼神看着他。

  查子安顿时语塞,瞪了她一眼,这女人做事从来不讲规矩,但上次却带着他们赚了些钱,还把他从衙门里捞了出来,不如就再信她一次?

  凌山晴环顾着院子,啧啧道:“还别说,这院子虽不能当田地用,弄个培育室还绰绰有余。”

  “不准你乱动这院子了!”查子安连想都无需想便反驳了起来,等她那架子回来还不知要占用多大地方,竟然还想改造院子,做梦去吧!

  凌山晴撇了撇嘴巴,她这想法本就是一时兴起的,也没与他计较什么,只低声嘀咕着,“小气。”

  连个院子都舍不得拿来用的男人,可不就是小气了。

  查子安装作没有听见,他宁愿被她说成小气,也绝不拿这院子开玩笑,这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