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献计烧田

更新时间:2017-06-14 08:44:08 作者:大肉肉 字数:3124

里长脑子思考下,顿时挡住了她的去路,“等会儿,这么说来老三一家正吃饭呢,不如就趁着这个空挡把画偷出来!”

  这注意不错,查母且听着,直接联想到了画偷出来后自己能得到大笔银子,也不急着去讨肉了,。

  空挡?这个有点难度。只见她顾虑道,“里长啊,子安他们都在家里面吃饭呢,这会子恐怕不太好偷啊。”

  里长背着手,原地走了两步,忽地,眼睛也亮看起来,“那就想个法子把他们家里的人支走!”

  查母与里长密谋,然凌山晴几人对此还一无所知。

  破乱的屋子整理了一遍,也整整齐齐的,这地儿还宽敞,凌山晴喜欢着呢。

  她夹了一块鱼肉放在囝囝碗里,面容带笑,“囝囝,敞开肚皮吃,锅里还有呢!”

  囝囝眼睛发亮,吃的极其满足,吃到了一半却停住了,看了看查子安,见他连筷子也不动,又转头看向凌山晴,“啊啊……啊……”

  表达着自己的意思,同时指着自己碗中的鱼肉。好像在说着为什么爹爹不吃肉。

  凌山晴对查子安瞥眼下,摸了摸囝囝的脑袋,“囝囝乖,我们吃我们的,这呆子不喜欢吃肉,等会儿有剩菜剩饭就够他吃了。”

  说着,又夹了一块红烧肉放进囝囝碗中。

  “什么,剩菜剩饭?还把当家放在眼里吗?”查子安心想着,气不过编把将筷子砸在桌子上,吓得囝囝手一抖,刚夹起的肉都掉了下去。

  凌山晴用力拍桌子,声音比查子安大得多,“怎的?造反啊?”

  顿时,他气势弱了下去,扫了桌子上的大鱼大肉,眉头一皱,“山晴,你把我们得到的银子都买了大鱼大肉,以后我们没钱了怎么办?”

  凌山晴眼睛看着他,示意他接着说。

  “我承认肉好吃,谁不喜欢,但我们得过日子啊。俗话说的好,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居安思危,戒奢侈,行节俭。你倒好,这钱都让你浪费了,一朝有酒算不得什么,细水长流才是生存之道啊!”查子安侃侃而谈。

  只差没有摇头晃脑地批评了,说起书本中的知识又头头是道。

  凌山晴还当他要说什么呢,拿起筷子夹了块排骨,笑眯眯地放在了他碗里,“赚钱有什么难的,只要我想,什么时候都能赚到钱,以后你就在家里安心读书带孩子,我出去赚钱养家,这不就得了,快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这话说的半点不含糊,大气的很。

  查子安脸色绯红,收回了视线,嘀咕着,“大丈夫养家糊口那是天经地义,让你一个女人出去抛头露面成什么样子,这事儿不行,我们节省点,田地里那些收入就足够我们花销了,这么浪费可不行。”

  说着,偷偷咽了口口水。

  谁不喜欢吃肉,他都记不清自己多长时间没有吃肉了,那也得有资本才行,他们一朝有了点钱拿去挥霍,日后怎么办?

  凌山晴见他又固执起来了,又拍案而起,“女人赚钱怎么了,女人赚钱养家犯法?再者你不是要科考了吗,好好在家读书,考上了状元带我们娘两去城里过日子去,不比在这赚那点钱好的多。”

  一提到科考,查子安立马泄了气,“科考要是真有那么容易,我还不早就……”神色略有黯淡,他何尝不想早点考中。

  凌山晴抿了抿唇,她倒是不在乎在哪儿生活,适才那话也不过就是激励他罢了,谁知道这呆子还当真了。

  “老三,老三……”

  还不等她想什么话来安慰他,只听外面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凌山晴预感大事不好,瞥了瞥嘴巴,夹了块肉往自己嘴巴里猛塞。

  查子安听出这声音是谁,对她瞪眼看,不过年不过节的就大鱼大肉,传出去还不让左邻右舍的笑话,但人已经到了,这会子说什么都晚了。

  里长推门进来,编立马看见那满桌子鱼肉,咽了咽口水,强忍着坐下来吃一顿的冲动,大步上前,看着查子安,“老三,快去地里看看,你家地走水了!周围的树都烧了,可严重了!”

  “地烧了?”查子安面色大惊,下意识看了凌山晴,那地好不容易开垦了出来,好端端的怎么就烧了。

  查子安都怀疑了起来,更别说鬼精似的凌山晴了。

  她站了起来,见里长风风火火地进来,说完了又时不时地瞄着那大鱼大肉,心中没什么波澜。

  里长眼看二人还在这儿不动弹,心头捉急道,“你们快去看看,你家地着了不要紧,可别把周围的地烧了!”

  烧了别人家的地还得赔钱,查子安心慌了,忙拉着凌山晴,“快跟我去看看,里长,麻烦您带个路,那地在哪儿我们还不熟呢。”

  那地偏僻得很,查子安从来都没去过,也以为凌山晴也不知道呢。

  她张了张口刚要拒绝,就想到要是让里长留在这儿,这一桌子肉肯定不保了,也就没说什么。

  里长又瞥眼那大鱼大肉,心中那个不舍啊,这么多肉,过几个年也见不着啊!他灵机一动,“你们快去,我在这儿看着囝囝。”

  囝囝眨着眼睛,看不懂他们在干嘛。可听到里长要留下来,顿时摇了摇头。

  凌山晴看出囝囝害怕了,一撇嘴巴,“我们都想不起来地在哪儿了,里长再不带着我们过去,那可就真要烧到别人家了。”

  真是麻烦啊,里长无奈咬了咬牙,催促道:“走,走走!”

  三人匆匆出了门,凌山晴只觉身后有一道目光在盯着自己。

  可一回头又什么异样都没看见,于是乎,她便加快了脚步。

  查母看着三人走远了,忙溜了进去。

  看着那满桌子肉,她眼睛发光,一时什么都顾不得了,坐下来伸手去抓,吃了好几口,脸色发狠。

  “好你个凌山晴,吃上大鱼大肉也不想着点老娘,亏得这房子还是老娘争取来的,你个狼心狗肺的白眼狼。”

  嘴巴里嚼着东西,口齿倒是清晰,囝囝尽管听不大懂她都说了些什么,但她素来的行事作风却清楚得很。

  看着她大口大口的吃肉,眼巴巴的咽着口水。

  这肉腻得很,查母吃了整盘红烧肉,又啃了个鱼头,这才满足,还不忘舔了舔手指。

  随即,她抬眼下,见囝囝看着她自己,冷哼道,“你个小哑巴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囝囝小身子颤抖,吓得脸色发白,后退了三步,一个不稳,摔倒在地上。

  查母又唾弃了一口,这才罢休,大步朝屋子走去。

  囝囝虽害怕得紧,却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双腿吓得发软,站了好几次才站稳。迈着小短腿进了屋子,就见查母在床边翻着,半响,动作停住。

  昨日,凌山晴神神秘秘的往床铺下面放了东西,这他看得真真的,还被反复叮嘱了绝对不可以偷拿。

  囝囝抿了抿嘴巴,怯生生地上前,“啊,啊啊……”

  查母拿出画,眼睛发亮犹如见到银子,这下她可要发财了。

  此时,又看着囝囝挡住了自己的去路,她心中愈发地厌恶,分明囝囝还没敢上前拉她。

  她暂且心烦,大步走过去。

  囝囝还以为她要拿着画走,忙拉着她的裤子,指着那画,“啊啊。”这可是他们家的东西。

  查母原本就烦他是个哑巴,这下更没好气了,抬脚用力踹,囝囝拉着她裤子的手被挣脱开,小身子朝墙壁撞了过去。

  查母哪里顾得上他,大步朝外面走去,桌子上还摆着剩下的鱼肉,她舔了舔嘴唇,又抓了两口扔进嘴巴里,眼珠子转动,见那盘鱼肉还没吃几口,轻哼了着。

  凌山晴一点都不给她送,她为何还要给他们留些呢!

  “囝囝——”

  刚拿起盘子,就听外面传进来查子安的声音,暗道回来的真不是时候,心里莫名慌张,忙将画藏到了身后,从房子后院跑。

  忽地,不知绊倒了什么,身子往前扑,一个狗吃屎地摔在了地上,“哎呦,我的老腰……”整张脸全皱成团,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忙爬了起来。

  终于,在查子安进门之前躲进了后院,又从后门遛了出去。

  查子安苦着脸,才刚进门就见那桌子上的肉被人吃了大半,却也无心去理会,地里的大棚被烧了,菜也没了,还要赔村里的树木,简直倒霉到家了。

  而,凌山晴绕着那烧成黑炭色的木头来回走着,老天忽地下起了雨,雨水打在木头上,洗刷掉表面的灰,眼前这木头怎么这么熟悉……

  支着下巴想了半响,眼睛一亮,拍了个响手,心中狂喜,“这不是……没想到这样也成,简直天助我也……”

  这会子才注意到下起了雨,也不管雨水打在自己身上,哼着小曲儿朝家走去。

  查子安抱着囝囝,两人面色皆呆滞着,凌山晴前脚才进屋子就看见这幕,顿时笑出了声音来,“你们父子还挺默契的,怎么连外面的桌子都不收拾起来。”

  夏日炎热,他们在院子里吃饭现在下雨了那桌子也没撤。

  要是往常,凌山晴可得好好教训,现在嘛,她心情好,没收拾就没收拾了。

  查子安见她竟还笑得出来,眉头紧皱,这疯婆娘真疯了?

  他抿了抿唇,不行,地里的菜都没了,她要是真疯了,这日子不更没有盼头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