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分家

更新时间:2017-06-13 19:18:42 作者:大肉肉 字数:3034

此言一出,查子安第一个反应过来,也是第一个发出声音来,“山晴,分家一事我们还是……”

  凌山晴瞪了他一眼,后者嘴巴一抿,余下的话皆憋了回去。

  查母瞪大了眼睛,“啥?你还要分家?”声音抬高了八度不止。

  如今凌山晴手里有了钱,还有些本事,这还没分家呢就吃独食,若是分家了,还能有他们什么了?

  凌山晴在查家住一天,即便不给他们什么好脸色看,有了什么荣誉他们也能跟着沾点光,赚了大钱那不得分给他们点儿?若真走了,他们可真是什么都没有了。

  思及此,杨氏神色一变,笑着迎了上去,“三弟妹这是说笑呢,什么分家不分家的,三弟和他那两个哥哥骨子里都流着同样的血,怎么能说分家就分家呢,你要是有什么气就和大嫂说,这家可不能分啊。”

  刘氏一听这话,眼珠子一转,顿时反应了过来,“就是说啊,这一家人分开了就生分了了,生分了还能叫一家人了吗,分家可要不得,除了分家,三弟妹你再说说别的条件。”

  家是一定不能分,这点婆媳三人意见统一,三人抱团,那可能性自然就更大一些了。

  只是他们想什么都写在了脸上,要么就挂在了嘴边,以为谁看不出吗。

  凌山晴眼神带着淡淡寒意,斩钉截铁,“不行!没有其他条件,这家必须分,若不分也可以,银子你们也别想分了,左右我们不是一家人吗,一家人谈钱太伤感情,都不分了。”

  贪财之人所想的左不过也就那么点东西罢了,一提到不分钱,就好像从他们身上割肉,手里抢钱似的,却压根儿没人记得那钱本来也不是他们的。

  刘氏杨氏相视了一眼,皆从对方眼里看见了相同的情绪,两人心神领会,一前一后地开了口。

  杨氏往前走了一步,借此与凌山晴拉近关系,“弟妹啊,亲兄弟还明算账,为了以后我们不必因为钱的问题争吵,能早点分了就早点分了,这有什么难的呢?”

  凌山晴冷笑一声,“大嫂你也说了没什么,那这个家干脆就分了算了,你们为了钱,分了家你们不就可以得到一笔钱了,还是说你们把我当成赚钱的机器了?只想着不劳而获,当谁是傻子吗?现在都说开了也就算了。

  分家,你们要钱,我要自由,很合适,趁早把家分了,你们那些龌龊的想法别以为没人知道,不分家什么都不是你们的。”声音不带任何感情。

  阴暗面的东西一旦见了阳光,不仅看的人会觉得丑陋不堪,就连他自身都想回了阴暗那一面。

  刘氏杨氏两人心思被戳穿,起先还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但惭愧过后,竟也理所应当了。

  查母听了这话,可不像两个儿媳妇儿那般,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凌山晴,一脸尖酸刻薄,“你个丧门星,竟还好意思说我们龌龊,你算个什么东西,要不是你偏要嫁给子安,你以为我们查家要你?

  你们都来听一听,这小媳妇儿要分家,可不是我把她赶出去的,分家就分家,但钱必须要分给我们,这点可得说好了,少一文都不行!”

  分家已然是撕破脸的事情了,现在就算把难听的话都翻出来又如何。

  刘氏杨氏皆看向了查母,他们之中最和钱过得去的就是查母了,她这么不顾她们两个儿媳妇儿,是终于想通了把卖镜子的钱分他们点了?

  思及此,两人一时也没再反驳查母的意思。

  凌山晴从腰间系下荷包,“今天卖方子的钱都在这里面,分完家我们就分这银子,一分钱都不会少了你们的。”脸上薄薄的淡漠。

  查母冷哼一声,双手插着腰坐在凳子上,“既然要分家,那就什么都说分清楚,这事儿还要请族长作证。”

  查子安一听要请族长来,就知道这事八成是定下来了,但他还有两成的把握扭转局面。

  他上前了半步,还什么都没来得及说呢,就被凌山晴一记眼神定在了原处。

  并非很威胁的眼神,甚至带着些无奈。

  他忽地想到了从前他们母女在家里受过的委屈,以及今日每每凌山晴在外忙碌过后回到家中,迎来的皆是他娘亲以及两个嫂嫂的无理取闹,她是否受够了呢。

  若分家,或许她会轻松许多,可一旦分家,他们这一家就散了啊。

  想法不过电光火石之间,等他回过神,族长已然插手此事。

  族长先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看着凌山晴,眼中满是失望,“你这媳妇儿真是太不体贴当婆婆的心思了,”又叹了一口气,“清官难断家务事,你既然之执意要分家,是要搬出去住还是继续在这儿啊?”

  还不得凌山晴回应,查母便先喝了一声,“不搬出去还叫分家吗?分家分家,那就得把他们一家子分出去。族长,我好歹是子安的亲娘,就算他们真的要分出去,我也不会对他们不管不顾,也还要为他们某个住处,我瞧着不远处便有个院子,不如就把那院子分给他们吧。

  一来离家近,子安若想家了随时都可以回来,也不算亏待了他们,您觉得如何?”

  凌山晴眼睛微眯,刚奇怪她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便想起来那处院子她见过,破破烂烂,荒废许久,除了宽敞一些外,无任何优点。

  查母这哪儿是好心,怕是担心他们分不到“好房子”呢。

  这话一出,刘氏杨氏两人也消停了,原本自带银子拿出来,他们便没有什么异议了,但现下这话一出,便更放心地看着那银子了,好像下一秒便会消失似的。

  族长一听这话,有些意外地看了查母一眼,两人目光在空中碰撞,当下明白了她是何意,笑着点了点头,“就是啊,那地方宽敞,最适合你们这些小年轻的来住了,你看看,纵然你这般无理,你婆婆她说什么了?还不是处处为你们着想,你们啊真是……”话没说完便摇了摇头。

  凌山晴眼中闪过一抹厌恶,懒得看他们丑恶的嘴脸,打开桌上的荷包,写一下,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那白花花的银子,谁能不心动?

  刘氏是个喜欢金银首饰的,但家里偏生没有,这下子被她看着了,那还了得,伸出手摸了摸银子。

  “啪”的一声,杨氏一把拍掉她的手,冷冷的说道:“你可别以为这银子能给你打首饰,铺张浪费还不够呢,这得留着救急用。”

  凌山晴懒得看二人,这两人却喜欢看她,刘氏眼巴巴地看着她把银子拿了起来,那双眼都放光了,“弟妹,咱们是不是该分钱了,这时候也不早了,分完了钱你们还得搬家吗不是。”

  分完了钱他们在不在查家也没什么重要的了,可不是就要走了吗。

  “二嫂你……”饶是一介书生,也有脾气,查母都还没急着今天就把他们赶出去,她可倒好,竟还惦记着他们尽快离开,八成是盯上这院子不止一天两天了。

  凌山晴心明镜似的,拉住他的手,“分,现在就分。”

  分钱快得很,共分了四份,查母婆媳几人可数了好几遍才把银子收起来乐呵呵的嘱咐她尽早搬走,就不管不顾了。

  等人走尽了,查子安抱起一直没有发出声音的囝囝,神色复杂,看着桌上的那块银子,心中叹息一声。

  凌山晴倒没什么感触,这个家分的她一身轻松,捏了捏囝囝的脸蛋,“囝囝,以后我们就有家了,开心不开心。”

  囝囝适才就只见他们在吵,至于分家什么的他哪里懂,但见凌山晴心情还不错的样子,露出一抹笑,点了点头,“啊啊……”

  凌山晴拿起桌子上那块银子,交到囝囝手里让他把玩,看了查子安一眼,见他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踢了踢凳子,“喂,收拾收拾我们该走了。”

  查子安只应了一声,放下囝囝开始收拾东西。

  回主院的路上。

  刘氏杨氏一直跟在查母身边,几次欲言又止,查母余光瞥了几眼,轻哼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两个在想什么,卖镜子的钱老娘就算看在老大老二的面子上也少不了你们的,但你们要是敢像那贱蹄子一样不把老娘放在眼里,老娘有的是法子治你们!”

  两人哼哈答应着,刘氏眼珠一转,挽着查母的袖子,脸上带着讨好“娘说什么就是什么,儿媳照做就是了,”话锋一转,“不过娘,这次他们都走了,以后有什么好事儿还不把我们给忘没了啊?”

  查母倒是半点不担心的样子,“分家又能怎么样,左右就隔了两间院子,子安说到底是个读书人,还能忘了我这个当娘的不成?”说着还轻哼了一声。

  刘氏一听不仅有钱拿,听这口风也不是半点便宜都占不着,当下笑得合不拢嘴巴,连声恭维着,杨氏摸着兜里的银子欢喜的附和着。

  几人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却全然忘了凌山晴要真是那般好欺负的性子,还能分家?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