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生意被抢了

更新时间:2017-06-08 09:19:54 作者:大肉肉 字数:3066

囝囝躲在门后面,看着她在不远处也不敢出声,只希望爹爹娘亲可以早些回来。

  查母原本在等凌山晴一人,没想到竟看见了查子安!当下也顾不上凌山晴在不在场了,大步上前,拉着他的手,面色激动,“我的儿啊,你可终于回来了,在牢里苦不苦?

  娘跟你说,凌山晴这个丧尽天良的贱人你尽快给娘休了,要不是她死活都不去喻府,你岂会在里面待了四五天之久,人都瘦了一圈。”

  先面的话查子安听了心里还暖烘烘的,后面的话一出,他连连皱眉,抽出被她牵着的手,“娘,这次要不是山晴找到证据,我不可能出来,即便她去了喻府,我们查家也要背上陷害人的罪名,如此你还希望她去喻府吗?”

  后面的话全然变了脸色,母女几日未见,一见面便没有好脸色。

  查母被他说的一愣,老大老二家的媳妇儿听说查子安安然无恙回来了,皆过来看一看,恰好听见这话,老二家的眼珠一转,快步上前,“三弟,这话二嫂可要说说你,娘为了你的事儿没少担心,你怎么能这么说娘呢,你这样太让人寒心了。”

  老大家的也不甘落下,“老三,快和娘道歉,你这么做娘得多伤心,你不能有了媳妇儿忘了娘啊。”

  查母一见有人帮衬着自己,腰板子都挺直了,一拍大腿,声音带了哭腔,“你们快来评评理啊,当儿子的有了媳妇儿就对娘不管不顾了,我做错了什么?我不过就是太担心他的安危了,至于让他这么对我吗?

  我多好多孝顺的儿子啊,全因为这个贱人,连亲娘都忍心不顾了,这样的女人要不得啊……”

  查子安回来了的确不假,但若凌山晴去了喻府,不仅能换回来查子安,还能为查家带来一笔财富,现下查子安回来了,他们却什么好处都没有得到,查母总觉得亏了。

  一次两次查子安还能容忍,次数多了,他也不耐烦了,况且这次的事情实则要感谢凌山晴,现下却成了责怪,他心里都过意不去。

  当下拉着凌山晴朝屋子里走去,“娘,您别再无理取闹了,这个家要是没有山晴,上次喻家二少爷来要钱,我们就完了。”声音带着淡淡的寒意许是跟在凌山晴身边久了,他性子刚硬了许多,至少从前他是不敢这样和查母说话的。

  查母听见门“砰”的一声关上,脸色一变,顿时冲上前去,敲着门,“好啊你个查子安,竟敢和那贱人站在一起,你忘了你娘把你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了吗,长大了翅膀硬了是不是,有了媳妇儿忘了娘了!”

  哭诉不管用,指责起来总归能让查子安内疚,之前能把她的话听进去。

  然,查母完全多虑了,查子安乍一听心中有些愧疚,但想到她那过分的话语,眉头一皱,只道了一声不可理喻。

  门外的叫嚷声仍在继续,囝囝怯怯地走到查子安身前,眨着眼睛打量着他,动了动嘴巴,却没敢问出什么。

  在监狱了这几日,他做好了再也无法重见天日的准备,再也无法见到囝囝的准备,现在见到他怯怯地看着自己,心中不由有些愧疚,蹲下身体,囝囝竟后退了半步,拉着凌山晴的裙摆,看着他咽了口口水。

  他的儿子竟然在害怕他?

  查子安顿时不好了,上前将囝囝抱在怀里,看着他清澈且带着怯意的眼睛,“囝囝,爹爹回来了。”声音故作温柔,听起来反而有些别扭。

  囝囝眨了眨眼睛,像是没有想到他会将自己抱起来,还笨拙地讨好似的,眼睛浮现茫然,缓了好一会儿,“啊,啊啊……”拍着小手,好像在说着欢迎他回家。

  查子安咽了咽口水,看了凌山晴一眼,又将囝囝抱得紧了一些,可以看出,他竟有些紧张。

  凌山晴好像没有看见他的求助一般,自顾自地倒了杯水,“咕噜咕噜”吞了下去。

  查子安扯着嘴角,露出一抹笑,“囝囝,你……吃饭了吗,饿不饿?”好不容易将一句话完整地问了出来。

  囝囝眨了眨眼睛,摸了摸小肚子,乖巧地点了点头。虽说先前他已经没有那么疏远自己了,却仍有些不太真实,囝囝小心翼翼地趴在他肩膀上,软软地小身子贴在他身上。虽没有话语,却用行动表达自己接纳了这个不合格的父亲。

  查子安在囝囝贴上来的一瞬间微僵,很快放松下来,囝囝还太小,小小的一个,抱在身上没什么重量。这似乎是他第一次这样抱着囝囝?

  凌山晴见父子二人关系略有缓和,会宽慰,她来到这世上虽然没有像其他穿越女主一样大富大贵,却得了这样懂事乖巧的孩子,即便有些残疾,也是上天给她最好的礼物。

  查母在门口骂累了,吐了吐吐沫,气冲冲地往回走,老大老二家的见她正在气头上,相互看了一眼,老大家的率先开了口,“娘,您快别生气了,当心气坏了身体。”

  查母不听还好,一听更气,“不生气?我怎么不生气?老三让那个狐媚子迷惑的连亲娘都不认了,我要不生气该有多没心没肺?

  这次老三回来了,那小贱蹄子又不用去喻府了,到头来我什么好处都没拿到,还惹了一身不是,我图个什么啊?”越说她越生气,凌山晴那个女人实在可恶。

  查母自己提出了没有得到什么,正合了两人的意,老二家的眼珠子一转,“娘,谁说我们什么都没得到了,老三家的那镜子不还在娘您的手上吗?当时喻家那老账房可说了,至少也值一百两呢,我们拿出去卖了,那银子不就是我们的了。”

  查母先是点了点头,待听到那银子是他们共同的,当下就不乐意了,“什么我们的?那银子就是老娘的,老娘若要给你们,那你们得记恩,要是像那小贱人似的恩将仇报,看老娘怎么收拾你们!”

  一个凌山晴她对付不了,这两个直肠子的儿媳妇她再整治不了,她这个婆婆还怎么当。

  两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镜子值的价钱上,见查母面色缓和了下来,一个个地附和着,以后收拾又如何,先把银子弄到手才是实在的。

  三人各怀鬼胎,朝各自房中走去。

  翌日,清晨。

  凌山晴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推着馒头上街,而是带着查子安,拿着菜篮子,悠闲地走在菜市场中。

  查子安心中嘀咕这婆娘不好好做馒头,出来逛街做什么。脸上没有表现出来,“你这婆娘净会偷懒,今儿个怎么起个大早出来逛街了?”若是从前,闲来无事,她不睡到日上三竿才怪。

  凌山晴目光在人群中穿梭,不知在寻找着什么,随口应道,“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卖馒头嘞,又白又软的馒头嘞——”

  一道吆喝声传来。凌山晴面色一变,拉着查子安大步奔了过去。

  目光一扫,“你这馒头怎么卖?”这馒头和她做出来的一模一样,想必她给喻兴文的方子已然被他转手送给了别人。

  小贩一副谄媚的语气,“回夫人,这馒三文钱五个,五文钱十个,您来几个?”

  果然不出所料,这馒头卖的便宜得很。凌山晴冷哼了一声,拉着查子安离开。

  后者走远了才问了出来,“我们卖了七文钱一个才有赚,他竟然卖的这么便宜,不怕亏了本吗。”有这么便宜的馒头,谁还会去买他们的馒头,这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凌山晴唇角带着冷笑,好像看穿了一切,“不这样做怎么能彻底抢了我们的生意。”语气带着不屑。

  以为这样就可以击垮她?笑话!

  查子安被她说得一怔,略微思考,眼中露出了然,“你是说有人为了让我们做不成生意,才故意把馒头的价钱压得这么低,这样一来就没有人去买我们的贵馒头了,对不对?”

  见她点了点头,神色竟然有些高兴。

  “呆子。”竟然得意的出来。

  查子安面不改色,轻哼一声,“猜中你这婆娘的心声可真不容易,反正你鬼点子多,就算被人抢了生意肯定也还有其他办法,我担心什么。”

  看她只有不屑没有丝毫担心的脸色就知道了,她压根不太在意呢。

  凌山晴道了句算你聪明,走了几步,脚步一顿,“既然馒头卖不成了,这方子留着也没什么用了,我去找地方卖了,你买点东西回去和囝囝先把早餐对付过去。”

  查子安脸上露出些许窘迫,脸色微红,看了她半响,一会儿欲言又止,一会儿支支吾吾,看得她心烦。

  “什么事儿赶快说,磨磨唧唧的还是个大老爷们儿呢,快说!”语气带着不耐,也不顾这是在大街上。

  查子安脸色更红了,瞪了她一眼,转身朝家的方向走去。

  原本还想和她客气一下,他一个大老爷们在家喂娃读书,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但凌山晴那刚毅的性子吃不了亏,也不像要他帮忙的样子,他还不如回去。

  凌山晴对着他的背影皱了皱眉,“神经病。”迈起步子,留意这周围的饭馆酒楼。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