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青楼女

更新时间:2017-06-05 14:45:16 作者:大肉肉 字数:3032

当夜。

  凌山晴哄着囝囝入睡,换了身男装,便出了门。

  今夜月明星稀,月光照亮了黑漆的道路。古代入了夜晚,便没有什么活动了,何况容殷县这等偏远的地方,入了夜,街上便没有什么行人了。

  通往喻府后门的道路上除了凌山晴,没有第二个人。

  若她没有猜错,陈刀疤的事情办成了,必会来喻府邀功,白天没有来喻府,多半会在傍晚偷偷潜进去。

  凌山晴在喻府后门一隐蔽拐角处等待,不多时,陈刀疤洋洋得意的声音从门内传了出来,她伸出半个头看过去。

  陈刀疤迈出门,回身挥退了送行的小厮,掂了掂手中的荷包,脸上露出贪婪得意的笑容。

  他站了一小会儿,似乎在思考去哪里挥霍,半响,朝某一方向迈开脚步。

  凌山晴小心又大胆地跟上,走着走着,只嗅的一股胭脂水粉味儿传来,伴着莺莺燕燕的声音。

  青楼?

  古代青楼合法,这事儿她从前便知道,眼看着陈刀疤被老鸨领进了楼里,她轻咳一声,挺直腰板,走上前去。

  顿时,几个花枝招展的姑娘围了上来,她只扫了一眼,摇了摇头。

  老鸨送人进去又出来,恰好见她摇头的样子,向几个姑娘递了个眼神,姑娘散开,她亲自上前,打量了凌山晴一眼,堆了满脸的笑容。

  “这位公子一看就不是池中之物,公子快里面请,奴家叫来几个水灵灵的姑娘陪客官。”边说着,边将人往里面带。

  凌山晴今日穿了查子安最为得意之时穿过的衣裳,值几个钱,老鸨自然不敢怠慢。

  跟着老鸨走了进来,扫了一眼里面的摆设,点了点头:“不必找其他姑娘了,本公子听闻“莺儿”姑娘貌若天仙,善解人意,据说先前还是个大户人家的庶女,”猥琐地摸了摸下巴,“莺儿姑娘呢?就她了。”

  怪不得她在陈刀疤点姑娘的时候偷听,实在是人一得意,便忍不住挺直腰板,连声音也提高了许多,她稍微留意,便听到了。

  不出所料的,老鸨脸上的笑容停都没有停顿一下,便道:“客官,实在是不巧,莺儿姑娘刚被上一个客官带上去,我们这儿还有其他样貌出众的姑娘,客官您再看看?”

  她又不是真来逛窑子的。凌山晴心里嘀咕了一声,从善如流:“那本公子便再等等好了,本公子今日乃是专程为了莺儿姑娘而来,其他人本公子瞧不上。”

  一掀衣摆,潇洒地坐下。

  几个姑娘见有客官坐下,皆想上前搭讪,老鸨打了个手势,又都失望的离开。

  凌山晴见她还没有退下去,心思一转,问道:“本公子向你打听个事儿。”

  老鸨一听,应道:“客官,您说。”

  凌山晴轻咳了一声,对她招了招手,看了眼四周。老鸨会意,坐在她身侧。

  “本公子问你,若要为莺儿姑娘赎身,要多少银子?”

  老鸨仍是笑着,眼底掠过一抹精光,应道:“客官,您若喜欢莺儿,日日过来不就好了吗,赎身……”

  见凌山晴面色坚决,略微犹豫:“赎身啊,多少银子先不说。适才点了莺儿的那位客官,可是莺儿的常客,这几日不知怎的发了笔财,可不是奴家可得罪地起的,您要赎莺儿,恐怕要见一见那位客官才行。”

  老鸨边说着,便朝楼上看了一眼。顿时哎呦了一声:“这客官怎么才进去就出来了,估摸着莺儿使小性子了,客官您先坐,奴家上去瞧瞧。”

  陈刀疤?凌山晴一回头,便见陈刀疤面色不悦地走了下来,想必是和莺儿起了争执,这倒是个好机会。

  凌山晴看准时机,起身道:“等等,本公子既然专程为了莺儿姑娘而来,现下总可以去看一看了吧?”

  老鸨又想去顾陈刀疤,又放不下眼下这客官,只能将莺儿的感受撇在一边,“客观,楼上左侧最里边那间就是了。”

  凌山晴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桌上,直奔莺儿的房间而去。

  莺儿的房间反锁着,她敲了几声没人应,心下暗喊了声遭。

  陈刀疤刚走这里出去,莺儿肯定在里面现在却没有人应,只能说明莺儿没有了意识,或者听见了却不方便见她。

  看陈刀疤适才的脸色,极有可能是后者。

  听见房间中传出一声响,顾不上其他,后退了三步,使出全身力气,狠狠踹了一脚。顿时瞪大了眼睛,连忙进去,且将门带上。

  莺儿竟然在自己房间寻思!凌山晴忙上前将企图上吊自杀的莺儿抱了下来,且道:“莺儿姑娘,你还好吗。”

  莺儿脚边的凳子刚被她踢倒,莺儿瘫在她怀里,一个劲儿的咳,双眸含着泪水,端的是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

  “公子,咳咳……为什么……咳,为什么要救我……”万念俱灰,她一心求死。

  凌山晴一边帮她倒了杯水,递到她面前,“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莺儿姑娘,我知道陈刀疤不是什么好人,但因为这种人失去自己的性命,并不值得。”

  莺儿见她一身男子打扮,竟是女儿家的声音,再细看去,她并无喉结,心下了然。大户人家的小姐图个新鲜,把青楼当街来逛,也不是没有的。

  只她是个女子,心防范松动了一些,“姑娘……姑娘为何要救我,这世上已经没有什么可让我留恋的了,你让我去死吧,陈刀疤不是什么好人,我现在这个样子及,恐怕……也是污秽不堪了。”

  莺儿自己到桌边坐下,看着那地上的白绫,双眼一闭,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此事果然与陈刀疤脱不开干系。凌山晴递了手帕,叹息一声,“莺儿姑娘,我们有共同的敌人,你有什么难言之隐,若方便的话,大可以对我说来,我虽无法拯救你,但绝对可以与你一起报仇!”

  同情心不如同理心来得实在,他们有共同的敌人,一句话将他们的关系拉近。

  莺儿面色动容,犹豫半响,眼泪掉得更急,低泣着,“陈刀疤他不是人,我原本是大家……”

  莺儿姑娘一边哭泣,一边将自己成了今天这幅模样的经过道来。

  简而言之,她家道中落,被陈刀疤欺骗,被骗到了青楼,她反应过来时,陈刀疤已将她卖给了老鸨,她求救无门,自杀绝食皆尝试过了,最终换来一番毒打,陈刀疤不仅卖了她,还成了她的第一个客人。

  久而久之,她便不再挣扎,在这里衣食无忧,等死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凌山晴双手握紧,不得不说陈刀疤在丧尽天良这方面还真是天赋异禀。

  莺儿由悲痛转为痛恨,攥着手帕,“在死之前,我原本想杀了陈刀疤,但他一个大男人,我又弄不到毒药,杀他谈何容易。眼下他不知干了什么拿到一大笔钱,今天竟要赎我,我实在没有办法了,才……”

  尾声哽咽,她小声抽泣着,却比大喊大更加教人心疼。

  凌山晴目露厉色,冷哼一声,“他做了道德败坏的事情,自然有人给他一大笔钱。恶有恶报,他迟早会遭报应,但现下等不及了,这个报应我们来给他!”

  莺儿一怔,停止了哭泣,一双泪眼看着她,“姑娘,他又出去害人了?这个杀千刀的……”

  莺儿被卖到青楼,对她一个姑娘家乃是最大的耻辱,可以见得她是有多么痛恨陈刀疤。

  凌山晴将查子安的事情缓缓道来,重点讲述陈刀疤诬陷查子安之事。莺儿听得愤怒又无奈,“凌姑娘,陈刀疤的做法实在可恶,只是现在有什么办法呢,他可是为了喻家做事,喻家不是你我能够得罪的啊。”

  一个地痞流氓陈刀疤便足够他们对付,现在又多了一个喻家,可想而知,他们简直是螳臂当车。

  凌山晴眼波一转,“这等龌龊的事情喻家势必不会出面,届时也只会为了喻家大局着想,舍弃陈刀疤这枚棋子,这一点已成定局。只要莺儿姑娘你出面作证,陈刀疤的确收了喻家的好处,此事便会重审,其余的交给我就好。”

  莺儿咬了咬下唇,细密的贝齿在唇上留下一排齿印,她目光一凛,“左右也是个死,若能在死之前将那个恶人绳之以法,我也就死而无憾了!”

  显然,如她所说,她对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一点期盼,即便这件事情成不了,左右也就是个死,但若是成了……陈刀疤便会得到他应有的报应!

  除了陈刀疤那样的恶人,绝不会有其他人死去的。

  凌山晴心中暗道着,眼下莺儿答应了下来,他们最为主要的问题便是找出陈刀疤与喻家合作的证据,即便找不到与喻家合作的证据,也要找到他污蔑人的证据。

  “莺儿姑娘,只怕还要再委屈你一次了,能够接近陈刀疤的人只有你,你试试是否可以从他身上找出证据,其他的都由我来做。”

  若无证据,他们谋划再多也是白费。

  莺儿隐藏在心底的仇恨被挖了出来,她连死都不怕,受点委屈算什么。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