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馒头有毒

更新时间:2017-06-02 09:31:02 作者:大肉肉 字数:3052

里长见着老三一家子都走了,剩下这些人是什么货色他清楚得很,留下来平白污了耳朵,转身就走。

  老二家的见里长出门了,连忙上前拉了拉她的袖子,走开了几步,贴在她耳边,“娘,你看那镜子,值不少钱呢,老三的不知道还有多少宝贝藏着掖着,我们可不能就这么和她撕破脸皮,就算老三刻苦求学不去当官,我们也要先弄来点东西,除了老三一家,大家可有一段时间没开荤了。”

  后半句话才是重点,这段时间老三院子时常传出肉香,这让他对着糟糠咸菜如何下咽,偏生她把肉送给外人都不给他们吃,气人不气人。

  查母眼珠一转,且将查子安谋职一事放下,脸色一沉,“那个贱蹄子,早晚要收拾了她!”

  老二家的神色得意,那镜子她要定了!

  太阳还未出山,院子里便点起了油灯,厨房两道身影忙碌着。

  查子安边打着下手,边擦着额头上的汗珠,“今儿个早起了半个时辰,定能多卖些银子,趁早将喻家二少爷的五百两银子还了,我惦记着总觉得是回事儿。”

  还钱?不是不要了?凌山晴心里犯嘀咕,莫不是这书呆子真呆傻了?扫了他一眼,“喻兴文不缺这五百两银子,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没要那幅画,那就是连银子也不要了,还什么还?”

  尾声严厉了几分,当他们起早做馒头容易啊?

  查子安被她这么一吼,小声嘀咕了一句什么,“不成,他要不要是他的,我们给不给是我们的事儿,不能不给,”声音忽地小了许多,“谁知道他以后会不会拿这件事为由,做出什么伤害你的事情来。”

  这呆子……凌山晴动作一顿,心底划过一股暖流,“今天买了馒头买点好的,回来我下厨。”动作加快了几分。

  查子安是知道她的手艺的,当下也跟着快了起来。

  两人急忙赶到摊位,往日排长队的摊位前,竟一个人都没有,百姓还都避之不及指指点点呢,突然冷清起来,还有几分萧瑟。

  查子安放下馒头,装作无意地瞥了她一眼,强装镇定,“今天我们出来的早了,百姓都还没饿呢。”

  凌山晴嘴角一抽,“你这呆子倒会自己骗自己,这都什么时辰了,我看八成不是巧合。”比起自欺欺人般的自我安慰,她更喜欢直接了当的面对现实。

  这女人怎么听不出他在安慰她?查子安经她一提点,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百姓指指点点的在说些什么?”怎么昨天还好好的,今天就都退避三舍了?

  凌山晴踮起脚跟朝远处一望,轻哼了一声,“等着吧,好戏还在后头呢。”许是出于女人的直觉,她直觉今天的事儿不简单。

  好端端的突然就没有客人来买馒头了,难不成那些人都约定好了今天不买馒头?再看那群官兵显然是朝这边过来的。

  查子安反应慢了半拍,等她反应过来,官兵都到了跟前了。为首的队长手一挥,“来人,给我把东西都收拾走,馒头都扔水沟里去,千万别让牲畜吃了。”刻意扬起了声音,生怕谁听不着似的。

  她的东西是想拿就拿的?凌山晴护在摊位前面,面带凉薄,眼中透着厉色,“谁敢动一下试试?光天化日之下大街上强抢,还有没有王法了?官爷您吃馒头拿了就是,权当草民孝敬您的,这强抢算怎么一回事,平白失了您的风度不是?”

  “查家三媳妇儿可不是好惹的主。”不知从哪个方向传过来一道声音。

  “不好惹又如何?现下凡了事儿,还不是要被官府查办的?”

  “谁还敢吃她家的馒头,也不怕……”

  队长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眼,脸上尽是不屑,冷哼了一声,“倒是个伶牙俐齿的,你的嘴皮子可救不了了。”挺直了腰板,“一大早接到举报,有人吃了你家馒头吃中毒了,现在人还不省人事呢,怎么你们还想卖馒头祸害谁去?”

  吃馒头中毒?不省人事?纯属胡诌!她家的馒头做好了自己都吃,都是她亲手蒸的,有毒?恐怕是欲加之罪吧!

  “官爷,您这话是听谁说的,站出来我们当面对峙,我们家的馒头有毒?那旁人怎么都没事独独举报的人中了毒,难不成我高看他一眼?”一手叉腰,脸上带着厉色,半点亏不肯吃。

  人群中有人噗笑了出来,高看那人一眼?这话说得让人哭笑不得。

  “嘿,你个婆娘不仅蒸出来的馒头毒,嘴巴也毒,那人都不省人事了,怎么和你当面对峙,难不成本官给你抬出来?”嗤之以鼻,“说什么都没用,证据确凿,跟本官走一趟吧。”

  这当差的神色傲慢,句句咬死了有人吃了她家的馒头中了毒,说是没有人指使谁会信。

  但现在偏生他们人多势众,看架势达不到目的不会罢休。

  凌山晴脑子里飞快想着对策,不想一直没有说话查子安上前一步,挡在她前面,对着官爷便开始倒墨水,“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这馒头是我蒸的,我跟你们走,对着一个女人叫嚣,大丈夫不该有此作为。”

  现下事情还没个说法,就这么跟着他们走了,还指不定后面会发生什么,这个呆子竟然就这么站出来了,岂不是中人幕后之人的下怀了。

  凌山晴暗暗气着,表面不动声色,将人往回拉了一下,“你跟着他们走,我们就真成了被动的了……”

  这次查子安格外的坚决,唇角略带着苦涩,“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囝囝就辛苦你一个人照顾一阵子了,别担心,公道自在人心。”

  “你这呆子……”一时没忍住,鼻尖一酸。说什么公道自在人心,冤枉死的人还少吗。

  “查家老三倒是个知道疼媳妇儿的,监狱那地方可不是人待得,听说老鼠半夜专门往身上钻,胆子肥着呢。”

  “要说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看着这馒头都挺好的,怎么还把人给药着了呢。”

  “这事儿还没个定夺,我瞧着这小夫妻不像坏人。”

  对长掏了掏耳朵,玩味地看着查子安,轻哼一声,“还知道护着婆娘,是个爷们儿,仗义也救不了你,带走!”大手一挥,两名士兵上前架着查子安。

  查子安回头看了凌山晴一眼,那眼神复杂,安抚嘱托,皆在其中。他挣脱开士兵,“我随你们走便是。”大义凛然地迈出步子,好像即将要去的地方不是监狱,而是考场或战场。

  凌山晴双手紧握,眼睁睁看着查子安被带走,背脊笔直,是条汉子。

  她尚且不知,因着这件事,家里都要闹翻天了。

  老大老二家的媳妇儿得知此事,商量好了一同来找查母,查母正在房中抹眼泪,见二人过来也没搭理。两人相视一眼,老大家的脸上犹豫了半响,颇为难地开了口,“娘,还为老三的事担心呢?现下老三家反了这么大的事,还不知道官府会不会来家里查,要是不来还好,这要来查,以后咱们怎么在街坊邻居面前抬头?”

  查母虽说脾气暴躁,却不是个糊涂的,听了这话心里就直犯厌恶,“那你想怎么样?那是我儿子,我可就这么一个有出息的儿子!”

  这话无疑给两人提着醒,即便查子安现在却被冤枉被带进了监狱,那也是查家唯一的希望,谁会放弃希望?

  老二家的听出她话锋不对,当下就变了脸色,“娘,老三有一肚子墨水不假,事到如今空有墨水也救不了他,我们得为自己找一条出路啊。”

  两人原本就是商量好了的,现下不给查母拒绝的机会,老大媳妇儿紧随其后,“娘,当媳妇儿的本不应该和你说这种话,但事到如今,也不得不说了。

  莽子虎子一天天长大了,家里现在就这么两个指望得上的晚辈了,这要是因为老三家的破事,耽误了孩子们的前程,我们哭都没地方哭去,还不如趁着事情还没牵连到我们,和她瞥清楚关系,那小蹄子就是个惹祸精,我们查家都被她搅和成什么样子了?”

  查家的确是穷,但这一片人家都不富裕,一起穷倒也不觉得有什么。但如今不同了,凌山晴卖馒头赚了钱,出手

  也阔绰了,伙食也大大提高了,不带动村里儿的人就算了,连自己家人都不惦记,查家被人指指点点,个中滋味可不是一般人能体会。

  凌山晴不肯带着他们一起改善生活,那留着他们在家也只会招惹祸端,不如趁早分开,还能避免被牵连。

  话虽这么说,但到底好说不好听。查母眉头紧皱,细细思量,“你们都是什么意思?”

  老二家的忙抬头看着她,“娘,为了不被老三家牵连,最好的方法就是让我们不是一家人。如此,也没人能迁怒我们了,莽子虎子可是您的亲孙儿,就算为了他们着想,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啊!”

  不是一家人?他们一大家子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现在居然要因一小事小心到了这种程度,查母万万没有想到!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