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馒头秀才

更新时间:2017-05-27 15:29:51 作者:大肉肉 字数:2537

凌山晴揪着查子安的耳朵,没好气地回了一句,“怎么,这馒头卖不出去?”说完,她拿出一个开始吃了起来。
  查子安看着另一个馒头咽了口口水,“这比我当初考上秀才那年,夫子请我吃的百香楼的糕点还要好吃!”
  可别小瞧这馒头,凌山晴用料讲究。
  她找了竹篓将馒头装上,又到外面扯了棕榈叶洗干净用作包馒头的材料。棕榈的香气混合着馒头的味道,让人垂涎欲滴。
  集市上已经有好几家卖包子馒头的,好地段已经被人给占了,人们习惯了去那几家,来买馒头的连一个也没有。
  看到如此饱和的市场,凌山晴皱着眉头,将盖着馒头的纱布掀开,大声吆喝,“来来来,买一个送一个,不好吃不要钱!”
  查子安是被硬拽着来的,凌山晴搬出了当初的拜师条件。
  他查子安好歹也是个秀才,怎么拉得下面子做这不入流的生意?
  可娘子非要让他来,说是只要他站在那儿,就当是打广告了。
  只是他不明白,广告是个什么东西?
  这样新奇的叫卖法是这里的人没有听过的,渐渐有人围拢了过来,七嘴八舌地讨论着,“这么便宜,这馒头能吃吗?”
  有人将两个摆摊的年轻人上下打量了一番,那个男的长相清秀,一点不像下过苦力的。那个女的模样俊俏,脸上白净,除了衣裳普通外,怎么看都像是哪家有钱人家惯着的小姐。
  他不相信地摇了摇头,“嗨,还是李记铺子好,开了几十年的老街坊,还是上那儿买去吧。”
  眼看着刚聚集的人气马上就要散了,凌山晴立马将查子安拽了过来,像是卖货物一样拍了拍他的脸,“瞧瞧啊,秀才家的馒头,吃了中秀才!”
  这句话,可抵得上多年老店的招牌。
  一个抱着孩子的妇人准备开口问价钱,孩子一个劲儿地伸着手往包子够。
  那妇人一低头发现,这包子不仅有普通的形状,还被捏成了各种花样,有猫狗还有一些其它的没有见过的动物。
  “秀才做的馒头?给我来两个。”
  凌山晴热情地挑了两个递给妇人。
  妇人咬了一口,脸上一喜,又让凌山晴多包了几个说是要带回去给家里人尝尝。
  有人尝了鲜,加上又有秀才的名头,来买的人越来越多,不一会就被抢购一通。
  查子安脸上忽晴忽暗,集市上的人大多都认识他,免不了被指指点点。
  他本来还有些不好意思,可发现大家都只是图个吉利,馒头销量也越来越好,到最后就帮着卖了起来。
  凌山晴算了笔账,她的馒头卖得比别家贵一点,就算买一送一也有得赚。
  这么一篓子下来也能赚个好几两银子,三十天怎么也能赚个一百两。
  这不,生意好到爆……最后一个馒头被买走。
  凌山晴拍了拍手,带着歉意告诉赶来的人馒头已经卖光了。
  她数了数手上的钱,足足有四两银子,提着袋子在查子安眼前晃了晃,“呆子,你猜今天赚了多少?”
  一向对金银不太在乎的查子安,有种不敢相信地说,“一两银子?”他从前跟人抄书还抵不了一两银子呢。
  伸出食指摇了摇,凌山晴阔气地拿出一个碎银在手心上抬了抬,“今儿个赚了四两!买点肉给囝囝补身体去!”
  容殷县县衙旁边的一座宅子,喻兴文端起茶杯,将水上的浮叶吹开,轻轻啜了一口。他身前站着的人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出,“那家新开的馒头铺,就是查氏一家的?”
  “是。”冷汗沿着下人的额角滴落,别人叫他李老二,他来了喻家几年了,在他后头来的都比他混得有出息。
  喻兴文拿起杯盖,再一次撇开茶杯上的叶片,“把这件事告诉严耳朵和查老太,让他们看着办。顺道去把杨管家叫过来。”
  李老二如临大赦一般飞也似地跑开了,不一会脚步慢慢放缓,看来二少爷对这个馒头铺很不满啊。
  杨管家在喻家做了十几年,喻家人很是信赖他。
  喻兴文见他来了,放下茶杯开门见山就问道,“查家卖馒头的事你也知道了吧,只是这生意不知道怎么样。”
  机灵的杨管家来之前就来龙去脉了解了下,心里早就有了算计,“杨四打他们开始卖的时候就在边上看着,卖得好是好,可也得看能够卖几天。”
  喻兴文弹了弹手指,挥手说道,“该怎么做就不用我说了。”
  兴高采烈地哼着自编的小曲儿回了家,凌山晴才把背篓卸下,查氏就咧着牙从屋里出来,只是那笑比哭还难看。
  凌山晴以为对方是来找茬,闪身就躲进了柴房里。
  查氏脸上一冷,又重新挂上一副笑容,朝着凌山晴嘘寒问暖,“累了吧,赶紧歇歇,今天我叫了你二嫂帮你们生火!”
  “董卓进京……不怀好意。”凌山晴心里默念了一句,看在查子安的份上才没有发作,将买来的鲜肉提进了灶房,砰的一声将查氏关在了门外。
  查氏讪讪地将手缩了回来,脸上立马换上了一副表情,看到查子安正盯着她,她用手巾擦了擦汗,“你们今天累着了吧?囝囝他娘还要做饭,我想帮忙……”
  还没等她说完,灶房门迅速打开又关上,凌山晴扔出一堆菜渣正好砸到查氏的身上。
  查氏强压着怒气,嘴角僵硬,气冲冲地走开了。
  查子安叹了口气,虽然一大家子都住在同一个院子里,这两天却几乎没有交谈。
  大哥二哥两家看着他就远远躲开,生怕一个月后惹麻烦。
  查子安读书厉害,处理婆媳关系上却吃力不讨好,“你何必跟娘对着干,她也是关心你。今天买的肉也够多的,该分给娘一些。”回了个白眼,凌山晴重重地将门再次关上。
  “咕噜噜……”从早上到现在,查子安除了馒头和水,什么也没吃,肚子早就饿了。
  囝囝坐在他腿上一动不动,安静地看他画着画。
  不一会,他又跳下膝头,默默地灌了一口水。
  查子安放下手上的炭条,大人能够饿,可还是身体受不了,“囝囝,饿了你就去大娘家跟着虎子吃去。”
  囝囝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啊啊啊……”急忙跑回他的怀里。
  肉香味传来,凌山晴走了进来,手上端着一大碗冒着热气的土豆烧肉。
  囝囝高兴地跳了起来,抱着凌山晴的大腿。“还敢让囝囝去吃?我倒是忘了,你还不知道我头上的伤是怎么来的。”冷哼了一声,凌山晴将肉放到桌子上去取下一盘。
  分好了碗筷,囝囝坐在小板凳上,两人眼巴巴地等着凌山晴回来,“囝囝饿了,囝囝先吃。”查子安夹了块肉在囝囝碗里,囝囝摇了摇头,指了指门外。
  查子安一晃神,发现门口站着两个孩子,正是大嫂和二嫂的莽子和虎子。
  两个孩子也不说话,两双眼睛傻楞楞地瞪着桌上的肉。
  查子安朝着他们挥了挥手,将桌上的土豆烧肉往前推了推,“虎子莽子,过来一起吃吧。”
  跟在孩子后面的大嫂二嫂,她们推搡着让两个孩子过去。
  凌山晴走出灶房,手上还端着菜,她毫不客气地将四人拦在了房间外。
  她那一双明眸戏谑地看了嫂嫂们两眼,看得她们脸上刷得通红。
  这还不算什么,她还用调戏地口吻问她们:“看来两个嫂子都忘了前天发生了什么事?跟我们家走近了吧,少说到时候不会被二少爷报复,嫂嫂们还得掂量掂量,非得为一盘肉把自己给卖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