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致富新思路

更新时间:2017-06-05 14:45:35 作者:大肉肉 字数:2278

暂且听娘子这么说,查子安兴奋地将他拉进怀里。

  凌山晴举起萝卜,朝着查子安的头就是一个爆栗,她虽然接受了自己以为人妻的事实,可并不代表她能够接受他的亲近。

  查子安哭丧着脸,委屈地说,“山晴,你这两日完全不似从前的你,以前你安静贤惠。现在变得古灵精怪,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是既害怕又高兴。”

  从背后抱住凌山晴腰的查子安,把脑袋埋在她的肩上。

  陌生又熟悉的鼻息喷在凌山晴的耳朵上,弄得她心痒痒。

  “我欠你和囝囝的太多,这个月我们就好好过,就算拿不出银子,我也不会将你送出去,囝囝就交给你了。”

  凌山晴掰断了手上的萝卜,塞了一半在查子安的口里,这男人说话怪肉麻,她可不喜欢,“只要照着我说的做,总有办法。当年你和许夫子写的信呢?”

  查子安松开了手,指了指床下的箱子。“全在那儿,你问这做什么?”

  从他怀里站了起来,抱着手臂略微思索了一会,凌山晴开口问道,“只听许夫子的诗名气大,不知道画如何?”

  虽然不知道娘子的用意,查子安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语气里颇为自豪,“夫子的画作千金难求,听同窗说,曾经夫子的画在京城卖出了几百两银子的高价,只是夫子不屑于金银,近几年除了作诗以外,很少有画作。”

  掩住眉梢的笑意,跟她猜想的果然一样。

  凌山晴从床底取出一叠书信,“既然画都那么值钱,这信也算是真迹,恐怕也能值不少银子了吧?”

  查子安听了后不解,“市面上有人放了风声收老师的真迹,肯出三两银子一封的高价购买老师的书信,你打听这些是做什么?”他顿了顿脑子转了下,不敢相信地手指着娘子的鼻子,“你,你打算把老师的信给卖了?这可不成!”

  “呆子,把你的手放下!”凌山晴一掌拍在他的手背上,“放心,我只是借来看看。”

  看来这些信的主意是别想打了,凌山晴自想道,“查子安这个死脑筋对许夫子尊重得很,让他卖了信还债肯定不会答应。她要的不是信,而是信上的印章。

  打开一封信放在桌上,凌山晴抓起了刚才还剩了一半的萝卜,又找来家里的裁纸刀,先将信上的印章描了一遍,比对了一下,稍作修改。

  查子安看着她熟练地用裁纸刀渐渐刻了个章子的形状,目瞪口呆,“你,你刻我老师的章子干什么!你是想造假?”

  什么时候他的妻子还会雕刻手艺的?

  不过,既然她能画出那样的画了,刻个印章好像也算不得什么了。

  凌山晴没好气地用手敲了敲桌子,“拜师守则第二条,你又忘了?”

  查子安像泄了气的皮球蔫了下去,凌山晴点了点他的额头,“我这只是为了以防万一。”

  前世她跟着一帮雕刻爱好者用玩过橡皮印章,还好手上的功夫还没丢。

  但要想将印章刻得像,也不是一两天就能成的事。凌山晴放下萝卜,招呼了他继续画画,便又回到灶房。

  她心里盘算着光靠着卖画应该还不是很够,眼睛注视着早上吃剩的馒头。

  迟疑了很久,她知道草木灰遇水会生成碱,可以用来发酵。

  这里时代没有碱,是靠自然发酵,因而做出的馒头发酸,不够松软。她想来想去,决定卖馒头,成本低也不用承担什么风险,主要原因还是她手中的钱只够买这些原料。

  将碱加进面团里,再盖上块干净的布料醒面,她随便做了点吃食将查子安和囝囝喂饱,又接着在灶房里忙活起来。

  天已经全黑了,查氏慢悠悠地从外面回来,她心情不畅,跟里正说完话后又找邻居吐了一下午的苦水。

  现在全村里的人都知道查家出了个恶媳妇,逼得她儿子要去坐牢。

  原本查家三兄弟是一同吃饭的,经过昨天的事情之后,老大和老二心照不宣地凑成了一伙,查氏今天就是上老大家吃的。

  已经到了休息睡觉的时候,查氏却发现查子安的房间还亮着油灯。爱子心切的她,推开查子安的门。

  只见,正在画画的查子安脸上还沾染了黑色粉迹,那是手上的炭粉。

  查氏看了房间一圈,没找到发泄对象,不满地说,“这么晚了,子安你还不睡!怎么突然画起画来了?那个该死的婆娘去哪儿了?怎么没来侍奉你?”

  查氏大声嚷嚷,大嗓门吼得隔壁家的狗都叫了起来。

  查子安皱了皱眉,勾上了最后一笔才将炭条放下。“山晴忙着呢,娘你就别闹了!你做的这些事还不够吗?要不是你和二哥合计骗我,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

  咦,风向不对,查氏一个激灵,“你这是怪你娘?那个女人把你的仕途都害没了,你只要答应将她送出去,二少爷就不会追究那五百两银子,你也能有个好的前程!”

  听着不耐烦,从椅子上站起,查子安还不等查氏将话说完就把她推了出去,砰地将门关上。

  被儿这样对待,查氏狠狠地跺了跺脚,将这笔帐算在了凌山晴的头上,她迟早也要讨回来。

  已经不知道现在是几更天了,凌山晴第一次用自制的碱蒸馒头,失败了好几次,一晚上都耗在了灶房。

  刚把剩下的面团放进了蒸笼,她坐在柴堆边就睡了过去。

  直到香味将她唤醒,她知道,成了!

  这时,外面的公鸡扯足了嗓子开始打鸣,凌山晴噌地从地上跳起来,该干活了!

  凌山晴心里闷闷的,她在灶房里呆了一整晚,查子安也没有来找过她,她竟有些失望。“这个呆子,你在床上呼呼大睡,我为了挣钱还要熬个通宵,看我不把你从床上提起来!”

  她快步回屋,气呼呼地将门踹开。

  正想要大骂,凌山晴就瞧着房间里的竟然还闪着微弱的光。

  灯油已经快要燃尽了,灯影子下桌子旁正趴着一个人,口中发出轻微的鼾声。

  放在桌子上的右手还握着木炭,旁边已经摞了一大叠纸。

  看来某人有用功,对此她心里好受了点,从怀里取出个馒头在查子安的鼻子下晃了晃,接着又拍了拍查子安的脸,“呆子,给我起来!咱们卖馒头去!”

  鼻翼一动,查子安只觉得一股香气钻进了他的鼻腔里,他揉着眼坐了起来,看到娘子笑眯眯地看着他,

  空肚子发出咕咕声音,凌山晴将馒头塞在他手里。

  “尝尝我的手艺!”

  查子安一口咬在白白软软的馒头上,加了碱馒头的颜色发白,更能勾人的食欲,松软可口,查子安三下五除二就将馒头解决了。

  食欲大开的他还好不算迟钝,终于反应过来,“什么,卖馒头?”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