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展品失窃

更新时间:2017-07-17 10:48:33 作者:三丈白萝卜 字数:2914

舅舅面带微笑说道:“哪里哪里,林先生说笑了,我们还得请林先生您多多关照才对。”
  “关照说不上,不过,以后大家有需要随时来找我,今晚祝大家玩得开心啊。”林海说完,几个人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喝完酒,他们聊了几句,林海便说有事先和别的老板喝酒了,我则是心中憋着一股闷火,感觉整个过程一直被那个林海无视,而且他心怀鬼胎,我一直防备着他,这可让我心中很是煎熬,一直心神不宁。
  林海走后,书盼雪好像看出了我的一些异样,连忙靠了过来问道:“怎么啦?你今天不舒服吗?”
  我摇了摇头,这时,舅舅让书盼雪去和那个林海敬酒,好让他的生意能够顺利达成。
  原来一开始那个大老板就是舅舅珠宝公司的合作伙伴,之前书先生一直想找他合作却无果,这次因为林海的出手才使那个大老板答应和舅舅合作,这才使得舅舅刚刚那么兴奋,现在合作只剩下签字环节了。
  此时,我心中很是煎熬,书盼雪的舅舅坐在了我的旁边,说:“小伙子,这种场合还是要以礼待人,你刚刚……”
  “舅舅。”书盼雪对舅舅抱怨道,舅舅也不好再说什么。
  我保持沉默,并不吭声,可能书盼雪也对我的表现很失望吧。
  就在那一瞬,我发现有个人一直朝这边看,那人应该是林海的朋友之一,他监视了一会便离去,这可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以上厕所为由追了上去,身后则是一阵叹息。
  我感到这中间一定有鬼!
  我的速度很快,很快就跟上了那人,而他警觉地发现我在追踪他,迅速捂着脸穿梭在人群中,熙熙攘攘的人群成了他天然的掩体,但这对于一个眼尖的小偷来说,发现他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我紧随那个林海的朋友,但他一下子钻进了电梯里,看他的样子是要去地下停车场,我紧紧地盯着楼层数字的变动。
  此时,我以猎豹般的速度冲到了地下停车场,我今天一定弄清楚这些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当我到达电梯门口时,电梯才刚刚到达,足以见得我速度有多快。
  不,不对,这电梯应该是已经到了,但一直停在这,好像是在等我一样。
  我疑惑地按了一下开门键,突然,电梯门打开,伸出了一只握着喷雾的手。
  那只手朝我脸上一阵乱喷,我刚一路跑来,只顾着喘气哪里来得及防备,直接中招倒地了。
  昏倒在地上的我,视野开始模糊,意识也不清楚了,只隐隐约约地感到电梯里透出的亮光,还有身后有两人把我架起来……
  紧接着,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躺在了一个楼道里,周围很是陌生,我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我努力想支撑自己起来却发现十分费力。
  突然,手中的一个小铜盆从我的手里滑落,我连忙将那个小铜盆拿在了手中观察了起来,发现这个小铜盆质地十分精致,花纹十分漂亮,简直巧夺天工啊,这种盆像是一个古文物,我愣了愣……
  此时,我在仔细观察后更加确信了我的判断,这东西就是一个古文物,但,这么一个东西怎么会出现在我的手中,我一时有点摸不清头脑了。
  正当我摸不清头绪时,楼下传来了警笛的声音,我一下子警觉了起来。
  警察?是来这抓人的吗?
  我用尽全身力气站了起来,手中抱着那个小铜盆,一点点朝外面走去,如果有警察的话,他们应该能带我出去吧。
  等我出去了,我一定要找那个害我的人报仇,这一切肯定都是那个林海设计的圈套,他肯定是想骗我过去,让人用迷雾来喷我,我绝对不能放过他们。
  此时,我听到了对讲机的声音,几个警察出现在了我的视线里,我面露微笑,朝他们招了招手,紧接着,再也没有力气支撑了,一个踉跄就摔倒在了地上。
  几个警察将我救了起来……
  当我醒来时,我出现在了一个类似休息室的地方,我环顾四周,除了数名警官站在我的面前,还有书盼雪,凌茹慧和几个碍眼的人......
  林海正和几个朋友在一旁的角落看我,似乎在讨论着我的情况,我一见那个陷害我的人,连忙起身想要争辩却发现双手被手铐铐住了,这可让我背部冒汗。
  “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被铐上了?”我一脸疑惑地看着眼前的警察,紧接着看了看旁边的书盼雪。
  书盼雪表情沉重地说:“倪阳,你去上厕所之后去干嘛了,还有,为什么要偷展品?”
  书盼雪指了指桌上的那个小铜盆,此时一个专业人士正细心地检查这文物是否出现破损。
  :“什……什么,偷展品,你不会是说那个盆子是我偷的吧?”我此时感觉到事情有点不妙了。
  一个像是晚会的主管突然站了出来,说道:“人赃并获,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嘴角抽动有点语无伦次了:“先听我解释,事情是这样的,其实我上厕所是在跟着一个一直监视我的人,不想我中计埋伏了,那个盆子是后面被人栽赃给我的,我什么也不知道啊。”
  书盼雪皱着眉,对我说的话很是确信。此时,一个警官走了出来,说道:“你说有人监视你,他们为什么监视你?”
  我一下子被问住了:“不知道。”
  那个警察分析道:“那这可能是你的错觉,而且你也没有证据说那个盆子是别人栽赃给你的,因为盆子上只有你一个人的指纹。”
  我一下子呆住了:“不,不是的,警官,我,我见过那个监视我的人,而且他就在这个屋子里,这一切肯定就是他设计的诡计。”
  “哦?那你跟踪的那个人是谁?”警官有点疑惑地问道,紧接着转身看向四周的人。
  我把手缓缓举高,指向了那个我追踪的人,他的神情并没有丝毫紧张,一脸无辜地看着我和警官,仿佛胜券在握一样。
  林海此时横在了那个朋友的前面,一脸微笑地说道:“不是吧,警官,我们可是提供过证据的,当时我和我这几个朋友都在内场参加展会,怎么可能跑去监视他,我们又不认识他。”
  我显得异常激动:“胡说,警官,就是这几个人,我猜就是他们搞的鬼。”
  一个警官说道:“你怎么前后说的不一样啊,怎么一会是一个人,一会又是一群人,我看啊,先带回去,录好口供再说。”
  书盼雪表情显得很是纠结,我看的出来她想帮我,却无能为力。
  从她的眼神中我可以看得出,她肯定是知道我是被人冤枉的,但她为了不引人耳目,只好在一旁观望,等待时机来救我。
  书盼雪的舅舅则是看都不看我一眼,带着书盼雪和凌茹慧出去,我用眼神告诉她让她照顾好凌茹慧,书盼雪点了点头。
  虽然我现在被铐住了,但对我这么一个小偷来说,要打开锁根本不费劲,就在刚刚谈话的过程中,我已经将钥匙拿到手了,但我现在还在警局,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还是不要轻举妄动比较好。
  此时,林海朝我这看了一眼,我从他的眼神中感觉得出一丝冰冷和诡异,这一切,不用说,就是这个家伙想栽赃陷害我,没门!今天要是普通的人,肯定要被这个上流社会的公子哥害死,但对我来说,我绝对不会让他得逞的。
  我死死地盯着他,他倒也没急着走,只是微笑着和几个警员说了几句,从那几个人恭敬的态度不难看出,这里面肯定有诈,他们肯定是想联手来坑害我。
  我眼睁睁地看着那个林海从我旁边经过却无能为力。忽然,他伸出手,在我头上摸了摸,带着他的那些酒肉朋友离开了。
  我忽然感到自己的尊严受到极大的羞辱,刚刚他那个样子明明就像是摸狗的脑袋一样,根本不把我当人看,我的命似乎就是被他们这种上流社会上的人玩弄一般。
  “好好在牢里待着吧!”林海落下一句话才洋洋自得。
  我坐立不安,咬牙切齿,恨得不行,果然这个家伙想要玩死我!
  我心中一阵怨恨,被几个警察来回带到不同的地方做笔录,他们逼迫着我签名,画押,我像是一个布偶一样,被他们控制着,根本无力反抗,当然,我也知道,那一张张纸的背后,是要将我推进无尽深渊。
  “咚!”的一声。
  我被关进了拘留所里,这里的环境还不算太差,我不知道接下来我会被关到哪,从他们的计划来看,肯定不会就此罢手。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