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逃出生天

更新时间:2017-06-07 14:58:51 作者:三丈白萝卜 字数:3008

忽然响起来的敲门声,让我和书盼雪全都愣在了原地。
  我们进到遗迹中的一共五个人。
  胖子和左迟死在了高塔里面,剩下的三个人都在这里。就在这个时候,敲门的人会是谁?
  我感觉到头皮一阵发麻,难不成是在大殿中那些只披着人皮的大臣们?
  “喂,里面有没有人,快点回话啊。”听到门外的声音,我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这个声音我很熟悉,正是交给我任务的玛丽。
  “玛丽姐,你能不能想办法把门打开?”我虽然很好奇玛丽为何要到这里来,不过眼下还是先让她把门打开才最为重要。
  大门那边沉默了一会,玛丽的声音才再次响起:“你们离门远一点。”
  我和书盼雪连忙向后退了几步。刚停下步子,巨大的爆炸声就透过金属门,落在我们耳中。
  随着爆炸声平息,庞大的金属门倒了下来。我不禁咋舌,玛丽的做法也太彪悍了,直接用火药将门炸开。
  玛丽的身影从金属门的另一侧出现,她看到我们的样子,疑惑的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不是五个人吗,另外两个呢?”
  “我们先出去再说,之后我再慢慢向你解释。”我一刻也不想在这诡异的遗迹中停留了,背起苏教授,向着进入遗迹的洞口走去。
  很快,我们就回到了绳子处。说来也怪,自从玛丽来了,我明显感觉到遗迹内的血腥味散了。
  我们顺着绳子回到了地面上,蒙格尔还依然在上面等着我们。
  “你们终于出来了。快走,要变天了。”蒙格尔没有多问,催促我们赶紧离开沙漠。
  我也注意到了沙漠中的变化,此时天空中的乌云将太阳完全遮蔽,空气十分沉闷,仿佛随时会有一场风暴袭来。
  “走,先离开沙漠再说。”玛丽看到天气变得越来越糟,当机立断的决定离开。
  我用绳子将苏教授牢牢的捆在骆驼上,然后一行人骑着骆驼,飞速向沙漠外赶去。
  我们才刚走出不远,天空中狂风突起,大量的沙粒被从地面上吹起,随着狂风横冲直撞。
  蒙格尔将骆驼停下,示意我们下来。他皱着眉头打量了一下周围,大声喊道:“不好,我们还是走晚了,黑沙暴马上就要来了。”
  我有些慌神了,之前遇到的小沙暴尚且让我们狼狈不堪,如果被卷入到黑沙暴里面,恐怕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
  玛丽的表情十分镇定,她伸手指了一个方向,开口道:“跟我来,小心一点,不要掉队了。”
  我的心中虽然有些疑惑,面对即将到来的黑沙暴,就连蒙格尔大叔都束手无策,玛丽有什么办法应付?
  现在,除了跟着玛丽,我也想不出其他办法。我们全都跟在玛丽身后,向着远处走去。
  风越来越大,漫天的黄沙不停拍打在我的脸上,像是刀割一样疼痛。
  我们顶着猛烈的风沙,不断向前。猛然间,我感觉到风沙小了许多,视线也清晰起来。
  在我们前方,竟然有一处泉水。泉水看上去清澈透亮,和周围密布的黄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玛丽姐,这里怎么会有泉水?”我心中很好奇,沙漠中怎么会有这么一眼清澈的泉水。
  玛丽没有回答,蒙格尔的脸上却露出一抹虔诚,他朝着泉水的方向微微欠身,似乎在进行着祷告。
  “鸣沙山,月牙泉。这眼泉水就是月牙泉,它给鸣沙山带来了生机,也为它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玛丽的声音很平淡,让我听不出她内心的情感。
  越靠近月牙泉,风沙就越来越小。看样子,我们可以在这里躲避黑沙暴的袭击了。
  我疑惑的看向玛丽,想要她给我一个解释,为什么月牙泉这里一点风沙都没有。
  玛丽看出了我眼中的疑惑,她摆了摆手:“别问我,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听人说过,找到月牙泉就能躲避过鸣沙山中的黑沙暴。”
  我怀疑的看了玛丽一眼,事情肯定不像她说的那样简单。
  不过,玛丽一直以来都神神秘秘的,就算我问了她也有办法不回答。索性,我也不去问她,只要能躲过黑沙暴就好。
  我们在月牙泉边稍微休息了一下,书盼雪在一旁照顾着昏迷的苏教授,蒙格尔则牵着骆驼,喂它们喝水。
  我拉过玛丽,开口说道:“玛丽姐,我没能保护好苏教授他们,不过我基本已经确定了盗墓贼的身份了。”
  玛丽饶有兴致的看了我一眼,看样子他对苏教授等人的生死并不关心,反而更加关心盗墓贼的身份。
  “盗墓贼应该就是苏教授的那个胖胖的学生,不过他已经死在遗迹中了。”我把高塔中发生的事情大致向玛丽说了一下。
  “哦,死了?”玛丽的声音平淡。说完,她低下头去,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见玛丽陷入沉思,也没有再打扰她。我走到书盼雪身边,小声问道:“苏教授怎么样?”
  书盼雪冲我笑了笑,回答道:“没有什么大碍。看样子只是受了点刺激,相信很快就会好起来。”
  听到苏教授没事,我感到微微安心。虽然胖子和左迟死在了遗迹中,不过好在苏教授和书盼雪没有出事,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黑沙暴来的快,去的也快。我们重新踏上了归程。
  我向遗迹的方向看了一眼,黄沙已经重新将遗迹埋葬了起来。遗迹的秘密很有可能就这样永远埋葬在黄沙之下,而胖子和左迟也永远的留在那里。
  走出沙漠,蒙格尔牵着自己的骆驼回到了村子里。
  我看了一眼书盼雪,她经过这次沙漠之行,明显消瘦了不少。
  “书盼雪,你今后打算怎么办?”
  还没等书盼雪回答,玛丽将我拉到一旁:“你还有心情管别人?这次任务并不能算是成功,你还是考虑一下怎样完成下一个任务吧。”
  我尴尬的笑了笑,玛丽从以前开始就是这个样子。只要有人任务完成的不好,她是绝对不会客气的。
  书盼雪抬头看了看远处的天空,沉默了良久,方才开口道:“我也不知道。我们就在这里分别吧,有缘或许以后还能相见。”
  我点了点头,并没有挽留她。我们根本不是一路人,早晚都要分别的。
  我望着书盼雪离开的背影,心中默默的向她告别。
  忽然,我发现她的腰间别着一个东西。从形状看来,和我们之前用来开门的那个司南很像。
  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来,玛丽用火药将金属门炸开时,司南并不在金属门上。
  我想要追上去询问,随即又打消了这个想法。书盼雪一直都跟着我,她没有机会从金属门上将司南取下来,我一定是看错了。
  玛丽低头看了一眼昏迷的苏教授,开口道:“你先随便找家医院,把这老头送过去。他虽然有些顽固,不过总的来说还算是个好人。”
  我点了点头,开口问道:“把他送到医院之后呢?”
  玛丽没有回答,只是冲我耸了耸肩,然后转身离开了。
  我看着玛丽离开的背影,无奈的笑了笑。原本以为只是个简单的任务,没有想到却差点将命搭了进去。
  我将苏教授背了起来,把他送到了最近的医院里面。之后,我也没有停留,离开凌茹慧也很久了,是时候回去看一看了。
  回到出租房门口,我想着马上就能见到凌茹慧,不禁微微扬起嘴角。
  我刚想推门走入屋内,空气中的散发着不对劲的气息。
  我离开的时候,门锁还好好的。
  而现在,锁上面有着明显的划痕。我敢确定,这肯定是有人撬开门锁时留下的。
  这个撬开门锁的人手法并不高明,如果是我来做根本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是谁?
  我心中模拟出了很多种可能,不过全都被我一一否决掉了。
  事已至此,咬了咬牙,我还是决定先进屋看一看。
  如果凌茹慧没有出事,那我就可以不去理会那个撬门锁的人,大不了重新换一个住处就完事了。
  我推开门走进房间,凌茹慧并没有在房间里面。
  我不禁皱起了眉头。玛丽明明答应过我,在我外出执行任务期间,她会保护凌茹慧的安全。但现在,凌茹慧却找不见人了,这让我心中有些生气。
  我走出房间,打算去找玛丽。无论如何,她都答应过我替我照顾凌茹慧。但是,她却没有兑现她的诺言。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根本就没有玛丽的联络方式,根本没处找她去。
  我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心中一片焦急却丝毫没有办法。想要知道凌茹慧的去向,看样子只能从玛丽那找线索了。
  我坐在家里,心急如焚。想要找到玛丽,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事到如今,也只能等待着玛丽来主动找我了。
  就在此时,门被敲响了。我下意识的以为是玛丽来了,连忙跑到门前,将门打开。
  “初次见面,你好啊。”
  门外,一句不熟悉的声音问候。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