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离别

更新时间:2017-06-01 18:41:43 作者:三丈白萝卜 字数:3041

一只手忽然搭在了我的肩膀上,让我心头一惊。
  我本能地回头一看,看到来人时才松了一口气。
  “玛丽,你怎么在这?”出现在我身后的不是别人,正是把任务强塞给我的玛丽。
  玛丽清纯的脸庞露出了不相符的妩媚笑容:“我当然是来帮你的了。不是和你说过了吗,这个是简单任务。就是因为我会时刻躲在暗中帮你。”
  玛丽的话让我不禁皱起了眉头,自己的警觉难道降低了?玛丽一直躲在一旁,我却一点都没有注意到。
  “别想太多了,跟我走吧。”玛丽看到我的样子,也明白了我心中所想。
  说完,玛丽就向着碑林外面走去。我愣在原地,并没有跟上去。公园里面全都是正在搜捕我的警察,现在出去岂不是自投罗网?
  玛丽见我没有跟上,回头说道:“还愣着干嘛,难道你想在这里吹冷风?”
  看着玛丽一幅胸有成足的样子,我只好选择相信他了。我跟着玛丽走出了碑林,暴露在警察的视野中。
  奇怪的是,这些警察像是没有看到我一样,任由我通过,甚至连问都不问。
  我看向玛丽的眼神发生了变化,这个女人不像表面上那样简单。她一定早就和这些警察打过招呼,不然绝对不会这样。
  于是,我跟着玛丽走出了公园,连一点阻拦都没有遇到。回到酒吧,玛丽带着我走到酒吧的暗道之中。
  “把宝石交给我吧,这次任务算你成功了。”玛丽向我伸出手,讨要宝石。
  我将宝石从口袋中掏了出来,放在玛丽的手中。玛丽拿在手里仔细的看了一下,眉头紧蹙,将宝石丢到了地上。
  愣了一下,我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感觉,开口问道:“出了什么事情?”
  玛丽咬了咬牙,恨恨的说道:“被骗了,这宝石是假的。”
  “假的?”我有些不想相信。我花费了那么大力气偷出来的宝石怎么会是假的?
  随即,玛丽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不应该啊,他们既然弄了个假货放在那里,就没有必要再花费那么大的力气看守。”
  忽然,玛丽好像想起了什么,她皱着眉头问道:“你偷宝石的时候,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情,或者是遇到奇怪的人?”
  玛丽的话让我猛然想起了那两个年轻人,当时觉得没什么,现在仔细一想,确实十分可疑。
  我将遇到两个年轻人的事情告诉了玛丽。
  “就是他们了,他们肯定早就将宝石偷走了。”玛丽肯定的说道。
  我还是有些疑惑:“他们既然早就将宝石掉包了,那为什么还要找我演那么一出戏呢?”
  玛丽看了我一眼,生气的说道:“你怎么那么笨?海洋之心可不比其他东西。就算成功偷到了,善后也要花费很大的功夫。他们为了让你顶罪,才故意那么做的。”
  我咬了咬牙,自己确实是过于天真了,没有想到会被人如此利用。
  玛丽看到我一幅苦恼的样子,拍了拍我的肩膀:“虽然被他们利用了,不过你也别太在意。我给你个找回场子的机会,你愿不愿意接受?”
  我点了点头,随即又有些怀疑的问道:“我们都不知道那两个人的身份,要怎么找回场子?”
  玛丽嘴角扬起一抹冷笑:“他们的身份根本不必去找,肯定是那个家伙的手下?”
  那个家伙?看玛丽的样子,好像和她口中的那个家伙有不少恩怨。
  “你休息一下,然后明天来我这里接任务。这个任务我已经答应过你了,算你成功了。”
  说完,玛丽冲我摆了摆手,示意我可以离开了。我想要继续询问,玛丽却迈开步子,走进了一间房间。
  我只能摇了摇头,走出了暗道。一想到自己被人利用了,我心里就一阵不甘心。
  回到酒吧,老大正坐在椅子上端着酒杯喝酒。看到我出来,冲我招了招手,示意我过去。
  “老大,找我有什么事情?”我第一个任务就不顺利,让我有些心虚。
  他指了指一旁的椅子,示意我坐下。然后,让酒保给我倒了一杯红酒。
  “你恨小偷吗?”老大的声音很平淡,听不出一丝情绪的波动。
  看似简单的问题让我不知道如何回答。我恨小偷,但是同时我自己又是一个小偷。
  我就像是一个矛盾体,逼迫着自己去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
  老大见我半天没有回答,冲我扬了扬酒杯:“我能看出来,你恨小偷,对不对?”
  我犹豫了一下,开口道:“我从心底里面厌恶偷窃。但是,我自己就是一个小偷,好像没有这么说的权利。”
  老大冲我摆了摆手手,开口道:“可别这么说,你虽然在偷窃,但是其实都是被人逼迫的,不是吗?从最开始你在黑子那里,然后到美国又遇到了那三个美国人。”
  我微微点头,老大说的没错,一直以来都是其他人在逼迫我偷窃。但是,令我惊恐的是,我自己好像也慢慢喜欢上了偷窃时候的那种紧张感。
  只见,他嘴角微微上扬,说道:“说说看吧,你不喜欢小偷的理由。”
  我有些好奇,老大今天是怎么了,怎么净问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不过,不得不说,我确实被他这样简单的问题问道哑口无言。
  思考片刻后,我认真回答道:“小偷为了自己的利益去偷别人的东西,失主也是人,丢了东西肯定会十分着急。”
  他点了点头,好像非常肯定我的回答:“不错的回答。但是,我现在想要你明白一件事情。小偷也有另外一种,就是所谓的侠盗。”
  侠盗这个词今天已经是第二次听到了,只不过,上一次是从利用我的那两个人口中听说的。
  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其实,我们卡奇诺组建的初衷就是做侠盗。只不过,很多人都不理解我们的做法,所以才会叫我们为卡奇诺盗贼团。”
  我虽然想过卡奇诺是侠盗组织,但是从老大口中得到确认还是感觉到吃惊。
  他看到我吃惊的样子,只是笑了笑:“很意外吗?我们早就习惯了别人将我们当成普通的窃贼了。”
  他的笑容中充满了苦涩,我能感受到他被别人误解时心中的那种无奈。
  “那你为什么要让我加入到你们当中?”我不解的问道。
  他满含深意的看了我一眼:“现在不能告诉你,以后你自然会知道的。”
  说完,老大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朝着外面走去。我坐在椅子上内心波动起伏,老大的话对我产生了极大的冲击。
  我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起身离开了酒吧。玛丽说过,明天还要给我任务,今天还是趁早休息为好。
  我回到了旅店,简单休息了一下。
  “咚咚咚。”敲门声让我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时间,天才刚刚黑,不知道这个时候来找我的人是谁。
  我穿好衣服,将门打开。我做梦也没想到,还会在这里遇到她。
  女孩戴着熟悉的面纱以及面纱背后熟悉的眼神都让我难以忘怀。我用力的掐了自己的胳膊,疼痛的感觉告诉我,并不是在梦中。
  “我要离开这里了,特地来和你告别。”女孩的声音很平淡,但是依然掩饰不了内心的波动。
  我点了点头,开口问道:“去哪,需要要多长时间?”
  女孩轻轻的摆了摆手:“哪都好,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回来了。”
  我站在原地,想要挽留,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最终,我只能微笑这道:“那你自己可要多加保重。”
  我发现自己的眼眶莫名有些潮湿,和女孩相处的这段时间,让我在心中对她产生了一种特殊的感情。
  这是不是爱?我不知道。
  女孩拉过椅子,坐了下来。她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你不是想看我面纱下的样子吗?我现在可以答应你了。”
  我伸出手,拦住了女孩摘下面纱的动作。
  “不要了,既然你一直都带着面纱,那就不要摘下来了,让我记住你戴面纱的样子。”我摇头说道。
  我虽然很想看女孩摘下面纱的样子,但是行动上却莫名其妙的阻止了他。这种感觉很微妙,用语言实在很难解释的清楚。
  女孩点了点头,轻轻用手将我凌乱的衣领整理好,咧开嘴角笑了笑:“你也是。你这个人哪都好,就是有时候把感情看得太重。以后千万不要再这样了,多为自己考虑考虑。”
  女孩的话,仿佛让我觉得我们是久别重逢的故人。
  我同样微笑着点了点头,一时间竟然语塞。
  女孩也同样没有开口,我们两个人就这样默默的看着对方,离别的伤感在屋内蔓延着。
  良久,女孩看了一眼时间:“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你自己多加保重吧。”
  我伸手拉住女孩的衣角:“再陪我一会,可以吗?”
  女孩摇了摇头,眼神中满含不舍:“不是有一句话吗,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如果有缘,我们可能还会再见。”
  我松开了手,看着女孩离开的背影,一滴泪水顺着眼角静静淌下。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