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翻脸不认人

更新时间:2017-05-22 17:35:57 作者:三丈白萝卜 字数:2778

林姐的话让我心头一紧,我强装镇定:“你要是害怕,那就放了我吧。”
  林姐扬起嘴角,林姐看着我的眼神中带着不屑:“你还真高看自己。我倒要看看,你能给我下什么套。走,现在带我去找项链。”
  我松了一口气,幸好林姐很自负。林姐带着我走出院子,黑子也带着几个人跟在我们身后。
  看着林姐的阵仗,我心中有些忐忑。我不知道凌家派多少人参与到埋伏,能不能成功对付林姐一帮人。
  我被林姐带上了车,黑子也带着人上了后面一辆车,紧紧的跟着我们。
  我凭着自己的记忆,我指引林姐将车子一步步开向凌家的包围圈。
  当车子开到僻静的山脚下时,我示意林姐将车停下。
  “项链就在这附近,我下车去找。”说完,我就准备拉开车门。
  林姐一把将我拉住,冷笑着说道:“别给我打歪主意,我跟你一起下车。”
  林姐她将我拖下车子,看着不远处茂密的树林,不禁皱起了眉头:“你藏项链这地方挑的真好啊,比起项链,好像更加适合藏人。”
  我讪讪一笑,伸手一指前面的树林:“项链就藏在树林里面,我给你取过来。”
  林姐并没有松开拉着我的手,她从口袋中掏出一把匕首,抵在我的脖子上。
  冰冷的金属触感让我打了个寒颤,只要林姐轻轻挥动匕首,就能将我的咽喉割断。
  “走,别做可疑举动,否则小心我手中的匕首不长眼睛。”林姐手中的匕首不时接触到我的脖子,威胁我不要乱动。
  我连忙点了点头,带着林姐她一步步走向森林。我的心中很焦急,凌家的人如果处理不好,恐怕我会先一步被林姐干掉。
  森林中一片安静,只是偶尔传来一阵鸟叫声。林姐看到一切正常,脸色才稍微好看了一些。
  我不断在想办法,一定要找机会摆脱林姐,否则她随时都能要了我的小命。林姐没有丝毫大意,她的匕首一刻也不肯从我的脖子上离开。
  忽然,我感觉脚下的泥土一片松软,连忙低头查看。
  原来,这一片泥土上堆积着大片枯枝落叶,一个计划在我脑海中升起。
  “停,项链就在这里埋着。”
  林姐看了一眼我脚下的泥土,她一手拿着匕首,弯下腰来。
  我的心砰砰直跳,如果林姐她亲自自己动手寻找,那一切都完了。我在赌,赌林姐她嫌弃地面太脏,让我来替她寻找项链。
  林姐伸出手拨了拨覆盖在泥土上面的落叶,灰尘和潮湿的泥土沾染在她白皙的手上。林姐眉头微蹙,开口说道:“你把项链找出来给我。”
  我暗暗松了一口气,脸上却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接着,我俯下身子,假装用手在泥土中寻找起来,悄悄的抓了一把颜色有些泛白的泥土,紧紧握在手中。
  “找到了。”我深吸一口气,开口说道。
  林姐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兴奋,她手中的匕首不自觉的稍微远离了我的脖子,开口说道:“快给我。”
  我看准时机,一把将手中的白泥朝林姐脸上一丢,然后趁黑子哥他们不注意,转身就一路向森林深处飞奔而去。
  “啊!”
  我听到身后传来林姐的一声尖叫,忍不住扭头偷偷了一眼,只见她这时正仍然蹲在地上,用手捂着脸,发出痛苦的哀嚎。
  此时,我我心中不禁疑惑起来,只不过是一把烂泥,林姐犯得上叫的这样惨烈吗?
  我也没有心情去理会林姐她,只想远远的逃开。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抹白泥是团石灰岩粉末,被林姐眼泪打湿,起了化学反应,产生的高温足以烫熟一只鸡蛋,粘在脸上,那还得了。
  “小杂粹,你竟敢阴我们!”
  黑子哥的咆哮声在身后响起,二话不说带着一帮人朝我追来,嘴上还恶狠狠地道:“老子今天非将你大卸八块不可!”
  我心里害怕到了极点,使出吃奶力气,拼命往密林里冲去,就在这时,忽然从森林中冲出几个人来,他们手中拿着铁棒砍刀等各种武器,气势汹汹地迎上了黑子哥一众。
  在他们后面,我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是洋娃娃一样的凌茹慧。
  这些凌家的人明显都是练家子,虽然人数比黑子他们少,但打斗上却逐渐占了上风,隐隐有将黑子一众压着打的趋势。
  我终于暗松了口气,看着凌茹慧走到我身边。
  她伸出粉拳,砸在我的身上:“你这个大骗子,为什么要偷慧慧的项链?”
  “呜呜呜……”说着,凌茹慧竟然哭了起来。
  我看着凌茹慧委屈的样子,心中觉得无比愧疚。她那么相信我,还将贵重的戒指送给我做礼物。可是我却欺骗了她,将她的项链偷走了。
  “慧慧,对不起,他们逼我这样做的,我也没有办法。”我低着头,小声向凌茹慧道歉。
  凌茹慧比我还要小几岁,而且从出生以来,就是家里面的掌上明珠,根本不理解我的解释。她用手遮住双眼,泪水不时顺着脸颊淌下。
  凌茹慧的哭泣让我乱了分寸,连忙开口哄到:“慧慧,别哭了,都是我不好,我这就带你去找项链。”
  从这时起,我的内心中一直觉得自己对凌茹慧有亏欠。正是这份亏欠,让我在今后的生活中,花费了极大的代价去弥补。
  就在我忙着安抚哭泣的凌茹慧之时,凌家的人重新赶了回来。我四处看了看,并没有发现林姐和黑子哥他们的踪影,连忙开口问道:“林姐他们呢?”
  为首那人摆了摆手,示意我不要担心:“被他们逃了,不过他们惹了凌家,以后也不用在这也混不下去了。”
  听到了这句话,我才暗暗松了口气。林姐他们对我来说仍然是威胁,我担心他们会找到我,对我进行报复。
  凌茹慧已经停止了哭泣,她用通红的双眼打量着我,嘟着嘴说道:“带我去找项链,妈妈听说我把项链弄丢了,骂了我好长时间。”
  我点了点头,凌家已经将我从林姐手中救了出来,自然要把项链还给他们。
  项链就被我藏在当初和父亲躲着的那个桥洞里面。
  那里又脏又暗的,路过的人全都匆忙的走过,谁也不愿意多停留一步,项链放在那里十分安全。
  我把项链交到凌茹慧手中,凌茹慧看着我,目光缓和了一些,不过她仍然没有完全原谅我。
  “跟我回家,妈妈要见你。”凌茹慧冲我招了招手,示意我跟着她走。
  我心中很疑惑,安娜见我有什么事情?难不成是要怪罪我偷了项链,找到项链之后打算跟我算账?
  我停下脚步,我打量了一下周围。
  在我身边,几个凌家的大汉将我包围在中间。我心中暗暗叫苦,这种情况下,根本没有办法从这里逃走。
  凌茹慧见我停下了脚步,转头问道:“怎么了?快跟我来啊。”
  我叹了口气,事到如今也没有退路了,只能跟着凌茹慧回去见安娜了。
  到了凌家的别墅,安娜正站在门口等着我们。凌茹慧一见到安娜,马上扑了过去,举起手中的项链,像是献宝一样:“妈妈,妈妈。慧慧把项链找回来,妈妈就别怪慧慧了。”
  安娜微笑着拍了拍凌茹慧的肩膀,将她拉到身后,反而将目光放落在了我的身上。
  安娜的目光锐利,让我浑身上下感觉不舒服。
  “就是你把项链从慧慧那里掉包了?”安娜轻起贝唇,看她的样子,就算我不回答,她也能肯定我就是小偷。
  我没有遮掩,大方的点了点头。事到如今,我的命运早就不由自己控制,心里反而看开了许多。
  安娜点了点头,夸奖我道:“小小年纪,到倒有几分胆识。既然如此,你应该已经做好受罚的准备了吧?到我凌家来偷东西,就必须做出受罚的准备。”
  我叹了一口气,该来的果然还是要来。安娜并不打算放过我,还是要追究我偷走项链的事情。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看样子,安娜女士找回项链以后,是准备翻脸了?”我冷笑着开口,安娜既然已经要翻脸,我也没有必要在给她面子。
  安娜同样笑了起来,她的笑如同三九寒冬,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