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身心折磨

更新时间:2017-05-22 17:29:52 作者:三丈白萝卜 字数:2071

爸爸没有回来,再也没有。
  那个男人端了一盆碎玻璃渣,里面埋着一个硬币。
  他说,只要我能在十五天之内,一个动作就能从这里面拿出那个硬币来,就带我去见我爸。
  玻璃渣的边缘很锋利,在冬天太阳的冷光下,边缘微微反射着亮光。
  我根本看不到那枚硬币在什么地方,。
  我根本不敢下手。
  看我犹豫,男人笑了笑;“现在你爹不行了,只能靠你偷东西来还钱了,不愿意也行,就跟他们一样。”
  说着完,他就指向我的身后,脸上的表情狰狞地就像是恶魔一样。
  我转身看过去,只见几个缺胳膊少腿的孩子被摁在了凳子上。
  几个凶神恶煞的男人正抓着他们,将已经畸形了的肢体朝反方向掰着,让他它更加畸形。
  他们嘴里都被堵上了东西,连惨叫都发不出来。
  其中一个男人突然朝我看过来,咧嘴一笑。
  那笑容将我吓得一下子就回过头来,喉咙里有什么涌动着想要呕出来。
  “不想变成那样就乖乖的练吧。”男人拍了拍我的脸,脸上的笑就从来没下去过越来越浓:“不然的话,对我来说也是一种损失啊。”
  我被吓的牙齿发颤,这时候,身后又很巧的出现一声惨叫。
  我下意识的回头,看到一个红色的,还在蠕动的肉块掉落在地上,瞬间就满是布满灰尘。
  一瞬间,我就瞪大了眼。
  我看到一个那个唯一身体健全的孩子被割掉了舌头,满嘴的鲜血往外冒着。
  他旁边还有一个看起来年长些的女孩,被折断捆住了手脚,嘴里塞了白布。
  她一边呜呜叫着,一边拼命的扭动身体,眼里满是泪水。
  或许,那个男孩是她的什么亲人吧。
  我麻木的想着,看着自己面前的一盆玻璃渣,试探的伸了下手。
  锋利的边缘马上将我的手指割破。
  我吃痛的将手缩回来,盯着那滴血慢慢渗透到下面去,麻木的心里突然多了一股子委屈和恐惧。
  要么练,要么变成和他们一样,一辈子残废的人。
  或许等到年纪大了以后,还会被挖掉器官,进行最后一次交易。
  相比之下,一盆玻璃渣似乎就没那么可怕了。
  一次,两次,三次……
  疼痛让我不断的停下来,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每次我一停住,身后就会发出一声惨叫。
  回过头去,就又是一个被割掉舌头的孩子被丢在地上,因为痛苦而翻滚一会之后,就瘫在地上晕过去了。
  像是为了提醒我,那个动手割舍头舌头的男人,总是会对我笑着挥舞一下自己手中沾满血的刀子。
  我转过头,强忍着心里的恐惧继续动手。
  血慢慢把玻璃渣都染红了,硬币十分清晰的出现在我面前。
  我心里一喜,正打算用颤抖不止的手将她它拿出来,突然就在此时,就出现了一个人,将我踹开。
  他尖尖的皮鞋踹到了我的肚子上。
  从昨晚我就没有进食,再加上刚刚的折磨,我胃里早就已经堆满了胃酸。
  这一下让我直接蜷缩在地上呕出来。
  酸臭的胃液从喉咙里喷出来,我呕出眼泪来,眼前花了一片。
  一只手把我直接踢捞了起来,随后就是劈头盖脸的凉水,让我有些发懵的脑袋一下子清醒过来。
  “行了,明天再接着练。”那人的声音很粗狂,似乎是我没见过的:“先去油锅里捞肥皂片吧。”
  我眼前马上就浮现出一锅沸腾的油的样子,恐惧让我几乎发不出声音,只能拼命挣扎起来。
  “少他妈的不老实!”
  我还没动两下,就被扔到了地上。
  那人踹了我一脚,骂一声晦气就走了。
  我疼的睁不开眼睛,但能感受到面前有什么东西热气腾腾的正在烧着,油香特有的味道钻到我鼻子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勉强回过神来,看着面前沸腾的油锅犹豫不决。
  手上还在流血,就这么直接伸下去,大概就直接被油炸了。
  我站在锅前犹豫不决,不知道如何是好。
  监视我的人可就没那么好的耐心了,拿着刀子对我挥舞了两下,我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要么不怕死的下手,要么被弄成残疾,上街乞讨。
  刚刚那些孩子被割掉舌头,掰折手脚的样子和惨叫还历历在目。
  我盯着沸腾的油锅,闭上眼睛掉着眼泪,狠心抓进去。
  并没有向我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直接把手炸了,但还是烫出了好几个水泡。
  我忍着疼,感觉眼泪又掉了下来,再次可只能再次伸出手抓进去去抓。
  爸……你在哪里,你快来救我啊!
  晚上七点,我就被扔到了一个房间里,还有一个白馒头砸在了我身上。
  屋子里透着一股子难以形容的骚臭味。
  我抓着馒头站起来,转头就看到昏暗的灯光下,一张张脏兮兮的脸正对着我,他们饥渴的眼神就地盯在着我手上的馒头上。
  我抓着馒头后退了两步,缩在墙角不知所措。
  “你别怕,他们都只是太饿了。”一个女孩子从破旧的被窝里钻出来,朝我微笑“吃完就赶快睡觉吧,明天早上五点就要起来了。”
  我看出认出她是白天那个拼命扭动着流眼泪的女孩子,现在她的眼睛还是红肿的,显然是哭了很久了。
  或许是因为只碰到这么一个亲切的人,我啃完了馒头之后就钻到了她身边,小声问道:“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跟我弟弟是被我爸卖掉的。”
  说到这里,她沉默了一下,又微笑起来:“你呢,怎么会来这里?”
  我突然感觉自己还是比较幸福的,毕竟我爸再怎么样,都也没有卖掉我。
  在我说完之后前因后果后,不知道什么地方穿传出一个男孩子的冷笑:“那不就跟卖掉一样。”
  这话噎的我没话说,又觉得心里憋的难受。
  “倪阳,你别生气,阿左虽然凶,但是人还是很好的。”小姐姐又轻声安慰我,一双眼睛满是温柔:“赶快睡觉吧,明天是发放药物的时候,你的手就可以包扎了。”
  我嗯了一声,虽然手上火辣辣的疼着,但精神已经疲惫到了极限,没多久就睡着了。
  不敢去想,明天迎接我自己的是什么……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