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打点用的钱

更新时间:2017-05-17 07:45:11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043

其实这些天我只要有空,都会到店这里溜达一下,只是不敢靠近,而是在离得几十米外偷偷的瞅上一眼,就赶快离开。

  店的大门一直关闭着,除了门口一直留守的两个警卫,我就没有看到过别人。

  以前我是不敢靠近的,不过今天有许律师在,我就大着胆子,让许律师去跟警察说说,让我进去拿点东西。

  开始提这个要求的时候,我还有些担心许律师办不到,也许是我那话里透出了不相信,让许律师当时瞪着我连着冷哼了三声。

  车子停到了门口后,许律师带着我下了车,只跟那警察说了两句话,警察便挥手让我进去。

  我没有走大门,而是走了惯常走的消防楼梯,直接上了三楼。

  我先去了我和刘婆婆的房间。

  房间里面,那个摆放着刘婆婆的宝贝药材的架子已经不见了,我的纸笔却还在。

  我看着刘婆婆的床足足有一分钟,才自嘲的笑了笑,去拿我的纸笔。

  将我剩下的东西都清理好后,我下到了三楼。

  大头说办公室里有钱,但是我以前并没有见到大头有什么固定办公的办公室,只要店子开业,他和猴子两人就会在各个房间里走动。

  我甚至连他们晚上睡那都不是很清楚。

  我站在走廊上左右看看。

  我想起来那一次在中午,看到他们一群人在的那个大房间,应该就是陆老板来的时候启用的那个大包厢。

  而且,那一天,猴子躺在那沙发上的感觉也非常自然和熟稔。

  我转身往那个大包厢走去。

  大包厢的门半开着,里面的沙发都挪动了位置,一看就是被人搜过的样子。

  我在门口站了一会,有些犹豫要不要进去找。

  我想着许律师说的,在那些地方,牙刷和毛巾都能成为凶器,我想着大头和猴子起身之时脚步的踉跄,我想着,猴子那故意竖起了衣领也没有遮挡住的,后面脖子上的一道伤痕。

  我迈步进了包厢门。

  包厢里面的陈设很简单,靠着墙放着的一张小书桌,三个抽屉都半拉了出来,里面的美容床也被挪了地方。

  我站在屋子中间仔细的想了想。

  我想起了当初大头拿钱给我的地方。

  我在那个单人沙发上坐下,弯腰,用手沿着沙发垫子摸了过去。

  摸到沙发最里面的地方之时,我在垫子下面摸到了一个隐藏得极好的拉链。

  我将垫子翻了过来,拨开了拉链上面的布帘,然后拉开了拉链。

  在一堆海绵的中间,摆放着整整齐齐的五叠百元钞票。

  而在钞票的中间,则是五根沉甸甸的金条。

  我压制住狂乱的心跳,将钱和金条都拿了出来,塞进了我的被褥中间,然后将沙发原样放好,出了包厢门。

  我下了楼,找到了还在前面跟警察说话的许律师。

  看着我背后背着的那一大堆被褥,许律师的眼角是不断的往上面跳。

  我冲着他嘿嘿傻笑,然后问,能不能送我回店里。

  许律师满脸的嫌弃,但是还是给我开了车门。

  车子离开了店门口之后,我从被褥里掏出了那五万块和金条,递给了许律师。

  许律师的眼角抽得更厉害了,斜着眼睛问我:“这什么意思?”

  “这是大头哥和猴子哥的钱,都给你,谢谢你帮他们,还有,打点用的钱。”我将手往他那里伸了伸。

  许律师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哼哼声,声音很淡的说:“你不自己留着?”

  “这是大头哥和猴子哥的钱。”我不解的说了一句后,眨巴了下眼睛,忙又接道:“我觉得,这个钱给许大哥比放我这里好,那个,要是打点有剩下的,到时候等大头哥和猴子哥出来了,你再给他们就好。”

  许律师啧了一声,低声说:“你个死丫头是不想让我脱身是吧?”

  我冲着他无辜的傻笑:“嘿嘿,许大哥是好人嘛。”

  许律师再度轻啧了一声说:“放后座上吧,放心吧,我会让他们安全出来的。”

  我的心,终于是落回了心腔里。

  那一天,我回到了理发店,背着我的那堆被褥,在老板也抽得跳起来的眼角余光里,高兴的进了门,找了个地方将我的被褥放下后,就活力四射的去干活了。

  那一天晚上,我一口气洗了八个头。

  送走最后一个客人,其他的人也都走了,我在给店子关门,心里正喜滋滋的算着今天能有多少工资。

  然后,隔着店子的玻璃门,我看到了刘婆婆,还有石头的未婚妻,我认的那个干姐。

  当时已经是十一点,外面的街灯很暗,刘婆婆站在了树荫下面,要不是旁边我干姐穿的一身白色衣衫,我根本就注意不到。

  我犹豫了一下,就推开了店门跑了出去。

  离得两人还有一米多的距离,我还没有来得及喊师傅和干姐,刘婆婆已经抬脚往前走,头都没有偏向我这边的,低声说:“快走!快离开湘城!”

  我一愣,不觉停住了脚步。

  “去一个没有任何人知道你是谁的地方,马上走。”干姐的头微微转过来一些,带了急促的小声说。

  她清瘦了许多,眼眶都凹了下去,周围一圈黑眼圈,眼底还透着红色。

  而她扫过我的眼光里,除了担心,更多的是让我看不懂的阴郁。

  我更愣。

  就在我愣在那的时候,她们两人已经快步离开。

  就好像,她们只是路过这里的路人,完全不认识我一样。

  我木然的转身走回了店,我关上了店门,只留着门外的霓虹灯,将店内的灯都关上,我坐在了门口的小沙发上发呆。

  刘婆婆的药材都拿走了,干姐也不是刚到湘城的样子,她们知道我在这个理发店……

  我将手在脸上搓了一把,站起了身。

  我想,我应该给许律师打个电话,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我手刚碰到电话,电话就响了起来。

  一片黑暗寂静之中,那铃声吓得我一跳,差点就将电话给丢了出去。

  静了下心,我拿起了电话。

  还没有等我问是谁,里面就传来了老板急促的声音。

  “小青,赶快离开店里,找个地方先躲起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