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我有钱,我请你!

更新时间:2017-05-15 09:45:10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206

我跑到市局的时候,天光已经大亮。

  不过,因为还是过年放假时间,市局的正门并没有开门。

  我找了门口的警卫,带了楚楚可怜的询问,我那可怜哥哥的去向,警卫告诉了我刑侦大队的地方。

  我从旁边绕到了刑侦大队的办公区域。

  一进门,就听得里面闹哄哄的。

  和外面的冷清比起来,这里简直就跟个菜市场一样喧哗。

  有人大叫着老子过年喝点酒怎么了?有人低声哀求着不过是两口子打架现在认错了可以放人了吧?

  我在人群中穿梭,找了一个看上去很好说话的年轻警察,问他昨天打架的人抓到哪去了。

  那年轻警察将我带到了隔壁一个大间。

  这里安静多了。

  好些个警察横七竖八的躺在椅子上地上睡觉,只有一个三十多岁的,正伏案写东西。

  那年轻警察说:“这小姑娘找她哥哥,说是昨天217案件发生的那地方的一个厨师,昨天晚上没有回家。”

  三十多岁的警察抬头问我:“叫什么?”

  “王正阳。”我轻声道。

  警察翻了下手中的案卷,揉着眉头说:“没有这个人。”

  “说不定去别的地方玩了,你先回去吧。”年轻警察对我笑着说后,扭头问那三十多岁的警察:“听说昨天死伤惨重?”

  “嗯。”三十多岁的警察点头:“死了两个,重伤四个,其余的也没有一个好的。”

  年轻警察咋咋两声:“这真是,年都不让我们过完啊!”

  “这只是开始而已。”一个躺在椅子上的便衣揉着眼睛起身说:“陆大同死了,这下面只怕要乱。”

  “陆大同死了?那陆伟明……”年轻警察叫了一声,看到我又将声音憋了回去,推了下我说:“快走快走,小姑娘家的,在这里待着不好。”

  我被他推出了门,向外面走了两步,等那年轻警察关上门后,又悄悄的退后了两步,将身体贴在了门上。

  外面很嘈杂,又隔着一扇门,我就算竖起耳朵,也听得不是太清楚。

  只断断续续的听到几句。

  “两边都有人死,这次只怕要重判。”

  “高……应该算自卫吧?”

  “没人管他们……谁知道怎么……”

  “陆大同死了……律师都不来一个……”

  我心里嘀咕着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就听得里面门把扭动的声音。

  我忙往旁边闪了几步,闪到了两个男人的身后。

  看着那年轻警察出来,带关上门后摇摇头的往前面走,我轻吁了一口气。

  “你们别以为老子好欺负啊!老子有律师!”我旁边那坐着的男人突然猛拍了下桌子。

  我吓了一跳,扭头看过去。

  那是一个西装革履满脸潮红肚子大大的中年男人。

  他打了个酒咯,对身边的穿着橙黄色羽绒服,头发凌乱,两眼还带着睡意朦胧的年轻男人说:“许律师,你给他说!”

  许律师咳嗽了两声,对对面的警察说:“警官,我的当事人喝酒闹事是不对,不过我当事人已经表达了愿意跟对方和解,并且赔款的意愿,你看,你也教育了他这么久……”

  “行了行了,在这里签字,然后你去后面跟对方说说怎么赔偿,他可以先回去。”那警察推过了一张纸。

  我的眼珠转了两圈,按住心跳,悄悄的跟在了那个许律师后面。

  跟着他送了那胖子出去,跟着他去到里面和人谈赔偿,然后跟着他走出了市局。

  “小姑娘,你想跟我到什么时候?”许律师站住了脚,冲着我皱眉道。

  “我想请您救人。”我也站住了脚,用最纯真的表情看着他。

  “救人?”许律师笑了出来:“救什么人?我可不是医生!”

  “救那里面的。”我指了下市局,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钞票说:“我有钱,我请你!”

  跟着许律师一路,我多少也听到了,请律师是要花钱的!

  许律师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手里的钱,揉了下鼻子,转身就走。

  我跟在了他后面,一直走进了一个米粉店。

  许律师点了一碗粉,我赶紧的掏钱给老板,然后屁颠屁颠的将粉给他送到桌上。

  许律师看了我三秒,低头吃粉。

  他应该是很饿,只几口就吃掉了一半,然后拿了条手绢出来擦了下嘴,放慢了吃的速度,同时说:“怎么回事?”

  “我哥哥打架,被抓了进去。”我指着市局方向说:“他们说很严重。”

  “打架?”许律师挑了下眉。

  “嗯,不过,不是我哥哥他们的问题,是对方找上门来砍他们的,是对方动手,我哥哥他们不还手就会被砍死。”我急促的说道。

  “砍死?”许律师惊讶的说:“动刀了?”

  我点点头。

  “这我可管不了,我就是管小打小闹的小律师。”许律师低头继续吃粉。

  我看着他,想着听到的那几句话,眼眶不觉酸痛难忍,两滴眼泪从眼角滴落下来……

  滴在了许律师的粉碗里。

  许律师看着那粉碗呆了三秒,抬头对我说:“你别哭了,这事我真……”

  “是真的,真的不关我哥哥他们的事,是他们故意找茬,他们抢了我哥哥的女朋友,还上门来炫耀,我哥哥气不过就跟他们理论,结果他们就拿刀砍人。”我努力的想停住眼泪,停住哭泣,想好好的说,可还是忍不住的哽咽出声:“真的,求求您,要是您不管,我哥哥他们就没有活路了!”

  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许律师脸色有些红的将手帕递给我说:“我说,你能不能先别哭,弄得好像我欺负小孩子一样。”

  我没有接他那刚擦过嘴的手帕,双手捂住了脸,用力的搓了一下,对他说:“您能帮忙嘛?我有钱的!”

  许律师眼珠往两边转悠了一下,说:“这事,应该是你爸妈出面,你才多大?”

  “我没有爸妈,我哥哥他们也没有。”我神色黯然下来,低声说:“我们是孤儿,从小在街头长大。”

  许律师的脸色微变,低头慢慢的将碗里的粉吃完,然后对我说:“你吃了早饭没有?你在这里吃碗粉,我先去了解下到底怎么回事。”

  我点点头。

  “你在这里等我,别跟着。”许律师站起身说。

  “好。”我再度点头。

  许律师走到门口,让老板再下一碗粉,然后付了钱往外走。

  老板送了一碗粉过来,我几乎是数着里面的粉,很慢很慢的吃。

  我吃了足足有一个半小时。

  吃得那老板和老板娘都擦了我那桌子十遍。

  当碗底都被我舔干净,正对着老板娘那脸色想着要不要再来一碗的时候,许律师回来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