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这里马上就要被封

更新时间:2017-05-15 09:35:06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031

那一瞬间,我眼前一片斑斓之色,时间都似乎停滞,所有的一切,都好像成了慢动作。

  在一片血红之中。

  我看着酒瓶在石头被砍之后丢了刀转身就跑,我看着那群人围了上去,所有的刀刃都朝大头和猴子砍去,我看着大头手中的铁链来不及收回,我看着猴子的刀好像被卡住,用力拔都拔不出来。

  我看着他们两人脸上,凶狠狰狞之中,带了绝望。

  我的腿抖着,心口都好像被人紧捏住一样,我的脑中响着快走快走,可是我的身体却是向前迈了两步,然后。

  我大声的,颤抖着的,叫道:“警察来了!警察来了!”

  那群人愣了一下,刀刃停在了空中,有人往四周看去。

  借着那个机会,猴子松开了被卡住的刀,转手捡起了石头掉下的刀,然后和大头背靠上了背。

  在他转身之时,他朝我看了过来,他眼睛里一片血红色,唇角再没有了往常看我之时的冷讥,他脸色凶狠,眼底却透着焦急,对着我用口型说:“快跑!”

  我知道,我应该跑。

  那些人已经看到警察并没有来,甚至有一个人都转身,往我这边走来。

  那些人都已经砍红了眼,他们根本不会在乎我只是一个女孩。

  我脑中本能的在喊:快跑快跑,你帮不了他们的!

  可是,看着大头和猴子身上又崩裂出口子,看着他们两人如同恶狼一般的神情。

  我没有动,我再度扯着嗓子叫:“警察来了!我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来了!”

  我的声音尖锐带着声嘶力竭般的嘶吼,在空荡荡的大街上回荡。

  那些人的手顿了一下。

  然后有人骂道:“是那边那个臭丫头,你乱叫什么!”

  随着那人的声音,已经跑过来的那人发现了我,他快步对我冲了过来。

  我的脚抖得更厉害了。

  就在这时,街口处响起了警车的鸣叫声,同时,几个身穿便衣的男人从我身边冲了过去。

  一个年轻人将我对后面一推,手中的抢指着那个冲过来的人叫道:“放下武器!”

  我呆了一呆,想上前。

  一个男人拉住了我,对着那些便衣说:“就是他们!他们杀人了!快抓起来!”

  “大过年的都不让人安生!”为头的便衣叫了一声,他们几人成围合状,往中间跑去。

  大头对面的人叫了一声,手中的刀还是往大头身上砍。

  “砰”的一声枪响,那人的刀从大头身边滑落,人也倒在了地上。

  猴子拉了大头一下,丢掉了手中的刀,双手抱头蹲了下去。

  我看着几辆警车从街上开过来,车上下来很多人,和那些便衣一起,将那群人给控制起来。

  我脑中一片茫然,下意识的想上前,去确认大头和猴子的安危。

  “你去干什么?想一起被抓啊?”抓着我的那男人低声吼道。

  我扭头看过去,看了好半会才认出他。

  是那个收费贼贵的理发店老板。

  我再又扭头看向了大头和猴子。

  他们两人已经被人扭住双手,往警车上推,而更多的警车正呼啸而来。

  “你,有地方去嘛?”理发店老板说:“这里马上就要被封了,你还是另外找个地方吧。”

  “他们会怎样?”我朝着老板问道。

  “打架斗殴,还出了人命……”老板叹了口气,摇摇头没有说下去。

  “一定不是大头和猴子先动手的!”我抓住了老板的手,着急的问:“你看到了是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些便衣是老板喊过来的,也就是说老板比我先到了一段时间,他应该看到了事情发生经过!

  “你朋友应该是喝多了,在这门口遇到了那帮人,对了,那帮人的头还搂着个女人。”老板叹了口气说:“他们两边吵了起来,那帮人的头就让人砍你朋友,两边就打起来了。”

  我打了个激灵,冲口问:“是雪梅?”

  “你还小,这种事,你别管,自己找个安生的地方吧。”老板拍了下我的肩头,转身走了。

  我站了一会,看着越来越多的警察出现,有人打开了店里的大门,有人去检查那些倒地的人。

  有人叫道:“这个已经没有气了!”

  我木然的转身,往街的另外一头走去。

  在店里,刘婆婆并不限制我的自由,有时候没事,我也会出来逛逛,我知道,这周围有很多小旅馆,住一晚上十块二十块的都有。

  我找了一家二十块的,交了两百块钱,定了十天。

  这个时候,我不敢去住十块的那种。

  第二天,我早早的起来,先去了店那里。

  店的大门被贴上了封条,而后面的消防梯也拉起了警戒条。

  我绕了一圈,除了两个也一直盯着我看的警察,再没有看到别人。

  那些应该来上班的,一楼酒吧的阿宏老大,一个都没有出现。

  “小姑娘,你找谁?”我绕到第三圈的时候,一个警察问我。

  “这……”我指着那贴着封条的大门问:“出什么事了?”

  “两伙流氓打架,出人命了,一伙是这店里的人,所以停业整顿。”警察淡声回道,一边拿探究的眼神扫视着我。

  我哦了一声。

  “你跟这里面的人有关系?”那警察问道。

  我点点头,带了小心的说:“我哥哥在这里上班,昨天他说来报道,但是昨天晚上没有回去,妈妈让我来看看。”

  “你哥哥干什么的?叫什么?”警察问道。

  “我哥哥是厨师学徒,叫王正阳。”我脸色一点不变的说。

  这人是二楼厨房的,店里提供中饭和晚饭,但是中饭去吃的人很少,也就我天天去打饭,所以跟厨房里的人混熟了。

  这个人昨天也是提早来了的,但是昨天在打架现场,我并没有看到他。

  “你有印象嘛?”那警察转头问另外一个警察。

  另外那警察摇摇头,对我说:“人都抓到市局去了,你去市局问问吧。”

  “市局?”我茫然。

  “就是市公安局,在朝阳路上,你过了朝阳路口就可以看到。”那警察好心的说。

  我冲着他鞠躬说了声谢谢,就转身往朝阳路跑。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