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光明正大的劈腿?

更新时间:2017-05-13 10:01:35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028

进入年底,店的生意可以用火爆来形容。

  不管是一楼的酒吧二楼的KTV还是三楼的足浴,价格比平常翻了三倍,还是天天爆满。

  店里的姑娘们也一个个的喜笑颜开,计算她们能拿到多少钱回家。

  是啊,就算是娱乐行业,过年的时候也是要回家的。

  早在腊月十五,大头就传达了老板的意思,店里从初一到初三放假,而那些姑娘们则是分三个时间段放假,第一批是腊月十六走初三回来初四上班,第三批则是大年初一走,正月十六回来。

  越是靠近大年三十,客人就越多,而且因为过年喜庆,客人给的小费也就越多。

  能留在最后一批走的,不是有些手段,就是很受欢迎的。

  而雪梅,就是最后留下的那批人里面的头头。

  这几天,雪梅可以说是忙得脚不沾地,收小费收到手软,每天都是笑容满面的,看到我也不像以前那样冷冷的带了一些敌意。

  按说这个时候,雪梅是正应该在包厢里为着小费奋斗的,现在居然一边将制服穿上,一边急匆匆的从楼上下来,冲着包厢冲过来。

  我眨巴了下眼,紧走几步,离那包厢远一点。

  “梅姐。”一个大头的手下从走廊上急走过来,在离得包厢不过五米处挡住了雪梅。

  “走开!”雪梅脸上带着怒气,低声吼道。

  “梅姐,大哥说了,你今天累了,让你多休息休息,不用下来。”大头的手下用身体挡住了雪梅。

  “什么累了!他就是故意的!当我不知道啊,大老板来了!”雪梅怒声道。

  “大老板来了,也是找李哥的。”大头的手下声音里也带了一些凉意。

  雪梅噎了一下,随后又昂起了头说:“可大老板还带着客人来呢,那可是有钱的主!”

  “梅姐,你……”大头的手下眉头皱在了一起,声音也压低了的说:“你可是大哥的女人!”

  “那又怎样?他那点钱都给了你们,给我才几分钱?还不让我自己想法子赚钱啊!”雪梅冷哼道。

  大头的手下脸色一沉,好像是强压住火气一样,低声说:“梅姐,别人也就算了,你去让刘哥睡,我们大哥的脸往哪搁?!”

  “我管你们那么多。”雪梅脸带不虞的说:“你们男人的事你们自己解决,我们这种人,吃的是青春饭,赚的是辛苦钱,好不容易有一个有钱的客人,哪有推出去的理。”

  一边说着,雪梅将那手下用力推开。

  这下推的有些猛,站在包厢门口的那几个黑衣人都扭头看过来。

  大头的手下不好再挡,只是在雪梅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低声说:“你以为,姓刘的会给你多少?”

  “总比你大哥多。”雪梅不屑的哼了一声,快步向那包厢走去。

  黑衣人挡住了雪梅,告诉了她大头带着刘哥去另外一个房间了。

  看着雪梅脚都不停的就往那个房间走,大头的那个手下手握成了拳,在墙上捶了一下。

  他力气不小,这一拳捶得我靠着的墙壁都震动了一下,那边的黑衣人又看了过来。

  我犹豫了一下,就转身往他走去。

  走廊里灯光很暗,就算我个头不高,也应该能挡住那些人的视线,不至于让他们看到他脸上那愤怒和不甘的神情。

  “石头哥。”走到他面前,我轻唤了一声。

  在这里做事的女人,并不是都像雪梅这样的,也有一些是家里太穷,又没有别的方法,只能走上这条路的。

  在这里这些时间,我也认了个干姐,年纪比我大了五岁,这次是第二批回去的人。

  而这个石头就是我那干姐处的对象。

  石头看到我,将手拿下来,脸上的怒气还没有完全散的说:“小青,你先上去吧,要是刘姨喊你,我会上去叫你的。”

  声音顿了下,他接道:“我不去叫你,你就不要下来,不管下面有什么动静都不要下来。”

  我点点头,往楼梯走去。

  走了两步,想想还是转身,拉了下他的袖子,低声说:“石头哥,大头哥不会在意的。”

  当时猴子给我说的时候,语气里对雪梅就是完全不在乎,这段时间待下来,我也是看明白了,大头对雪梅并不是像石头对我干姐一样,而是,按照顾明远所说,是逢场作戏,按照刘婆婆所说,是满足男人的欲望。

  仅此而已。

  所以,雪梅现在转而投向别的男人,大头最多也就是脸面上过不去。

  那个时候的我,真是单纯……

  石头看着我,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轻声道了声真是个天真的丫头,然后拍了下我的肩头,让我上楼。

  我见他脸色已经平静下来,便安心的转身上楼。

  那天晚上,刘婆婆是块十二点才回来的。

  石头送她上来的。

  我从石头手上扶过刘婆婆,刘婆婆没有马上进门,而是转头对石头说:“你去跟大头说,不要跟陆老板硬顶着干,就算大头后面是陆大老板,但是这些店现在可都是陆老板的,听话一些的好,要不,就靠着猴子陪床也……”

  我心头微惊,竖起耳朵去听。

  刘婆婆却是停住了不说,掐了一下我手让我扶她进去。

  我扭头看了一眼石头。

  石头的脸色很不好,眼神阴郁的看了刘婆婆一眼后,转身就走。

  我扶了刘婆婆进屋子坐下,忍不住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刘婆婆笑了笑说:“小伙子心气盛,吃点亏也好。”

  说完,刘婆婆就闭上了嘴,那是不愿意再多说一句的意思。

  我满腹疑问,也不敢再问刘婆婆。

  等刘婆婆洗漱好,躺下睡觉后,我还是忍不住,借着倒水为名,偷偷溜了出去。

  已经走了两批人,第三批又都在下面,宿舍这里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

  我偷偷的走到楼梯口,就听到了石头和大头另外一个手下在说话。

  “石头哥,这事就这么算了?不管怎么说,雪梅现在还顶着咱大哥女人的名,现在这姓刘的说带走就带走,算什么啊!”

  心头一惊,我往墙角一缩,再一次的听起了壁角。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