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

更新时间:2017-05-12 17:44:12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327

大头当时说他和猴子的店,我听成了开。

  第二天我就知道了,其实,大头说的是看。

  三层三个店,其实都属于一个老板,而大头和猴子就是给老板看场子的,大头看着足浴,猴子看着KTV。

  一般老板不在,这两个店就是他们两个最大。

  而足浴足浴,顾名思义就是洗脚的地方。

  正式说法就是做脚部按摩和给脚泡药浴的地方。

  足浴店有二十间包厢,大多数是只放了一到两张可以躺下睡觉的美容床的小间,也有几间是三人间和四人间。

  房间的隔音做得很好,门一关上,外面就什么声音也听不见。

  而那些虽然穿着制服但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进了房间到底是怎样个按摩法,也没有人在意。

  不过,刘婆婆做的,却是正经的足浴!

  而且,刘婆婆的名声还很大。

  来找她的客人,都是要预先预订的,然后到最豪华最舒适的那几个房间里坐好等着。

  刘婆婆会先去给客人搭脉,摸好脉后,再临时配置泡脚的药汤,等泡到半个小时后,刘婆婆就会给客人做脚底按摩。

  刘婆婆做按摩的时候,那些客人叫得跟鬼哭狼嚎一样,甚至连救命都喊出来了。

  不过做完之后,又一个个的神清气爽,跟进来前完全两码事,然后,一半的人,转头就会去别的房间,找那些穿制服的再泡泡脚了。

  刘婆婆等于是店里的正经招牌,但是做一次的价格也很高。

  我第一次跟着刘婆婆进房间,看到客人结账给了一千块的时候,眼珠都瞪圆了,差点将手里的水盆给弄倒。

  当时刘婆婆用那白生生的眼球往我这里瞟了一下,然后发出了一声轻嗤。

  我赶紧的收住心神,更加上心的去看她的动作。

  那天回到小房间,在侍候完刘婆婆洗澡之后,刘婆婆指着那个模型让我关上灯后去摸,说是让我先熟悉人体的骨骼和筋脉。

  我摸的时候,正巧旁边屋子住的女人们也回来,隔着半开的门看到我在摸那模型,当时就有人惊叫出声。

  我回身去关门,顺便出去倒一壶热水,在外面的茶水间里,看到两个穿制服的女人手指里夹着根烟在聊天。

  我脚步一顿,拿着水瓶躲在了墙后,竖着耳朵去听她们聊天。

  虽然说听人壁角是不好的,但是顾明远也教过,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我刚来这里什么都不知道,可不想再犯了什么禁忌最后被人赶出去,而听人闲话是了解情况的最快途径!

  “刘姨又在欺负人了!看到没有?居然叫那小丫头去摸那个恶心东西!这晚上还睡得着觉嘛!”

  “就是,不是说那丫头是高老大的妹子嘛?怎么给送到刘姨这里来了?”

  “哼,还不是雪梅使的坏,那丫头刚来的那天正好客满,胡总又在找高老大,高老大就让雪梅带那丫头上来,本来是说让雪梅先带到她自己屋子里去的,估计是看出雪梅不愿意,就改口说带到刘姨这里来,我当时听着,高老大那意思明明就是先在刘姨那里坐坐,等他忙完了再去安置,结果,雪梅带着人上来,直接给刘姨说,是送给她的人,那刘姨还不趁机收下了。”

  “啧,雪梅这真是,那丫头才多大?这也防上了?”

  “她好不容易才傍上高老大,怎么可能让别人抢她的位置?我告诉你啊,高老大以前的女人可不是雪梅,去年雪梅来的时候,可是冲着高老大喊哥哥的,她就是打着干妹子的旗号然后挤走了高老大的前女人上位的,现在又来一个妹子,怎么可能不防着?”

  “啧,这心思,防来防去的有什么用?高老大也不会娶她。”

  “不会娶又怎么样?有着高老大女人这个名头,也没有人敢欺负她,你没看,现在也就她能挑客人。”

  “哎,这倒的确是,要不,咱们也去找个后台?去勾勾李哥?”

  “你得了吧!这话跟我说说玩笑也就算了,你可千万别让别人听见了!”

  “这……”

  “看我们两好的份上,我告诉你,这上下三个店,别的人你尽管下手,泡上谁,都算是一个靠山,但是千万别打李哥的主意!”

  “为什么?”

  “因为李哥是老板的人!”

  “妞!”走廊那边传来一声唤,吓得我赶紧的抱着水瓶闪到了旁边一个开着门的空房间里,躲在了门后。

  从门缝里,我看到那两女人走出了茶水间,然后对着来人娇声叫道:“李哥好!”

  李哥?老板的人?

  我好奇的将门再推开了一些,朝来人看去。

  猴子站在那两女人的对面,从两女人的头顶之上,正朝我这里看过来。

  他对着那两女人的脸上容色温柔,唇角微翘,可朝我看过来的目光,我怎么看都觉得带着深深的讥讽。

  这家伙,一定是看到我跑到这个房间,所以猜到我在听壁角了!

  那两女人和猴子说了两句话后,就回去自己的屋子。

  我看着猴子掏出了一支香烟,点燃,然后半靠在了墙壁上,一副好整以暇,我不出去他不走的样子……

  默了三秒,我抱着水瓶走了出来,然后扭身往茶水间里走。

  我打开了水瓶盖子,将水瓶放在了热水壶的下面,然后拧开了水龙头。

  滚烫的热水哗哗的流入水瓶的时候,我听着有脚步声停在了我后面。

  然后猴子那凉凉的声音响起:“听到什么了?”

  “大头哥有很多女人?”我没有回头,问道。

  “呵,你伤心了?”猴子嗤的一笑。

  我呆了一下,带了些怒气的回头说:“我伤心什么?”

  我只是好奇!

  说起来,大头应该是比我大五六岁,也就是说,大头今年最多二十。

  而猴子才比我大三岁而已!

  猴子呵呵笑了两声,将还有大半根的烟丢在了垃圾桶里,手从我身边伸过去,关住了水龙头,淡声说:“在这种地方,人长的总要快一些才行,而且,做咱们这行的,没有女人才不正常,也不怕告诉你,大头大前年就有女人了,现在这个,是他第五个女朋友。”

  我哼了一声,将水都溢出来的水瓶给盖上,说:“那么你呢,有几个了?”

  猴子愣了一下,在我以为他会继续嘲笑我的时候,突然伸手猛揉了一下我的头。

  他关水龙头的时候,手上沾了热水,这么一揉,我的头发顿时乱掉了!

  我花了五块钱才吹顺了不到两天的头发!

  我怒瞪他。

  猴子却慢悠悠的收回了手,脸上挂着惯常的冷讥之色,淡淡的说:“你有这心情关心这些有的没的,不如下点功夫去学刘姨的本事,她那身本事,你只要学到五成,你这辈子都可以靠自己手艺吃饭了,也不会脏了手,脏了身子。”

  他说完,就双手插在裤口袋里,转身走了出去。

  我冲着他的背影吐了下舌头。

  我心里想着,这还用你说!

  我会用尽所有,去学刘婆婆这本事的!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