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我不做不干净的活!

更新时间:2017-05-11 10:38:09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856

我正对着的方向,放着一个红白相间,真人大小几乎可以以假乱真的模型。

  半边是白色的纯骨骼,半边是带着红色肌肉的半骨骼,整个屋子都贴着黑色的墙纸,在那墙纸的衬托下,灯光一亮,那模型就那么直接冲入了我的眼帘。

  我吓得瞪大了眼,气都不敢喘的看着那模型,只觉得脚在不受控制的抖抖抖!

  我想,我应该去看刘婆婆或者问刘婆婆,可是,我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再努力,也就是牙齿磕碰下发出的声音。

  “不错,居然还能站住。”在我那一片抖抖抖的声音中,刘婆婆笑道。

  几乎是瞬间,我的颤抖停止了。

  我扭头看向了刘婆婆。

  “你上去摸摸。”刘婆婆脸上带着笑意的说:“放心,是假的,不过是个模型。”

  我长吁了一口气,手按在了胸口说:“师傅,这么吓人是不好的。”

  你可以提醒我啊!

  “这点胆子都没有,你以后怎么在这里混下去?”刘婆婆笑道:“这是假的,再可怕也不会害人。”

  我噎了一下,心道不会害人,可是能吓死人啊……

  不过,这话我是不会说出来的。

  我站了一会,让还在不自觉的抖抖抖的腿恢复后,避开了那模型打量了一下屋子里。

  屋子面积并不大,大约十二三个平方,在两边贴着墙各自放了张一米宽的床,那模型就放在了两张床尾之间的空隙处,地上还堆了一堆杂物。

  刘婆婆自己的床上倒是干净平整,对面这张床……

  好吧,我第一眼看的时候,还以为那是一堆杂物,压根就没有看到下面的床。

  而地上,则是横七竖八的各种小棍子。

  绊倒我的就是其中之一。

  我抬眼,偷偷的朝刘婆婆看了一眼。

  乱成这样,这位就不会摔跤?

  灯光之下,刘婆婆神色很淡然,甚至还带了浅浅的笑意。

  我默默的转身,将我的包袱先放在靠门处,然后开始准备收拾和打扫。

  “等等,出门左手边是厕所,你身上的血先去处理一下。”我刚弯腰,刘婆婆出声道。

  我惊讶的抬头。

  “你不知道?”刘婆婆头没有动,只是用手指着我的下身说:“你来月经了,第一次?放心,以后就知道了,女人啊,一个月都会来一次的,那边有纸,先垫在裤裆里。”

  月经?

  我呆了一呆,下意识的伸手去摸屁股后面。

  因为后来没有感觉,我都已经忘记了我流了血,裤子里面还都浸湿了!

  这个,就叫月经嘛?

  顾明远说过,女子十四岁及笄,来了月经之后就是天葵开了,是真正的女人了。

  我今天十四岁,天葵也同天而到……

  我不是被打出毛病了,而是月经?

  脑中突然闪过大头和猴子脸上那神色,我的脸一下通红。

  “愣着做什么?快去换了!”刘婆婆带了不悦的说。

  搓了下脸,我赶紧的从包袱里拿出了条干净裤子,再从刘婆婆指着的地方拿了一叠纸,跑到了卫生间。

  有些事是本能的。

  我出生就没有了母亲,也没有任何人教我这种事是怎么回事,但是到了厕所里,我居然很利索的将纸垫好,还拿了厕所里的一个塑料袋垫在了下面。

  然后收拾利索了,回到了刘婆婆屋子里。

  不等刘婆婆出声,我就开始收拾屋子。

  我跟着顾明远捡了六年垃圾,别的不说,这收拾东西可是绝对的好手。

  不光能一眼就瞧出各类物品的类型而分门别类的放好,那速度还特别快。

  当初在盖码饭店,那小屋里被原来的人弄得脏乱无比,我也不过半个小时就收拾好了。

  可……

  刘婆婆这里,我的速度却是要慢上许多!

  太多的东西我不认识了!

  那什么一坨大便一样硬邦邦带着怪味的,那好像鞭子一样又粗又长还打弯的,一包包不知道什么粉末,烂树根,烂树叶,还有臭烘烘的死虫子!

  怎么看怎么是垃圾的。

  可在我刚拿起准备往垃圾袋里丢的时候,刘婆婆就会发出声音:“这是熊胆,这是虎鞭,这是三七粉,这是补骨脂,这是僵蚕……”

  后面的那些我听得是云里雾里,但是熊胆和虎鞭我还是知道的……

  这两样,可是很值钱的药材!

  也就是说,那一堆垃圾,是各种各样的药材……

  一样都不能丢。

  我只能先将地上的棍子什么的收拢放置在一边,然后再将那些药材按照它们的形态分开放置在地上。

  这么一来,我的速度就很慢。

  当大头和猴子推开房门之时,我正一手拿着几只蝎子,一手拿着两块味道难闻的东西,思考着应该把它们往哪堆里放。

  听得声音,我扭头看去,然后就看到了大头那不可置信般的脸。

  而猴子手撑在门上,带了惊讶的问道:“妞,你在干嘛?”

  我扬了下手里的蝎子说:“没看到啊,我在收拾东西。”

  这么一堆东西,不收拾干净,这床我敢睡嘛!

  “刘姨?”大头脸上有明显的惊愣之色,转头朝一直盘腿坐在床上的刘婆婆唤了一声。

  “嗯,这丫头我收下了。”刘婆婆身子一动不动的说。

  “收下了?是什么意思?”猴子眼角一挑,声音里有着疑惑的问道。

  “做徒弟啊,这是你送过来的第几个?”刘婆婆呲牙一笑:“这个不错,跟我有缘分,还聪明,到现在也没有将我这些东西弄错,我收下她了。”

  “不……刘姨,我只是让她到你这里坐下,我……”

  “太好了!”猴子将大头一拉,抬手捂住了大头的嘴,然后对着我挤了下眼睛后,对刘婆婆说:“恭喜刘姨后继有人!”

  刘婆婆嗤的一笑:“小猴子嘴还是那么甜,什么后继有人,你们不就是想我带个姑娘出来,好方便你们做事?也是啊,那些客人,由这水灵的小姑娘伺候,可比由我这瞎眼老太婆伺候要开心得多了。”

  “刘姨您这话说的,就您这手艺,别说湘城,就是全国都找不到第二个去,那些个小姑娘那里比的上您!”猴子笑嘻嘻的说:“这不是怕客人太多了,您累着嘛,给您找个打下手的,您放心,妞这丫头虽然蠢点,丑点,但是还算能干,身体不错,手脚也有力,您有什么事都交代她好了。”

  我一手拿着死蝎子,一手拿着鸡内金,扭头在他们两人之间看来看去。

  两人之间的话我都听得懂,可怎么就觉得里面有波涛暗涌,让我脊背上都起了一点鸡皮疙瘩?

  冲动之下,我在猴子说完之后冲口说:“我不做不干净的活!”

  别欺负我小!

  伺候是什么意思我还是懂的!

  而且还是什么老人家不好伺候,要水灵姑娘伺候,还是身体好能做的!

  最重要的是,客人太多了,伺候不过来,所以要找个人来分担!

  这别的不知道,虎鞭这玩意,我在顾明远的古书里可是看到过的!当时顾明远还将书给抢了过去,说这个不是好东西,让我不用看了!

  刘婆婆嗤的一声笑了出来。

  猴子扭头看向了我,脸上带着极为明显的看蠢货的神色,凉飕飕的说:“你以为,是什么不干净的活?”

  呃……

  我眨巴了下眼睛说:“我不要像那些女人一样!我可以出卖力气,但是我……”

  看着猴子的唇角翘了起来,让他那明明是俊秀的脸庞带上了阴险的味道,我心里有些发憷,停住了话,带了求救般的看向了大头。

  大头眉头微皱着没有说话。

  “你以为,人人都有你这么好命?”猴子冷笑了一声:“那些女人?哪些?出卖力气?你想说什么?想说不出卖身体嘛!你有什么资格来瞧不起……”

  “行了!”大头拿下了猴子的手,脸色淡淡的说:“别说了。”

  轻吸一口气,大头对我说:“既然刘姨同意收你为徒弟,你就好好的跟着刘姨学。”

  声音顿了下,大头对我说:“虽然是伺候人的,但是不是你想的那样。”

  大头说完,就拉着猴子走了出去。

  我保持着蹲着的姿势愣了好久,直到刘婆婆轻笑出声。

  她声音淡淡的说:“你看,有皮有脸的活人,随便一句话,就比刀子都厉害,小姑娘,你伤人了。”

  我默默的低下了头,将手中的东西放好。

  那时候,我心里还是有不甘的,我不认为我说错了什么,我也依然担心大头是骗我的。

  直到多年之后,我才知道,当初我那一句,伤人伤得有多深。

  而第二天,我知道了刘婆婆伺候人……是怎样伺候人的……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