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拜了个师傅

更新时间:2017-05-11 10:37:07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026

沿着长廊走,一直走到尽头,旁边有一个小门,小门后面是一个小小的楼梯。

  从那楼梯爬上去,是层高不到两米,由百多个平方隔成的几个小房间,中间,是一条狭小的通道,亮着白炽炽的灯光。

  雪梅带着我走到了最后一个房间的门前。

  她的手刚抬起来,里面有人说话:“有客人?”

  “不是客人,是高老大的一个亲戚,高老大说送到你这里来。”雪梅放下了手,脸上带着不屑之色,声音却是又柔又软的说。

  “送我这里来?”随着声音,房门打开了,一个身形佝偻着的六十出头的老婆婆站在了门前的亮光下。

  “是啊,高老大的意思。”雪梅依然用那种声调说着。

  我从眼角偷偷的瞟了她一眼,看着她脸上那明显的不屑之色,再又转回头去看那个老婆婆。

  仔细一看,就能看到那老婆婆的双眼是一种奇怪的灰色,看着很有些吓人。

  我见过这种眼睛,顾明远说,是什么障太厉害了,所以眼球坏掉了。

  这个老婆婆是个瞎子!

  我微微的向旁边迈了小半步,离雪梅远点。

  我不喜欢雪梅这么对待这个老婆婆。

  “高老大的意思?”老婆婆反问了一声。

  “是啊。”雪梅笑着说了一句,回头对我说:“这位是刘姨,是我们这里最厉害的人,你以后就跟她住在一起,要做什么事,等大头空了,他会告诉你。”

  说完,雪梅转身就走,高跟鞋在地板上踏得蹬蹬作响,好像想要尽快的离开这里一样。

  我看了雪梅的背影一眼,上前对着刘婆婆弯腰鞠躬,说:“我叫顾青,我有力气,我能帮您做事。”

  刘婆婆没有出声。

  我没有起身,保持着弯着腰的姿势。

  足足有一分钟后,刘婆婆嗤了一下说:“你多大了?”

  “十四了,今天满的。”我站直了身体说。

  “十四?”刘婆婆又嗤笑了一声:“十四也不算小了,你要想赚钱,下面的活可轻松多了。”

  我呆了一下,转头往雪梅走的方向看了一眼。

  下面的活?

  我不大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但是我明白一件事,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我一个十四岁没有上过学的女孩……

  轻松又能赚钱的活……

  当初我宁愿跪烂膝盖也不去偷不去抢,现在,我也只会靠自己的双手赚钱。

  我再度对着刘婆婆弯腰,说:“刘姨,我只想靠自己的力气老老实实的赚口饭吃。”

  我低着头,看不到刘婆婆的表情,我只能看到她那穿着青布鞋的脚在地上搓了下。

  然后,她的声音淡而冷的说:“进来吧。”

  我站直了身体之时,刘婆婆已经回去屋子里了,门开着,屋子里也不知道有多深,走廊里的灯光好像照不进去一样,不过几寸之远,就黑漆漆的一片。

  这让那门看起来,就好像是一张沉默的口,里外隔绝成了两个世界。

  我心里有些忐忑,脚步就有些犹豫。

  不过这犹豫也不过就是几秒,当听到里面传出刘婆婆那带了轻笑一样的咳嗽声,我立刻抬起了脚,向里面迈去。

  不管那里面意味着什么,都不会比留在外面差。

  屋子里面没有开灯,和外面的光亮形成了巨大的色差,我一脚迈入,眼睛一下反应不过来,眼前一片漆黑,随后就好像亮起了无数个星星。

  亮得我脑袋都有一瞬间的眩晕。

  然后,我就被地上的一根不知道什么东西给绊倒,直直的摔在了地上。

  头正好的磕在了刘婆婆那青布鞋面上。

  “你这头可磕得有些……”刘婆婆发出了一声轻笑,声音顿了下,叹了口气说:“好吧,这也算缘分,我就收了你做徒弟吧?”

  徒弟?

  这一下摔得有些狠,我身体上一阵阵的痛,眼前也似乎有很多小鸟在飞,对刘婆婆的话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不过我本能的知道,徒弟对应着的是师傅,而只要用上师傅两字,那就是教本事的!

  我当即将头再度在她那青布鞋面上磕了两下,叫道:“师傅!”

  刘婆婆笑出了声:“你倒是个机灵的,不过呢,这师傅既然叫上了,那,你知道该做什么嘛?”

  做什么?

  我麻溜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先将背上的被子包裹放下,再摸索着,端正的跪好,端正的,正正经经的……

  虽然屋子里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我依然按照顾明远教给我的,据说是古代最正式最有诚意的礼仪模样,双手交叠,大礼参拜了三下。

  刘婆婆的呼吸似乎紧促了一些,等我施礼完毕后,问:“你这是跟谁学的?”

  “我爷爷。”我抬起了头,朝声音的方向看去。

  过了最初的那阵子,这个时候我的眼睛也能看到一些光亮,刘婆婆的脸虽然还是看不太清楚,不过那脸上的神情明显是轻松下来许多。

  从一开始,我就有种感觉,虽然刘婆婆是瞎子,可是她能感觉到我所有的动作,现在看来,我并没有感觉错。

  顾明远说过,你要是想别人对你诚心,你就得对别人诚心,这个礼看着简单,但是用没有用心,只要懂的,你一个动作对方都能知道。

  就算是个瞎子,也能感受到。

  “你爷爷?你有个懂这个的爷爷,怎么还会到这里来?”刘婆婆问道。

  “他死了。”这三个字说出来,我的心还是猛然一酸,让我的声音都停顿了一下,我深吸了一口气,将眼睛里的涩意忍下后,才接着说:“我是孤儿,他收养了我,两个月前他死了,他家人……”

  心口再度一痛,手按在了心口,我说不下去了。

  顾明远的儿女们说顾明远并没有办收养手续,所以我跟他没有关系……

  刘婆婆伸手拍了下我的肩头,对着门口努努嘴说:“开关在那,去关门,先把你自己的床打扫干净。”

  我低低的应了一声,站起来摸到门边,再摸到了开关,然后打开了灯。

  灯亮起来的时候,我顺手将门关上,然后再转身之后,就被吓得猛然倒抽了一口凉气。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