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他想干什么?!

更新时间:2017-05-09 09:30:26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164

平常店里都是晚上十点才关门,等我全部收拾好就到了十二点,再洗澡什么的,上床都要十二点半。

  就算今天可以早点休息早点睡,但是这么些天养成的习惯,再加上兴奋,九点的时候我并没有休息。

  我吃过饭回到小屋后,就小心的将我的新衣服挂起来后,用一根皮筋将头发扎好,从被褥里拿了茶壶出来,将里面的邮票掏出来,一张张的用今天买的塑套给套好。

  顾明远清理邮票的时候会做几类分,最好的自然是收藏在十几块一本贵得死的邮册里,差一些的便会使用这些塑套。

  简单好用,将邮票放进夹层里压好,按照线条进行折叠,就又好收藏又不占地方。

  最差的那些就直接丢在了一个大纸袋子里,然后在外面罩上塑料套。

  这些邮票在孙校长眼中是大路货,也许连那些大纸袋里的都比不上,但是对我来说,却是宝贝。

  每一张,顾明远在给我的时候都会向我解说那上面图案的意思。

  君子若兰,兰若君子,不卑不亢,不骄不躁,不艳不争,却自有风华。

  我一张张的放着,在心里默念着顾明远教过的话,就好像顾明远说的,他会在我身边,给我的生日做及笄成人祝福。

  我刚把邮票全部放入塑套,然后折叠好塞进茶壶,再将茶壶藏进被子里。

  陈老板就推门进来了。

  我很诧异,赶紧从床边站了起来,对陈老板说:“陈老板有事?”

  看到我的样子,陈老板脸上掠过一些失望之色,在我对面的小床上坐下,然后对我说:“坐下坐下。”

  我挨着床边坐下,心里有些忐忑。

  这个店是陈老板开的,但是店子都是交给牛老板娘打理,陈老板只在晚上的时候来收钱,一般都不大在店里,就算来了,对我都没有正眼看过,说过的话加在一起也不超过十句。

  “小青啊,你看,我呢,以前是为了考验你。”陈老板从口袋里掏了五百块钱出来,一边递给我一边说:“你不错,很能干,这些,是补给你的。”

  我大喜,心里想着果然努力就会有回报,忙从床边站了起来,伸手去接那钱。

  我刚接住钞票,陈老板反手握住了我的手,视线对挂在一边的新衣服上一扫,笑眯眯的说:“你穿这衣服披着头发好看,怎么不穿了?”

  我抽了一下手没有抽动,脸色有些发红的说:“不好干活。”

  “哎呀,这个是我的不对,你一个小姑娘怎么能做这种粗活,我明天再去找两个专门洗碗的,你以后就在前面招呼客人好了。”陈老板笑眯眯的说。

  我一怔。

  只招呼客人?减少工作量我当然高兴,可是,这是不是意味着我的工资也要减少?

  我赶紧说:“不用不用,我可以做的。”

  “瞧你,你放心,工资不会少你的,这些你先去买两件新衣服。”陈老板一边说,一边用手心摩蹭着我的手。

  一种滑腻带了恶心的感觉从皮肤上传了过来,我再度的抽了下手。

  陈老板没有松手,反而用力的一拉,将我拉到了他的身前,一边用张开的双腿夹住了我的身体,一边笑着说:“只要你听话,以后我什么都会给你!以后,我也可以给你开一家店,让你自己做主,做老板娘!”

  我脑袋里哄的一下,下意识的便用力挣脱,想挣脱开他,离他远远的,口里叫道:“不,我不要,放开我!”

  我从小干活,力气不小,全力挣脱之下,将他的手都给扭转,陈老板痛叫了一声,抽出手来,反手就朝我脸上抽去。

  我头一扭,但是我已经被他拉到身前,就算用力躲也不可能完全躲开,他那一巴掌依然打在了我脸上。

  脸上一片火辣辣,一下激起了我的怒气。

  我脑中再想不到其他,抬起膝盖就是一顶。

  他坐在床边上,两腿分开夹住我,先头被我挣扎,那两腿松开了一些,也张开得更大了些。

  我这一顶,刚刚好就顶在了他那要害之处。

  再加上我是激怒之下全力而为。

  陈老板发出了一声哀嚎,眼白一翻,人就痛昏了过去,身体直接往后一倒,头在墙上磕出了一声巨响。

  我站在那,喘着气,脑袋中依然一片空白。

  我站了足足有三分钟,才慢慢的回过神来。

  然后,我就觉得裤腿里面一片湿润。

  我探手一摸,手心里一片血红。

  看着那血迹,我呆住了。

  我看了看血,再看了看昏倒在床的陈老板,脑袋里浮现出了一串数字。

  那时候,我当着老板娘的面撕掉了纸条,老板娘以为我不在意,也不会记得。

  其实,我的记性很好,而且,顾明远这么多年一直在要我背那些古籍诗文,也教了我记忆的方法。

  所以,我只要看一遍,那个号码便记在了心中。

  我不知道陈老板被我伤的怎么样,也不知道我这血是不是被陈老板摸出来的。

  但是我知道,我不可能再像村里一样,一跑了之。

  我跑不掉的……

  而现在,在这个城市,在这个顾明远已经死了的城市。

  我没有别的人可以求救。

  我想了不过一分钟,便转身往前面的店堂跑去。

  果然,陈老板并没有锁店堂和天井之间的门。

  我跑到了收银台,拿起了电话,拨了那个号码。

  电话里想起了一个轻快的女声歌声,那歌我听过好几个客人唱过,很好听。

  不过这个时候我可没有任何心思去听那歌声,我焦急的敲着收银台的桌子,口里念叨着:“大头,大头大哥,快点接电话!快点快点,出人命了!”

  “出什么人命了?你干什么了?”电话里的歌声突然一停,然后响起了一个明明很好听,但是里面的冷讥怎么听怎么不舒服的声音。

  我呆了下:“这个不是大头哥的电话?”

  猴子会给我留电话号码?

  我第一反应就是应该马上挂断这个电话!

  “是大头的。”好在我挂到一半的时候猴子在话筒里面说道:“他现在在忙,你有什么事?”

  我长吁了一口气,尽量用诚恳又可怜的声音说:“猴子哥,我流血了,我还可能,要了人命……”

  电话里面静默了半分钟,在我以为猴子会挂断电话管我去死的时候,里面响起了大头的声音:“妞,你是不是还在那个店里?”

  我的眼睛一下酸涩起来,抹了一下眼角,我低低的应了一声。

  “别动,就在那等我!”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