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陈老板进了我的小屋

更新时间:2017-05-09 09:28:56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877

我提心吊胆了好几天,大头和猴子却没有再出现。

  我松了一口气,在忙碌中将这两人给抛之脑后了。

  在我生日的那一天,我第一次拿到了陈老板给的工钱,那时候我已经在店里做了快两个月。

  陈老板算的是56天的钱,老板娘从抽屉里拿出了二十块加在了那里面,凑了三百的整数给我,还说了一声好好干。

  陈老板和老板娘走开后,看着我那欢喜模样,一个大师傅嗤了一声说:“傻丫头,有什么好高兴的?就你做的事,他们给三倍的钱都不算多,这么欺负你,你还替他们数钱。”

  我笑了笑,低声说:“有吃有住,我就满足了。”

  另外一个大师傅挡住了那大师傅想继续说的话,对我说:“小青啊,有这个心是不错,不过……”

  大师傅的话没有说完,陈老板和老板娘就走了回来,两人也不再多说,拿着自己的工钱各自走开。

  不过,我能明白大师傅话后面的意思。

  在这里干了这么些天,周围的店子里都知道了陈老板用我一个人顶了三个人的活,我出去倒垃圾的时候,也有那么几个人来问过我,愿不愿意换个地方做?

  他们开的工钱远比陈老板这里要高。

  要说不动心是假的,但是顾明远教过我,人要知恩,陈老板的确是克扣得狠,但是,他在我最困难最无助的时候给了我这么一个地方,让我有吃有住,不至于再度流落街头。

  而且,我相信,只要我自己努力去做,陈老板总会看到我的价值的。

  不说别的,今天老板娘不就多给了我二十嘛?!

  “今天我有事要回去下,店里关半天门,你们可以出去逛逛。”老板娘进来后对两个大师傅说。

  “那正好,我回家一趟。”大师傅扬了下手中的钞票,笑道:“送钱回去。”

  看着两个大师傅喜滋滋的走了,我踌躇了一下,轻声问老板娘:“老板娘,我也能出去下嘛?”

  老板娘看了下我手中拿着的钱,笑着说:“好,你也是要买一些东西了。”

  我的脸不觉微微一红。

  我离开那简易屋子的时候,带上了能带上的所有东西,不过就那剩下的一块肥皂根本不够用这么久,但是我没有机会出门,又不好意思借用店里的,这些天,我都只能是用清水洗衣服,就算是冬天,身上的汗臭味也不能完全洗干净。

  “去吧去吧,五点前回来就行。”陈老板在旁边说。

  我赶紧冲两人笑笑,放下抹布就往外面走。

  先是去街角的小卖部将肥皂牙刷牙膏和毛巾买了,再在旁边的文具店买了一些要用的东西,我提着袋子,忍不住的沿着蔡锷路往前走。

  这里的两边都是服装店。

  里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的衣服,每一件,都漂亮得让我移不开眼。

  我的手在口袋里摩擦着那叠钞票。

  日用品都买好了,用上两个月没有问题,吃住不用再花钱,我应该可以买件新衣服。

  这两个月,也许是伙食吃好了,我的个头也一下长了起来,一下窜高了几厘米,顾明远刚给我买的新衣服,袖子就已经短了一截。

  我鼓起了勇气走进了一家店,买了一件粉红色的长外套。

  花掉了一百五十块。

  手上提着两个袋子,我转身往回走,走到街口,看着那理发店我又停下了脚步。

  自从爹走后,便没有人带我去剪头,在村里的时候有溪流,我可以随意洗头,所以五岁我学会了扎麻花辫后,就一直梳着长辫子。

  后来在城里流浪,那长辫子就成了一团乱草,顾明远给我梳头的时候发现了虱子,便拿着剪头给我咔嚓剪成了短发。

  以后每两年就会给我剪一次。

  但是顾明远死了,今年没有人给我剪,我的头发又长成了麻花辫。

  而这些天连肥皂都没有了,我这头发也有很多天没有洗,油腻腻的,自己都觉得难受。

  每次看到老板娘甩着她那头飘飘长发,我就觉得很羡慕。

  老板娘说过,她就是在这个理发店里洗头吹发的。

  我仔细的看了看门口的招牌,看到上面写着洗吹五块一次,摸了下口袋里的钱,咬了一下嘴唇走了进去。

  今天是我十四岁的生日,顾明远说过,在古代女子十四岁就及笄,算是成年人了,所以顾明远说,这一天要给我好好的庆祝庆祝。

  现在顾明远不在了,但是我还是可以给自己庆祝。

  不光是庆祝,我更要让自己记住顾明远说的,成年之后就要对自己负责,再不能用自己是个孩子来做借口。

  见我进去,理发店的老板眉头挑了下,我赶紧的掏出五块钱指着外面的牌子说:“我洗头。”

  老板看了看我,接过了钱,喊了一个比我大不了多少的女孩子过来给我洗头。

  那女孩子让我把东西放好,然后带着我走到了后面的洗头池子。

  我是第一次,躺着让人给我洗头。

  女孩的手时而有力时而轻柔,在我头上按摩着。

  我舒服的哼了几声。

  女孩笑了起来,引得外面的老板猛咳嗽了一下。

  女孩收住了笑,给我将头洗干净后,带着我走到了前面

  老板亲自拿着一个吹风筒在镜子前面站着。

  我吓得后退了两步,连声说:“我只有五块钱!”

  老板娘每次在这里洗头回去后都会说,说这家店的老板手艺如何如何的好,不过收费也是如何如何的高。

  一般的师傅洗头吹头只要五块,老板动手就要五十块!

  五十块啊!

  旁边有几个客人笑了起来,老板对我一瞪眼,不客气的说:“我知道你只有五块,我只收你五块!”

  我仔细的看了看老板,这才发现老板其实很年轻,瞅着也不过二十多岁,而且长得眉清目秀,还留着一头长发。

  呃……

  难道我刚才听错了,这有着低沉嗓音的老板其实是个女的?

  “还愣着干嘛,快去,难得华少今天心情好。”给我洗头的女孩推了我一下,将我推上了老板前面的椅子上坐着。

  那二十分钟,我深刻的理解了顾明远说的那个如坐针毡的成语,是什么意思。

  我的视力极好,可也不知道是因为水雾还是因为我紧张,我居然都看不清楚面前镜子里的人和老板的动作。

  我满脑袋想的都是,天上不会掉馅饼,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老板这么贵,五十块啊!

  要是被敲了五十块,我可就存不了多少钱了!

  直到我头被人狠狠拍了一下,然后老板那带着轻蔑的声音响起:“紧张个什么劲?说了不收你钱就不收,我不过是看你头型好,试验下手感。”

  我眨巴了下眼睛。

  随着他的话,我一下就看清楚了镜子里的人。

  那个少女,一脸如释重负的样子,但就那个鬼神态,也遮掩不住她那如同瀑布一般披泄下来的长发荣光。

  那一头头发,又黑又亮,都快垂到腰间,一丝一缕的都好像闪动着光芒。

  让少女的整张脸都亮堂起来。

  老板打了个呼哨,从椅子边拿起了我装新衣服的袋子,趁着我呆滞之中,将那新衣服拿了出来,再提了我起身,将衣服给我穿身上了。

  然后带了满意的说:“这就对了,女孩子,就是应该要这么打扮才漂亮。”

  我看着镜子里那个长发飘飘透着清雅飘逸,因为身形突然拔高而带了婀娜的身体被那粉红色的长大衣裹得更显优美曲线的女孩,眨巴着眼,完全不敢相信,那是我!

  那么漂亮的小姑娘,居然是我。

  “走吧!”老板将我另外一个袋子放我手上,让洗头姑娘送我出门,在我走到门口的时候带了漫不经心的说:“你的发质很好,要是你愿意给我试验新发型,我可以每次都只收你五块。”

  我张了张嘴,到底没有说出好字来,只是加快了步划赶紧离开。

  就算老板好意,但是我也没有那种豪气次次都用五块钱来洗头。

  不过,我还是从心底感谢他。

  今天是我生日,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日子,在这个时候,他将我变成了另外一个模样。

  就好像顾明远说的,一日之间,女子及笄就是完成一个转变。

  我,已经不再是个孩子了!

  带着兴奋雀跃还有一种莫名的心绪,我走回了饭店。

  我太高兴,进去之后跟陈老板打了声招呼后就向自己的小屋走去。

  我,一点都没有察觉陈老板眼中那种……

  那种,好像猫看到老鼠之时发出的目光。

  那一天,老板娘走了,两个大师傅也走了,店子后面就我一个人,晚上九点的时候,陈老板进了小屋。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