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同情还是算计

更新时间:2017-05-08 09:44:23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152

我默默的走回了屋子里,将门关上后,背靠着门慢慢蹲下了身体。

  如果说我昨天是纯粹的为了顾明远伤心,那么现在,我总算明白了顾明远最后那一眼。

  那通红浑浊的眼睛里透出来的深忧。

  顾明远不放心,他不放心就这么留下我……

  可再是不舍,再是不放心。

  顾明远已经死了。

  而我,也不能让顾明远不放心,在那地府里也还要担心着我。

  半个月的时间……

  我并没有走到绝路,我还有半个月的时间。

  平板车丢在了垃圾站那里,想来是找不回来了。

  就算找回来,我也不可能再一个人去翻检废品。

  我得另外找工作。

  现在的我已经不是那个初到湘城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女孩,虽然没有上过学,但是顾明远教给我的知识远超过学校能学到的,而且,我现在的身形,要是我说自己有十六岁,别人应该也会相信。

  我完全可以去找别的工作做。

  “砰砰!”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我搓了把脸,站起身来打开了门。

  是早上提点我的那个邻居,我一直叫他罗叔叔的。

  “被欺负了?”罗叔叔看看我,再看看空空的门外,问道。

  我轻声说:“车子丢了,我会去找别的事做。”

  罗叔叔叹了口气,递给我两张照片,说:“这个,是前些时候顾老头让我给你们照的,他说,是给你的生日礼物,给你,你好好留着,不要忘记了他。”

  我接过照片,只看了一眼,便微红了眼眶。

  照片是初秋的一天,顾明远让我换上了新衣服,带着我和罗叔叔一起去爬岳麓山,在岳麓书院里,让罗叔叔帮我们照的。

  一张是我们两人的合影,一张是他单独的照片。

  他站在了岳麓书院大殿的门前,虽然衣衫简单陈旧,但是那微微昂首面带微笑的姿势,却是透着一股气定神闲,飘然出尘之意。

  “这个你收着,也算是个念想。”罗叔叔叹了口气说:“小青,你要是要找工作,就去袁家岭那边找,那里繁华许多,工作好找,住的地方也好找。”

  我点点头,轻声说了声谢谢。

  我明白罗叔叔的意思。

  这一片马上要拆迁,那么就不光是这简易屋子,像罗叔叔他们这些租住的,也肯定要另外找地方,他们也不可能帮我更多,能这么提点我一下就已经不错了。

  而且,随着城市的发展,这一片在这一年以来也乱了很多,顾明远这事刚出,就有人来翻屋子,以后当旁边的邻居都搬走了,那些人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

  去到城市的另外一边,去到一个不知道我和顾明远有这么一段关系的地方。

  对我来说是最好的。

  “哎,其实你这年纪还是个孩子。”罗叔叔再叹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了十块钱给我,说:“拿着吧,你叫了我两年叔叔,叔叔没能耐,也帮不了你更多。”

  我想推卸,想说我还有点钱,可是想着以后的日子,还是将钱接过来,低声说:“算我借叔叔的,以后,我一定还。”

  我知道,这话其实没有任何可信性,不说我的年纪,就说我们从这里分开后,以后还能不遇见都不知道。

  但是,我说这话是诚心的,不管以后怎样,我会永远记得。

  罗叔叔笑了下,探头从我的头顶往屋子里看了一眼,说:“这,看样子,哎,你留着那个茶壶的事,这周围的人都知道了,我听说外头疯传顾明远手上随便一样东西都价值几万,你那茶壶只怕也不会少。”

  我一惊,说:“几万?孙校长不是说那个不值钱嘛?”

  孙校长一看也是内行人,而且,他当时也不像是为了我而说谎。

  以他当时那连水缸都说值钱的架势,也不可能会放过任何他认为值钱的东西。

  罗叔叔轻叹口气,拍了下我肩头:“小青,你还小,你以后记得,人心是最难测的,而流言是最不可测的,我们在场的都知道,那茶壶要是值钱,那顾家人肯定不会放过,可是,话经过几个人的嘴就不知道会传成什么样子。”

  罗叔叔顿了下,压低了声音道:“今天上午我才听说,顾老头的儿子在外面放话,说留了顾明远最值钱的东西在你手上。”

  我一惊,额头都不觉冒了一层汗出来,急道:“他,他怎么这么说,他连那缸都拿走了!”

  他不可能知道顾明远留有手稿,而且,以他们那种眼中只看到钱的样子,也不可能知道顾明远手稿的珍贵。

  “你啊,真还是个孩子。”罗叔叔又叹了口气,挠了下头后说:“哎,我给你说明白了吧,我们这一片的人都知道,你是顾明远收养的,是顾明远一手带大的,不管你们有没有血缘关系,这种情谊可不是他们顾家一句话就抹灭了的。

  而且,捡那些东西的时候,都是你们两人一起去的,就算不说情谊,就这按照收获来说,也不能说那些东西就都是顾明远的,而没有你的。

  所以呢,我们几个街坊就想着替你讨公道,我昨天去咨询了律师,顾家人知道了后,就放出这话来,而且还马上找了更好的律师……哎,这流言传得可比真相快,就算我们可以帮你解释,也挡不住有些人的龌蹉心思。”

  我愣愣的看着他,然后对他深深的鞠了一躬:“谢谢!”

  “哎,你别这样,我们也没有帮上忙,这事,我本来也不想跟你手的。”罗叔叔脸上带了些歉意的说:“对方那律师太厉害,今天上午我们去了,和他们沟通了一个小厮,后来我那朋友说,这官司就算我给他三成好处他也打不了。”

  三成好处……

  那个时候的我,根本不知道罗叔叔随口透露出来的这话后面代表的意思。

  那个时候的我,心里满是对罗叔叔的感激。

  不过,感激归感激,我还是牢记着顾明远的教诲,不该说的事,一样都不要说。

  那天晚上,我将棉被和我自己的衣服都打成了一个大包,在深夜一片静默之时,背着那个包袱偷偷的出了门,去野地里挖出了那包东西后,就从野地的另外一边走了。

  我没有像我跟罗叔叔说的那样,第二天中午和他一起去袁家岭看看,而是趁着夜深人静,一个人走上了小道,再从那边拐进了城的另外一边。

  几年后,我才知道我那时候的灵机一动是多么英明。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