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那一天全变了!

更新时间:2017-09-15 14:52:23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269

有了那个壶,顾明远看了下角落,也不再往里捡了,让我收拾一下,便骑着平板车往回走。

  我们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先去了一个废品收购站。

  那些金属和报纸纸板还有一些顾明远不要的书籍什么的,都卖给了那个收购站。

  那一些东西,顾明远卖了有十三块钱。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顾明远数钱。

  我也翻了一个多月的垃圾,可从来不知道那里面居然有能卖这么多钱的东西!

  顾明远回头看看我,将钱收入口袋里,让我上了车,骑着车往回走,口里说:“今天收获不错,我买点肉,回去炒个辣椒炒肉给你吃。”

  肉!

  我的脑袋里再想不了其他的,口水都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顾明远买了五斤米,割了半斤肉。

  那一天晚上,我第一次敞开肚子吃白米饭,敞开肚子吃肉,那一盆肉,顾明远一口没吃,都让给了我。

  那种美味……

  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当然,还有一样也一辈子不会忘记。

  顾明远炒的是辣椒炒肉!

  辣椒!

  我老家也吃辣椒,但是可没有这种吃法啊!

  那天晚上,我除了吃了三大碗饭,一大盆辣椒炒肉之外,还喝了一缸子的水!

  顾明远这里的水是从邻居家里接过来的一根水管,水龙头就在墙角,水管上还有一个圆盘一样的东西。

  顾明远告诉我,那是水表,是计算用了多少水的东西,然后要根据那上面的数量交水费。

  我第一次听到水还要交费!

  我们村那里,可是溪水河水随便你用的!

  不过这样我也明白了,为什么那些水龙头都要锁上,因为,就算是我,急起来的时候,也只会打开而忘记了关。

  顾明远这里水龙头里的水也不是随时都有的,只会在晚上通上两小时的水,所以,那水龙头下面就是一个大水缸,而顾明远烧好水后,就会倒在旁边一个小缸里,要喝的话,就从那小缸里往外倒。

  那天吃完饭后,顾明远一边去烧水一边对我说:“今天是第一次,先让你吃饭,以后记得,回来后第一件事是洗澡换衣服,洗干净后再吃饭,因为,对于人类来说,吃饭可是最神圣的,要带着虔诚和敬畏之心,感谢上苍给与阳光雨露,感谢农者辛勤操劳,感谢我们有能力购买这些食物,这样,你吃的时候才会觉得美味。”

  当时我完全听不懂他话的意思,我一心只想着赶快洗澡。

  这吃饱喝足,再洗个澡然后在暖烘烘的床上睡觉,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不过,顾明远让我享受了在帘子里放肆的用热水洗干净的幸福,却没有让我享受睡觉的快乐。

  他将饭桌收拾干净,在上面铺上了特意留下的几张干净报纸,然后拿了特意留下的还空着一半的本子,和一支带着毛的笔。

  顾明远说,他要教我认字写字。

  认字写字……

  我当时都傻掉了一般的看着他,在他带着笑意的问我是不是不愿意的时候,忙大声说:“我愿意!”

  读书写字!

  我当然愿意,我愿意得不得了!

  在村里的时候,我就知道,爷奶对我爹和小叔是完全不一样的,因为我小叔会读书,是村里人口里的状元郎,以后会很有出息!

  而在看着村里的同龄小伙伴们背着书包去上学的时候,我更是各种羡慕嫉妒。

  而对于村里刘二棍子这种能上学却天天逃学的娃,我又带着恨,恨为什么我这么想读书却没有机会。

  现在,就算不是上学,但是顾明远愿意教我,我怎么可能不愿意!

  顾明远从最简单的一二三四开始教我,他一笔一划的写好后,就让我跟在后面自己写,一边写,一边让我念出声。

  教了我要点之后,顾明远让我自己练习,一边盯着我写字的姿势写的比划,一边将那些信给掏了出来,先是看信封上面贴着的花花绿绿的纸片,然后翻看一下里面。

  遇到他喜欢的纸片,他就会拿着剪刀剪下来,然后放在一个水盆里泡着,看过没有用的,就丢在了一个纸袋里,那里是装明天卖的纸制品的。

  有时候,他还会留下整封信,小心的抚平,压好,放置在一个大木盒子里。

  翻开完信件,他就去整理那些带回来的书籍,分门别类的,在他那大书架上放好。

  我在顾明远这里住了下来。

  除非是下大雨大雪,我们每天都会去垃圾站翻检,除了那两个,有时候还会去别的地方翻检人家翻过的,要是那天的东西不多,顾明远就会带着我走街串巷的,去找一些人家随意丢弃的垃圾,偶尔运气好,还可以遇见有人搬家,大堆丢出来的废品,甚至还有因为整栋老楼要拆掉,那里面的人集体搬家,外面丢弃的东西都成了小山一样。

  这种时候,就是我们最高兴的时候了。

  我们每一天能捡到的东西都不一样,有时候多,有时候少,多的时候,顾明远能卖到二三十块,少的时候,不过两三块而已。

  不过这些收入,倒是也够顾明远付房租水电费和我们两人吃饭的钱,偶尔有多,他还会给我买几件便宜衣衫。

  每天回来,我们会先洗澡,然后吃饭,然后顾明远教我文字和数学。

  当顾明远收集的邮票信件书籍,还有那些什么茶壶摆设(顾明远说那是古董)越来越多的时候。

  我认得的字也越来越多,数学也学得不错,有几次,我还能挑出收废品那家人算错了的茬。

  然后,顾明远开始让我看书,看他书架上的那些书。

  顾明远书架上的书很杂,有小说,有论文,还有地理游记什么的,但是最多的,是古籍。

  不知道多少年历史,里面都是我用了两倍的时间来学习的繁体字,还是竖着排的古老书籍。

  顾明远说,那些都是我们老祖宗的书,都是最珍贵的文物,可惜,现在很多人却是当做废品丢掉。

  那些书都很有趣,有些虽然很生涩,不过经过顾明远的解释之后,我基本都能理解。

  有一次我翻到了一本书,里面画的图样和顾明远几天前翻检出来的一个破碗相似,我问顾明远。

  顾明远告诉我,那叫尧瓷,是北宋年间的一种名瓷。

  那之后,顾明远开始教我分辨他捡回来的那些破碗破罐子。

  我才知道,我吃饭的那个有着一个大缺口的青碗叫青花瓷,那个我一口气能喝掉整缸水的小缸子,本是一个酒鼎。

  这么一晃,就是六年。

  我十三岁的那年秋天,顾明远突然倒下了。

  在我们卖掉了当天的废品,我骑着板车,顾明远坐在了板车上,我们两正讨论着要不要买一斤鸡蛋的时候,顾明远突然从车上摔倒在地。

  他,再也没有起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