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垃圾里也有宝贝

更新时间:2017-09-15 14:52:12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356

顾明远的简易屋子不大,就十几个平方,边角处放了一张桌子当做饭桌,屋子里还有一个用粗木做成的大书架,上面放满了各种书。

  顾明远将饭桌旁边的小煤炉放到了门外,不知道从哪找了块塑料布在简易屋子里隔了一个角落出来,还弄了张小床给我睡。

  虽然不过一米宽,但是那可是真正的床!

  而且,上面还铺了厚实崭新的被褥。

  虽然这么一来,这屋子就显得更挤了,但是对我来说,那一寸之地,已经是天堂了。

  这一片已经是城市的最边缘,住的人当时都还算是农村户口,也没有什么有钱人。

  我住下后,顾明远对周围的邻居说我是他的孙女,那些街坊邻居虽然有些疑惑,但是也没有多问,有几个看过我在荒地的,还送了几件衣衫给我。

  我自小在乡村里干活,别的不说,身子骨是好,高烧一天后就退烧,第三天,我就和顾明远出门了。

  顾明远有一辆脚踏板车,一踩那踏脚,链条就咯吱咯吱作响,我坐在那板车上,听着都觉得心里发毛,生怕那链条直接断掉。

  一直到顾明远停下车,看着我那抱着双臂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链条的模样大笑,我才缓过神来。

  顾明远笑着说:“你别看这家伙的声音不好听,可好使着,等回去,我教你怎么修它,现在,来来,下来,我们要开工干活了!”

  干活!

  我赶紧的跳下板车,然后紧张的往周围看。

  我从小就知道,干活才有吃的,可是这城里却没有我能干的活,我跟人家说我可以干活,十次里有十一次是被轰了出来,多的那一次是轰了又轰……

  不过,我看了又看,也没有看到有什么地方可以干活的,除了眼前的一个垃圾站。

  我不解的看向了顾明远。

  “就是这里。”顾明远指着垃圾站笑:“你啊,天天翻垃圾桶,却不知道正确的翻检方式,今天啊,我告诉你,垃圾里面可是也有很多宝贝的。”

  我很不解:“垃圾不就是不要的东西嘛?怎么会有宝贝?”

  顾明远笑着,带着我往垃圾站走,说:“这个呢,爷爷教你第一个学问,你可知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的意思?”

  我瞪大了眼,满脸茫然。

  这话,可比普通话都让人难懂!

  “意思就是说,对别人来说是毒药的东西,对我来说也许是蜜糖,当然,这话其实应该是反的,意思是,对别人是蜜糖的,对自己也许是毒药,说到底呢,其实就是说,看事情不要光看表面,同样的一件事一样东西,对不同的人就意味着完全相反的效果,所以,不要看着别人有钱有势就羡慕,要选择适合自己的人生才对。”

  顾明远顿了顿,回头看着我那满头雾水的模样,轻笑了一声,摸了摸我的头说:“我心急了,这对你来说,还太难了些。”

  我呆呆的看着他说:“是不是说,垃圾桶里的那些破衣服破鞋子,对我来说,就是很重要的东西?”

  顾明远愣了下,哈哈笑了两声,再拍了下我的头说:“聪明孩子,就是这个意思!来来,爷爷带你去寻宝,看看那些蠢人们都丢掉了什么宝贝!”

  顾明远带着我打开了垃圾站的大门,然后用铁钩勾出了一堆垃圾,在蹲下身子去翻检之前,他拿了一双手套给我,再又给了我一个口罩,教我带好。

  垃圾站里的垃圾远比垃圾桶里的要多要复杂,甚至,连臭味都更加浓烈。

  但是有口罩和手套,再加上我已经翻了这么久的垃圾桶,这些对我来说,已经完全不是障碍。

  不过几分钟,我就被顾明远教的事吸引了去。

  顾明远教我怎么识别铁丝铜丝,凡是金属,不管它的本来形态是什么,都捡入到一个大袋子里。

  然后就是各种纸制品。

  一般的废弃纸箱先折好叠好再用绳子捆好,报纸和一些杂志也是捡出来后,用绳子捆好。

  而书籍,顾明远就会先打开看看,有一些书小心的放置在一边,另外那些就让我和其他的一起捆好。

  而在纸制品之中,顾明远最上心的,就是那些皱皱烂烂的信。

  那些信,只要翻出来,顾明远就小心的将信抚平,然后放进他随身带的一个黑色包包里。

  我们在那个垃圾站翻检了一上午,估摸着没有什么了,顾明远就带着我,将打包好的东西搬上了平板车,然后踩着平板车往下一个垃圾站走。

  在半道上,顾明远买了四个大大的肉包子,分了两个给我吃。

  下一个垃圾站位于一片很漂亮的房子中间,里面的东西也比前一个要多。

  不过一看,就知道里面的那些金属啊,纸板啊什么都被人捡走了。

  一个背着大袋子的四十多岁的男人还站在门口,见我们过来,笑着说:“顾老头,又来三刷了?前面老李可捡到好东西了,也不知道谁家丢了一大袋子衣服出来,都是呢子的,还有八成新呢。”

  顾明远停下了车,对那人笑着说:“那是人家的福气。”

  “这个?”那男人看到了我,对顾明远努努嘴。

  “我孙女。”顾明远淡淡的说。

  男人扬了下眉,对顾明远笑道:“我走了,这里归你了。”

  那人说完,对我挤挤眼,不怀好意的笑了一声,转身便走。

  我跳下了车,跟在了顾明远后面。

  在城里混这么些日子,流浪汉的世界我多少是知道一些的,就连捡垃圾,翻垃圾桶,也都有各自的地盘。

  想来顾明远的主要地盘就是前面那个垃圾站,而这里,应该是属于别人的,不过呢,顾明远用了些法子,让人家同意等他们都翻完后,再翻一次。

  可都是翻垃圾的,那些人都翻过了,还能留下什么呢?

  我不解。

  顾明远看了看我,轻笑道:“忘记了我给你说的?先找信件出来,那些信件太小,他们不耐烦翻的,至于其他的,你跟着我,我慢慢教你。”

  我跟着顾明远走进了垃圾站。

  已经被翻检过两轮的垃圾站里,一眼看上去能捡的东西已经没有,要想从中找到东西,就得蹲到里面,一点点的翻。

  顾明远说了信件,我便专心的找信件。

  有了上个垃圾站的经验和顾明远的讲解,我算是有了一点心得。

  这丢信件的,有的是清理家里杂物丢出来的,书籍和信件都是成捆成捆的,但是也有收到信就随手一丢的。

  这种信又薄又小,非常不打眼不说,而且大多是夹杂在食物残渣里,一般人根本不会费力去找。

  这个垃圾站里,这种信还不少。

  一个下午下来,我找到了十几封这样的信。

  而顾明远则是翻检出来了一个黑乎乎的泥巴做的,还缺了一个口的壶。

  当时顾明远很是高兴,对着我激动的说:“小青,你可真是爷爷的福星,你一来,居然能找到这种东西。”

  当时我不知道顾明远为何对着一个破壶这么激动,直到多年之后,我才明白他当时的心情。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