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吾名为青

更新时间:2017-05-05 09:02:32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142

再睁开眼的时候,我看到的是一个石瓦屋顶。

  当时,我好像是做了一个好长却又好短的梦,在梦里我又被火烧又被冰块冻,周围黑漆漆的一片,我就算大声叫也没有人回应我,于是我就拼命的跑,拼命的跑,拼命的跑,结果掉到了一个巨大的水流之中。

  水盖过了我的头,盖过了我的口鼻,我呼吸不了,一惊之下,睁开了眼。

  看着那个石瓦屋顶,我喘着气,脑袋里一片空白,过了许久,才发觉,那是一个石瓦屋顶!

  我,在一个有着石瓦屋顶的屋子里!

  “你醒了?来,喝点水。”旁边响起了一个低沉苍老的声音,随后,有只手臂伸了过来,将我的头托了起来。

  我呆呆的转过头看去。

  那是一个年纪起码有六十的老头,头顶都秃了,剩下的几根雪白雪白的头发丝倒是梳得整整齐齐。

  他脸上也满是皱纹,眼睛深凹下去,又瘦,可是却带着一种奇怪的温润感。

  我认得他。

  这城市里,有高楼有大厦,有上百年的老宅,也有一条条狭小建筑的小巷,而在一些街头巷尾的空隙之间,则会有一些用薄木板和石瓦搭建而成的简易房子。

  这些简易房子夏天热,冬天冷,但是,好歹也是一个固定的屋子,里面住的人也都是没有什么钱的,有些流浪汉便几人挤在这种地方住。

  对于我来说,那些高楼大厦太过于遥远,只要在这种地方有一个我能睡觉的床,我便已经心满意足。

  而在靠近我那个小棚子的街尾,便有这么一个简易房子,不到二十平方的面积,外面收拾得整整齐齐,在屋角还养了几盆月季花。

  我每次走过,都会忍不住看上一眼。

  而这个老头,便是住在那简易屋子里的。

  “喝点水。”老头轻声再说了一句,将水杯递到了我的嘴巴边。

  我再顾不得去想别的,张开嘴,便咕咚咕咚的猛喝了几口。

  “慢点,慢点。”老头将水杯拿开了些,微蹙着眉头说:“别急,小心呛着。”

  我咳嗽了两声,瞧了他一眼后,手摸了下身下的木板,然后哧溜一下坐了起来,下意识的往后面缩了一下。

  老头笑了一下,将杯子递给我说:“你身子不错,看样子还有些力气,来,喝了水,再喝点粥。”

  粥?

  我的眼睛顿时一亮,随后又觉得有些不对。

  看着我那神色,老头笑着摇摇头说:“你这孩子,这么戒备做什么?我要真是有坏心,你晕倒在街上的时候就什么都可以做了。”

  我眨巴了下眼。

  好吧,虽然我心里还是疑惑,但是再怎样,也不会有更糟的事了。

  我低头,学着鹿鹿的样子将那杯水喝完了,然后将杯子递给了老头,学着鹿鹿说过的话说:“谢谢你。”

  记得鹿鹿第一次对我这么说的时候,我还有些不懂这三个字的意思,鹿鹿说,这个是感谢的意思,别人帮了你,你便要说这个话。

  这叫做礼貌。

  鹿鹿用那很是好听的语调和声音,很是慎重的对我这么说的时候,真的不像一个五岁的孩子,也让我深深的记住了这三个字。

  而且,现在我也是真心说这句话的。

  不管这老头有什么想法,他救了我,还给我水喝,还将要给我粥吃,我就非常非常感谢他。

  从心底里感谢他!

  老头的眼角一挑,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些,一边起身一边说:“你倒是懂事,你是哪人?父母呢?我看你在那边废地里住了有些时候了,你没有家嘛?”

  我看着他转身的方向是个小桌子,那桌上摆放着几个饭碗和碟子,其中一碗瞅着是白花花的大米粥。

  我的鼻子应该是堵住了,一点香味都没有闻到,但是这并不妨碍我看到那粥之后,整个脑袋里就没有别的念头了,口中说道:“我没有家,我爹娘都死了,爷将我卖了,那人欺负我,我就跑出来了。”

  老头的手顿了一下,然后端起了那碗粥,转身走到床边递给我,问道:“我看你原来是跟几个孩子一起的,怎么现在又不和他们在一起了?”

  我接过了那碗粥,根本顾不得去听他说什么,连着喝了几大口。

  粥还带着温热的温度,正是最好入口的时候,从喉咙滑下,带着温暖和甜美。

  我不觉眯着眼睛很是享受的舔了下嘴唇。

  老头发出了一声轻咳。

  我赶紧收起了脸上的神色,好在我这人耳朵一向好,就算没注意,也是听到他说了什么,忙说:“我不想做小偷。”

  我记得爹走后没有多久,有一次后妈诬陷我打了弟弟,奶便罚我不准吃饭,晚上我饿恨了,自己去厨房里拿了东西吃,爷便打我。

  一边打一边骂我是小偷。

  我便知道,小偷不是好的,小偷是爷说的要天打雷劈,死了都要被火烧的。

  做什么,都不能做小偷。

  别人的东西就是别人的,我就是饿死,也不会去偷。

  老头的脸上浮现出了一种奇怪的神色,后来我懂的事情多了,知道那是怜悯加上欣慰,不过那时候我不知道。

  看着他那神色我有些怕,忙说:“爷爷,我能做事的,我有力气,我可以帮你做很多事,只要……”

  “好了好了,你别怕。”老头伸出手摸了一下我的头,笑着说:“我呢,也是一个孤老头子,你要是不嫌弃我这里简陋,就在我这里住下,我有一口饭吃,总不会饿着你。”

  我呆呆的看着他,都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傻孩子,你叫什么名字?”老头再度摸了下我的头,问了一句后又笑道:“啊,你看我,问人姓名之前可要先报自己的姓名,我姓顾,叫顾明远,你呢?”

  我的眼眶有些涩,有些痛,抽了下鼻子,哑声道:“我叫妞,不过,我爹也是姓顾。”

  我不知道爷奶和爹的名,但是村里人总是喊我们家顾家的,所以,我知道,我姓顾。

  “是嘛?那可就是缘分,你便当我做你的爷爷吧。”顾明远笑着说:“妞是小名吧?这样,你看,现在雨停了,那天空的颜色漂亮吧?”

  他一边说,一边让开了身体。

  他身后是门,门打开着,可以看见外面一片晴空。

  暴雨之后,干干净净一点杂色都没有的天空。

  “青,这是青色,最干净的天空,最干净的颜色,妞啊,你以后,便叫顾青吧。”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