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他走了,不会回来了

更新时间:2017-05-05 08:54:24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216

鹿鹿在我的小棚子里住下了。

  最初我让他进去睡觉的时候,他看着我那用纸板搭建而成,因为落了两日小雨而实在有些难看的小棚子,那表情是百般嫌弃,只说在外面就好。

  我也不管他,自己先进了棚子里睡觉。

  他那衣衫虽然破旧,但是好歹还是穿了好几件,白天的气温还不算很低,再说又吃饱了,他应该不冷。

  我可不行,我又饿又冷,可这个时候大头和猴子肯定满城的在找我们两,我也不敢出去找东西吃,只能睡觉。

  睡着了,便不会觉得那么饿那么冷了。

  等过两天,大头不生气了,应该也就不会再让猴子找我们了,我再出去找吃的。

  当暮色来临,寒风刮起来后,我正睡得迷迷糊糊的,就觉得身体被人推了一下。

  我睁开眼睛一看,是鹿鹿爬了进来。

  “外面好冷,还有点小雨。”见我睁眼,鹿鹿瘪了下嘴轻声道。

  他洗了脸后,那小脸蛋真真是又白又嫩还透着点粉红,比卖水果的摊子上那红苹果都可爱,可现在却是有些发青。

  我看了看他衣角边的泥泞,估计着他是到外面去溜达了一圈再又回来的。

  不过,这种事情我不会去问的,我既然点了头,就不会赶他出去。

  我将身子让开了一些地方,让他钻进来。

  我能捡到的纸板并不多,为了能挡住雨,是盖了几层的,所以里面的空间并不大,也刚够我们两个睡下而已,只不过我平日都有收拾,外面看着破烂,里面却很干净。

  就着外面的一点光亮,鹿鹿看到里面,便很是满意的从我身上爬过,蜷缩起身体,左右挪动了下,没有两分钟,便打起了小呼噜。

  我看着他,侧睡起了身体,用背挡住了小棚子的出入口。

  入夜之后,外面的风雨都稍微大了些,便是我挡着,也有风吹了进来,鹿鹿睡梦之中皱了下眉头,也不嫌弃我臭了,身体自然的往我身上紧靠过来,将小脑袋的后脑勺紧贴在了我的胸口上,我也下意识的便抱住了他的腰。

  他的身体很柔软,很暖和,虽然衣衫破烂,但是带了一股着清香,我也不觉往里靠了一些,一边用背堵住了缝隙,一边抱紧了他,慢慢的睡了过去。

  虽然后背有风吹,可两人这般紧紧依靠,倒是比我以前一个人睡要暖和。

  那一夜,我睡的很安稳。

  第二天,天没亮我便习惯性的醒来了,我想着让大头冷静冷静,便没有去城里逛,而是去最近的街头那家包子店买了两个馒头,再又在周围的野地里找了一些能吃的东西。

  这片野地虽然比不上我们村那里这个季节的丰富,但是好歹也能找到一些能吃的根茎等物。

  有一次,我还挖到了野萝卜!

  有这些东西,我们在小棚子这里躲上几日不出去,也是没有问题的。

  只是,鹿鹿这家伙的习惯真的很啰嗦!

  他必须要好的牙刷刷牙,还得有牙膏!

  他必须得洗脸,洗手,还得吃干净东西!

  他还闻不得垃圾桶的臭味!

  可被他用那湿漉漉的眼睛看着,柔柔的叫上一声妞姐姐,我又狠不下心拒绝。

  没法子,我只能将他留在了小棚子里,要他好好的在小棚子里待着,我自己出去找钱,我也不去翻垃圾桶了,而是找了个人多风大的地方,跪着去乞讨。

  天气已经冷了,我衣着单薄,在寒风中索索发抖,连脸都冻得发紫。

  这模样倒是引起了很多同情。

  跪了一个多小时,便讨了有好几块钱。

  我拿着那钱去买了最便宜的牙刷和牙膏,还买了一条小小的毛巾,带了回去给鹿鹿。

  第二天讨的钱,则是买了刚出炉的肉包子给鹿鹿。

  可第三天,我再去那的时候,就看到那个地方已经跪了另外一个瞎眼孩子,在那孩子的几米之外,则是两个脸色凶狠的中年男人。

  看到我过去,那两男人便作势往我这里靠。

  我扭头就跑。

  连着几日,再也不敢去那个地方。

  我去了另外一个过路人少,地面是粗泥地,那些人都不屑于去乞讨的地方。

  那一天,我跪了四个小时,身体都快冻僵了,膝盖也肿了,才讨到了两毛钱。

  那一天,鹿鹿没有像以往那样自己吃掉我带回去的两个馒头,而是分了一个半给我,然后,一边慢慢的吃着那半个馒头,一边用小手揉着我的膝盖。

  那时候,我突然觉得没有那么冷了,我的膝盖也没有那么痛了。

  晚上,听着外面的寒风吹过,抱着鹿鹿柔暖的身体,我想,有鹿鹿这样陪着我,就算再苦,再疼,我也能忍受。

  可这念想,也没有维持多久。

  鹿鹿和我在一起十二天,第十三天,我带着跪了五小时才讨到的三毛钱回到小棚子,准备喊鹿鹿一起去馒头铺那里买馒头,现在天气冷了,我买了带回来馒头就会冷。

  可是,小棚子是空的。

  鹿鹿不在了。

  小棚子里只留了一张小纸条。

  那小纸条上写了三行字,可惜,我一个字都不认得。

  当时,我拿着那纸条,下意识的用手指在地上照着第一排的四个字比划着。

  我比划了一夜,将那四个字的形状牢记在了脑海里。

  当我识字之后,我知道了那四个字的意思。

  妞,我走了。

  至于后面写了什么我不知道。

  因为,第二天天还没有亮的时候,暴雨从天而降。

  那是如同老天被捅破了一个巨大的口子,江湖之水从上面倾倒下来一般的倾盆大雨。

  我看着那大雨,心里想着,这也许是老天爷都看不过去,所以在替我哭呢。

  老天爷哭得太凶,眼泪太多,淹了那片旷野,也淹掉了我的小棚子。

  我搭建小棚子的纸板在那大雨之中成了一堆纸糊。

  鹿鹿的纸条也成了纸糊。

  虽然不知道纸条上面写了什么,但是我明白,鹿鹿走了,他不会再回来。

  我到底,还是剩了自己一个人。

  大雨之中,我捡起了装水的破盆子和那买了没几天的牙刷牙膏,还有几件破衣衫,漫无目的的往城里走去。

  我想着,我得找个地方躲雨,我得再找个地方栖身。

  我得想着,要去什么地方找吃的。

  我想着,鹿鹿走了也好,这样我就可以再去翻垃圾箱,我总能找到吃的,总能找到活下去的办法。

  就算找不到也没关系,反正,我死了,也没有任何人在乎。

  我就这样,在磅礴大雨之中走着。

  我浑身都湿透,身体也冻得没有感觉,走的每一步都是下意识的抬脚而已。

  就这么走着,走着,便噗通一声往地上栽去。

  我昏死了过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