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跟他一起……

更新时间:2017-05-04 08:09:40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463

“姐姐。”也许是我的脸色柔和下来,那男孩拉起了我那黑乎乎的手摇了一下。

  看着他眼中一闪而过的嫌弃,我拿开了他的手,将自己手在衣衫上擦了擦,然后转身往小棚子走去,嘴里说了一句:“跟我来。”

  天气冷了之后,我大多时间都是去翻垃圾箱,想找件人家丢弃不要的厚衣服,乞讨的时间便少了。

  好在进入秋天,这城里人也吃得好些,一些饭店的后面总能找到一些食物,我便将乞讨来的钱都存了下来,这些日子,都是靠着那些残渣剩饭填肚子。

  可前两日连着下小雨,出来的人少,饭店里的剩菜剩饭也不多,再加上我常去的那两家附近来了几个三十多岁的流浪汉,我根本抢不过他们,所以,这两日我找不到东西吃,昨天饿极了,便动用了点钱买了三个馒头。

  昨天只吃了一个,现在小棚子里还藏着另外两个。

  到了小棚子前面,看着我弯腰钻进棚子,男孩子站在了外面,带着犹豫的说:“这里?”

  “你在外面等着。”我回头看了一眼他,说道。

  我从小棚子里放着的破盆下面拿出了一个馒头,想了想,将两个都拿了出来,然后钻出了小棚子,将馒头都递给了他。

  男孩在棚子外面的石头上坐下,拿起馒头就啃了起来。

  他应该是很饿了,一口接一口,几乎没有咀嚼的便往下吞。

  可就是这样急促的吃法,他那动作看着也很漂亮,就连那一口接一口的动作,都好像放慢了一样。

  不过转眼,他便将一个大馒头给吃掉了。

  我不觉吞了下口水。

  今天到现在,我可一点东西都没吃到。

  “姐姐你吃嘛?”男孩将另外一个馒头放在嘴边,抬起一双黑漆漆的眼睛看着我问道。

  我不觉再度吞了下口水,用手按住了辘辘而动的肚子,笑了下说:“你吃吧。”

  这三个字,其实是用掉了我所有的意志力,我都想着,只要他再谦让一下,我就拿过来,至少扳一半填下肚子。

  可男孩并没有谦让,我这声音还没有落下呢,他就已经以先头的速度,嗖嗖嗖的,将一个大馒头给吃了下去。

  花费的时间,还不够我惊讶之下张大的嘴闭上!

  吃完之后,他用手指擦了下嘴唇,然后对我扑闪着他那大眼睛,问:“还有嘛?我还饿,而且还渴。”

  我默了一分钟后,认命的爬进棚子,拿出一盆子的水给他。

  这本是我准备留着晚上喝的。

  男孩看了看那个盆,再又抬头看看我。

  “干净的。”我没好气的说。

  男孩再又眨巴了下眼,然后拿起那盆水……倒在了脸上!

  这混蛋,居然拿来洗脸了!

  “你!”我一怒而起,可是看着男孩那被水冲洗了一下后更显白嫩可爱的脸,那气又有些发不出来。

  我手按在了胸口上,学着以前奶被后妈气着的时候做的样子,使劲的压了压胸口,然后对他说:“你跟我来。”

  唯一的一盆水被他洗脸了,我自己都没有水喝,只能再去打。

  我带着他,走到了两条街外的那个室外水龙头那。

  那个水龙头其实是一个饮食店后面洗菜用的,一般不用的时候就会上锁,现在是下午,那看水龙头的人会去休息,有时候他们嫌麻烦,会不锁那水龙头。

  今天运气好,那人果然又忘记上锁了。

  我快速的靠近,快速的喝水,快速的接一盆子水走。

  那男孩也跟着我一起,这次他倒是聪明了,没有再出什么麻烦,老实的学着我的样子,快速的接水洗了把脸,喝了几口水,然后跟着我跑开。

  我们刚跑开没有多久,就听见那饮食店的老板在叫,怎么又不锁水龙头。

  端着水回到了小棚子,我回头看着那男孩。

  好吧,这混蛋吃了两个馒头,跟着我这来去这么跑,可没有叫过一声痛!

  男孩啊了一声,手又捂住了肚子。

  我轻拍了一下他的头,嗤笑他:“还装!”

  我可是从小挨打到大的!

  最开始的确是有疑惑,不过现在看这家伙的模样,应该是猴子那一脚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用力,或者是他闪躲了一下所以并没有被踢中要害,不过是这家伙的表现骗了我而已。

  男孩放下了手,冲着我嘿嘿一笑,再又转头看了看,问:“你就住这?”

  “是啊。”我弯腰,将那盆水放进了小棚子里,再起身对他说:“你家是哪的?自己能找回去嘛?”

  在街上混这两月我也不是白混的,再加上我自小就学会的看人眼色。

  这孩子长得这样好,一看就是富裕有文化的家庭里出来的,这样的家庭怎么可能会丢弃自己的孩子。

  而看这孩子的鬼机灵,也不像是父母双亡无家可归。

  他应该只是走丢了而已。

  只要记得家里的地址,就能找回去。

  不像我,就算死死的记住岳林县,麻黄乡,也没有回去的路。

  我的心抽了一抽,压住了那一下涌出来的酸楚,我摇了下头,对他接道:“你怎么到这里来的?”

  听这孩子的口音可是很正宗的普通话,而湘城里能将普通话说得这样标准的人可真不多,他应该不是湘城本地人。

  男孩的脸色沉了下来,嘴巴瘪了瘪,一副真正的要哭出来的模样,摇着头说:“我不知道,我就睡了一觉,醒来就在那桥底下了。”

  “醒来就在桥底下了?”我不解的重复了一句,想起在村里的时候,记得村里的陈老头就是这样,天没亮就在田埂村头闭着眼睛到处晃,然后就地一倒就睡,醒来还骂他儿子不孝,说趁他睡着丢他出门。

  记得后妈当时是怎么说的?

  我想了想,对那男孩道:“你梦游?”

  “梦游?”男孩茫然的摇摇头:“我不知道,不过,这里肯定不是我家。”

  我默了一下,问:“那你还记得自己家里的地址嘛?或者父母姓名?”

  男孩眨巴了下眼,摇头:“不知道。”

  “你多大了?连这都不知道?”我有些不信。

  这孩子看着怎么也有五岁了,居然连自己家和父母名字都不知道!

  不过想想,我也不知道爹和妈还有爷奶的真正名字,便又赶紧的放柔了一些语气问:“那你自己的名字呢?”

  男孩的眼中忽闪了两下,随后说:“他们都叫我鹿鹿,姐姐你呢?”

  “我叫妞。”我轻叹了一口气,也不打算再问他了,拍了下他的肩头,说道:“这样吧,你努力想,要是想到什么了,看到没有,那边街上有戴红袖章的大人,你告诉他们地址什么的,他们就能送你回去。”

  鹿鹿,多好听的小名啊。

  不像我,从小到大,都是被人叫妞,连个正式的大名都没有。

  不过,他这么好的家境,应该不会没有大名。

  既然他不愿意说,那就算了。

  我加入大头那伙之时,大头教给我的第一件事就是,在这城里流浪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不要去问别人的来历,也不要告诉别人自己的来历。

  “那,在我想起来之前,我能跟你一起嘛?”鹿鹿又拉住了我的衣衫,脸上带了些怯生生的问道。

  我看着他,心里想着我不能留下他,冬天马上就要来了,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活,我怎么还能带他?

  可是看着他那黑漆漆湿漉漉的眼睛,我点了头。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