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身无分文的我

更新时间:2017-09-15 14:51:08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370

也许是上天终于开眼了一回。

  我跑到村口的时候,正好有辆客车停在了杂货店前面,开车的司机对着下车的乘客叫:“快点快点,等下被那老葛听到了,就会来收钱了!”

  就着杂货店前一盏昏黄的白炽灯,车里的乘客都往简易厕所涌去,车门边反而没有了人。

  我矮着身体借着夜色的掩护溜到了车门前,看着司机已经缩回了头,便赶紧上了车。

  然后一直跑到了最后面,找了一个放置了很多行李的地方,将身体缩了进去。

  我刚藏好,乘客便纷纷回来,司机问了一声都上车了,便踩了油门。

  汽车一路前行,摇摇晃晃中,我不觉睡了过去。

  明明身体还处于极度紧张之中,明明脑中还晃动着葛木壮那满头血的样子。

  却是沉睡了过去。

  梦都没有的沉睡。

  一直到有人推了我一把,在我耳边说:“喂,起来了,到站了。”

  我猛的一惊,睁开了眼睛,同时下意识的身体往后面缩了一下。

  有人伸手从我身后提了个大包出去,同时将我又往旁边推了一把。

  我这才发现,天已经大亮,车上一片嘈杂声,乘客们正拿着自己的大包小包往车下走。

  “你家大人呢?”喊我的那人提了包之后又回头问我。

  那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虽然和老葛完全不一样,但是看到他转头的样子,我的心便猛的一抖,身子一矮,从他胳膊下钻了过去,穿过人缝挤下了车。

  脚落在地上,我便被烫得跳了起来。

  好热!

  不光是地上热,烫得我那上得山下得河的光脚板生痛生痛,连空气都好像起了火一样,烫得我皮肤都痛。

  而脑袋更是一阵发晕。

  “这谁家的孩子?怎么鞋都没有穿?”旁边有人叫了一声。

  我打了个激灵,也顾不得烫脚,扭头看到一个门,便撒脚往那门跑去。

  正巧两辆客车同时开进了站,下车的人很多,闹哄哄之中,也没有人注意到我从那门旁边溜了出去。

  走到门外,我一下愣在了路边。

  那个时候的湘城还没有现在这样的遍地高楼,拥挤繁荣,不过,对于一个刚从山村里出来的孩童来说。

  那些楼,那些路,那些路上拥挤的人群。

  我愣了足足有五分钟!

  太阳高升,气温更加高,这里不比我们村,到处都是大树,热了对树荫下躲躲,也不过是出身汗而已。

  这里道路上的树并不大,树荫不过是遮了小片地方,暴晒在阳光下的人行道很烫人。

  不过,我已经顾不得去想烫脚的问题。

  我的肚子咕咕作响,饿了!

  我从车站往旁边走,走了不远,站在了一个粉店的门口,我拼命的咽了一下口水。

  “走开,莫挡我生意。”一个女人走到门口,满脸嫌弃的挥手赶我。

  我看了她一眼,默默的走开。

  我沿着那铺着石砖,图样很漂亮的路往前走,路的旁边有很多店铺,每一个店铺里的东西都比老葛那杂货店里多上几倍,还有各种各样的食品店,肉香,菜香,起劲的往我鼻子里钻。

  我羡慕的看着那些以前见都没有见过的食物,努力的吞着口水的尽量离那些店子远些。

  我不知道走了多久,一直走到身体都没有一丝力气,头也晕晕的,我看到了前面有一个桥。

  那桥下面不是河,而是行走着汽车的马路。

  我没有力气去惊讶,而是赶紧的走到了桥下面的人行道上,找了个阴凉的地方坐下。

  我弯曲着身体坐着,抱着膝盖,将头埋在了臂弯里,将一直咕咕叫着的肚子也藏在了最里面。

  我脑袋一片空白,眼眶里有湿意,却没有眼泪流出。

  这里是城市,是村里人说过的,有着一切荣华的大城市。

  这里的一切都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甚至做梦都没有梦过的。

  可是,这里却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我不知道这里是哪,这街上拥挤的人群嘈杂的人声,我都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甚至,现在我喉咙都快冒火了也不知道往哪里找水喝。

  我茫然,我无措,我不知道下一步该往哪迈。

  但是我并不后悔,一点都不后悔我砸了老葛的头,跑出了那个村子。

  就算,就算等着我的是饿死或者是渴死,我也不后悔!

  “叮”的一声脆响在我面前响起。

  我惊了一下,抬头去看。

  就见一个硬币在我面前转悠了一下悠悠然的落下。

  在杂货店帮老葛收钱的时候,他教过我,那是一个两分钱的硬币。

  我的心一跳,伸手按住了那个硬币,然后朝周围看去。

  一个中年女人正收回手准备往前走。

  我赶紧从地上站起来,对她说:“姨,你钱掉了。”

  中年女人脸上露出了诧异的神色,随后笑着又丢了一个硬币给我,然后转身便走。

  我呆了呆,刚准备弯腰去捡那个一毛的硬币,一只手从旁边伸了出来,一把抓住了那个硬币。

  我再度呆了下,然后手就被人抓住,一个比我高了一个头的男孩凶狠的扳开了我的手,将那两分的硬币抢走后,猛的将我推倒在地。

  地是粗糙的水泥地面,我手一撑在上面,便搓去了一块皮,痛得我叫了一声。

  “你从哪来的?晓不晓得规矩?”男孩站在了我身边,从上往下的,用我能听得半懂的话吼我。

  他不光个头比我高两个半头,身板也很是壮实,还一脸的凶恶。

  我瞬间判断出来,我打不过他!

  “是个女孩子。”那捡起了一毛硬币的男孩站在了这个男孩的身边,笑嘻嘻的说:“从来没有见过,你新来的?”

  比起那凶男孩,这个男孩长得很瘦,跟一根竹竿一样,个头也只比我高了大半头。

  但是凭着直觉,我知道我也打不过他。

  他虽然满脸笑嘻嘻,但是眼底里却一丝的笑意和感情都没有。

  “我,我刚来,我不知道什么规矩。”我坐在地上,用舌头舔了一下蹭破皮的地方,尽量让自己显得有诚意的说:“你们告诉我,我知道了,就不会犯的。”

  “这样啊。”那大个头的男孩脸色放松了下来,粗声粗气的说:“我告诉你,这一片,都是我大头的,我大头和猴子的地盘,就这桥下面,还有这周围四条街,我们是老大,你要在这里待也可以,但是以后得听我们的!你以后讨的钱要全部上缴给我们。”

  “我们也不会全拿,会给你一些好处。”猴子跟在大头后面笑嘻嘻的接了一句。

  “好。”我连连点头,然后带了一些哀求的说:“两位哥哥,我好渴,有水喝嘛?”

  大头带着我到了旁边小街里一户人家屋子外面的水龙头边,我喝了个饱,顺便将头也洗了一下。

  那一日,大头带着我走遍了周围四条街。

  他用自称为普通话我一半要猜的语音,告诉我哪里有水可以喝,哪里有垃圾桶可以翻检,哪里可以坐下来讨钱不会被赶,哪里,晚上可以睡觉。

  大头和猴子没有问我从哪里来,也没有问我为什么是一个人。

  就这样,我加入了他们一伙。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