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他半夜爬上了我的床

更新时间:2017-05-02 10:07:23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261

山里要比外头凉快些,但是进入七月也很热了。

  我被爷带过来的时候就身上一身衣服,到了老葛家,老葛也没有想过要给我买衣服,倒是老葛媳妇给了我两件她不要的衣服。

  老葛对他媳妇的态度很奇怪,他喝酒喝多了之后就会打他媳妇,有时候还拖进屋子里打,打得媳妇不断哀求的声音我离了几十米都能听到,但是酒醒之后,他又对媳妇很好,从来不吝啬在媳妇身上花钱。

  老葛媳妇的衣服都是老葛特意从城里带回来的,颜色很鲜艳,而且式样跟我们村里人穿的都不一样,衣料轻薄不说,领口还开得很低。

  我的个头比不上老葛媳妇,那衣服一穿,整个衣服往下面跨,大半个胸脯都露了出来。

  我当时并不在意,因为一直吃不饱,我的个头比同龄人都小一些,身板也没有发育,看着跟男孩子也没有区别。

  而我们那乡下,七八岁的男孩子在夏天光着屁股蛋到处乱跑比比皆是,谁也不会在乎。

  何况,我只想着多做事才有饭吃,除了家里的那些事,还要去杂货店帮忙打扫搬东西,清理厕所,偶尔还要帮着老葛收钱,一日里忙得气都不能多喘几口,一点都没有发现,那两道开始变化的目光。

  那一夜,白天的气温很高,晚上也没有凉快多少,很闷,很热。

  土屋里不透什么风,墙体又薄,被晒了一天,更是跟蒸炉一样。

  我便第一次打开了房门睡。

  因为太热,我到了半夜才迷迷糊糊的睡着,就觉得身上突然一重,然后一股子刺鼻的酒味传入鼻中。

  我一惊而醒。

  月光从门口照了进来,正好打在了趴在我身上男人的脸上。

  是老葛!

  见我睁眼,老葛用手捂住了我的嘴,整个身体都压在了我的身上,另外一只手去撕我身上的衣服。

  他的力气很大,随手一撕就将我的上衣给撕裂。

  风吹在了身体上,虽然还是带着燥热,我却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

  我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是他身体压得我很难受,还撕了我的衣服,口里喷出的酒气直接喷在了我脸上,难闻的让我想呕。

  下意识的,我便扭动身体,想将他给推下去。

  “别动!”老葛将整个身体都覆盖在了我的身上,一边用腿去分开我的双腿,一边带着狞笑的说:“你这妞,年纪不大,倒是长了一身细皮嫩肉,你别动,叔疼你,你让叔进去,以后,叔给你吃肉,还有糖,叔都买给你吃。”

  我不知道进去的意思,但是吃肉和糖我是知道的。

  那两样,在我有限的生命里,曾经是最渴望吃到的。

  但是这个时候我本能的知道,我不能要那肉和糖,我做了那么多事,老葛都没有让我吃过一块肉,一颗糖,现在只要我张开腿就会给我?

  就算我小,我也知道这不可能。

  就如同爷说的,带我买新衣衫一样……

  我更加用力的挣扎起来,可老葛的身体太重,按着我嘴巴的手也很有力,我再用力也无法动他分毫。

  情急之下,我张嘴,对着他的手咬了下去。

  “啊!”老葛疼叫了一声,手松开了我的嘴,反手就狠抽了我一耳光。

  我眼前一片金星,嘴里冒出了血腥味,头被抽到一边,脖子半天都动不了。

  “不识抬举!”老葛恶狠狠的说:“你是我花了两千块买来的!你就是我的一件物件,我想怎么对你就怎么对你!”

  他一边说着,一边用膝盖顶开了我的双腿,一只手沿着我的肚子向下摸去。

  天气燥热,他的手却像是蛇一样的阴冷,我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满脸都是惊恐的看着他,低低的说:“叔,叔,我听你的,你别……”

  老葛看着我,很是满意的笑:“对,你听话,你听话我就不打你,我还会给你糖吃。”

  他说着,一手压着我的腰,低头便往我嘴巴上咬。

  他口里的酒气伴随着口臭,那喷出的气体差点没有让我被熏晕。

  “爹?”眼瞅着他就要咬上,门外传来了一声唤。

  老葛停住了动作,转头往门口看去。

  葛木壮提着还没有拉起来的裤子,光着屁股蛋,满脸好奇的看着我们,又唤了一声:“爹?”

  老葛的脸上闪过一道奇异的神色,半坐起了身子,对葛木壮招手:“儿子过来,正好,今天爹就教你一个好事,一个咱们男人最喜欢的事。”

  葛木壮笑嘻嘻的走了进来,迈步之时,他的手松开,那没有系好的裤子直接掉在了地上,他也不管,只用一对特别亮的眼睛盯着我。

  老葛移开了一点身体,指着我对葛木壮说:“这是你媳妇,你知道媳妇是用来干啥的?今天爹就教你,去,压住她这边的腿!看到没有?那里有个洞,等下你就从那捅进去!那才叫一个爽!”

  我脑袋被熏得发昏,身体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脑袋一片空白之中,我下意识的摸到了床边的一块砖头。

  那是我为了稳固木板床,而从后院里偷偷摸过来的一块崭新的红砖。

  毫不犹豫的,我拿起了那块红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对着老葛的后脑勺敲了过去。

  也许是因为我已经求饶服软,也许是想着要和自己儿子一起做的事而特别兴奋,那时候老葛只看着葛木壮,压着我的手也放松了一些。

  让我得以一砖头敲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老葛发了一声闷哼,便歪倒在了木板床上。

  “好玩!”葛木壮愣了一下,叫了一声后,便向我冲过来,口中叫道:“我来!我来!我来压你!洞!洞!”

  那一板砖已经用了我全部的力气,但是听到葛木壮这么叫,我也不知道从哪又涌出了一股力气。

  我看着葛木壮,心里恶狠狠的想,你们不让我活,我也不让你们活。

  我推开了老葛,在床上站了起来,这样,我的高度就能够上葛木壮了。

  在他笑嘻嘻的冲到床边的时候,我拿起了那红砖,对着他的头顶砸了下去。

  红砖在葛木壮的头上碎成了两片,有鲜红的血液从他头上冒了出来。

  葛木壮呆呆的看了我一会,便噗通一声,直接倒地。

  我在床上喘了两下,跳下了床,从外面的衣架上拿下晾晒的衣服穿上,然后扭头便往村外跑去。

  跑出篱笆门的时候,我听得新屋那边有声响,随后有灯光从卧室的窗户里照了出来。

  我头都不敢回的,撒开腿便往村口跑。

  村口外面便是那条公路。

  我在杂货店里帮忙的时候听那些停车休息的人说过,那条路通向一个很大很大的城市。

  我不知道那城市对于我会意味着什么。

  但是现在,我只能拼命的往那条路跑,跑得越远越好。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