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斩杀宁卓

更新时间:2017-05-18 17:07:40 作者:落叶无痕26 字数:3000

店小二只觉一阵狂风吹过脸颊,紧跟着,一道风之剑气倏然出现在楼顶。

  轰!

  一声巨响,楼顶被一剑斩成两半,无数砖瓦轰然崩塌砸落。武楼内的众人,一边躲避落下的砖瓦,一边看向姜明,面露震惊。

  竟然真的有人敢砸天武楼的场子,而且还是养气境的学生!

  躲在暗中的宁卓,也被姜明这一剑吓到了。

  方才那一剑的威力,那些学生不知道,但身为筑基中期的修士,又是学院的长老,他可是清楚的感受到,这一剑,绝对达到了筑基境的威力,甚至达到了足以威胁到他的程度。

  “幸好没有答应让康儿来,否则的话,康儿不仅不能报仇,反而有可能被这家伙再次打败……”

  宁卓心有余悸地想着,但很快,他的嘴角,就扬起一抹笑意:“不过,敢毁了天武楼,余掌柜绝对会杀了他。有余掌柜出手,我倒是可以省去了不少麻烦。”

  就在他思忖片刻,一道带着怒吼的大喝声,忽然在整栋天武楼响起:“狂徒受死!”

  怒吼声中,一道中年人的身影出现在了已经化为废墟的五层之上,抬手便是对着姜明一指点去。

  一道红光,瞬间飞射而出。

  见到这中年人出手,宁卓顿时眼前一亮。

  余掌柜这烈焰指可是霸道无比,整个学院能够接下这一指的,寥寥无几。就算是宁卓自己,也得依靠防御法宝才有可能勉强挡下。

  宁卓可不认为,区区养气后期的姜明,能够挡下这一击。

  “死吧,这样唐果就算要算账,也是找余掌柜,和我没关系了……”宁卓冷笑着看着眼前这一切,正准备看姜明被一指灭杀的时候,姜明忽然抬剑一斩。

  那看似霸道无比的红光,瞬间被一剑斩碎。

  见到这一幕,宁卓心底一颤,双眼流露出惊恐之色。

  而出手的中年人,脸色更是变得极为凝重。

  “你是何人?”姜明目光直视中年人,冷声问道,手中断剑上剑气游走,大有一言不合就出手的趋势。

  “我乃天武楼掌柜余财,你又是何人?为何毁我天武楼?”中年人沉声问道,但心底却是在骂着宁卓。

  若非宁卓托自己帮忙,岂会惹上眼前这个小家伙?如果是寻常学生也就罢了,可方才的一番交手,余财已经明白,眼前这位少年,实力不在自己之下,想要赢他,极为困难。

  对于这种难缠的对手,作为生意人的余财,是最不愿意招惹的。

  现在的余财,只想着该如何化解眼前这尴尬的局面,至于反目,他是绝不愿意的了。

  “你是掌柜的就好。”姜明点了点头,道:“我且问你,一顿饭菜,为何要一千灵石?若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今日毁掉的就不是这楼顶,而是整栋天武楼!”

  “狂妄!”余财气得脸色涨红,一手指着姜明,一边怒声说道:“老夫看你年少,还想和你好好交谈。未料到你竟然如此狂妄,真当本掌柜怕你不成?”

  “若不心虚,为何会怕?说吧,到底是我得罪你了,还是我朋友得罪你了,要故意找我们的麻烦?不说的话,休怪我不客气了。”

  话音落下,姜明的气势也骤然攀升,宛如一柄绝世利剑,随时准备出鞘饮血。

  “这家伙好像是当初打败宁康的一年级学生姜明。”忽然,有一名客人开口说道。

  “咦,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不过姜明不是已经被推荐到天剑学院修炼了吗?难道考核没通过?”一旁的客人面露疑惑的神情。

  “怎么可能没通过,你看他还只是养气境,就能挡下余掌柜的攻击。余掌柜可是筑基修士,如果没有进入天剑学院,能这么厉害吗?”

  “乖乖,这次余掌柜要吃瘪了。”

  周围的客人毫不顾忌的讨论,令余财脸色铁青。

  这一次若是不能好好教训姜明一番的话,他余财的名声将会彻底被毁。天武楼也将不再保持着以往的高贵,甚至有可能因此再没有客人来光也说不定。

  “此件事了,必须要让宁卓那家伙好好赔偿我一番,否则要他好看!”余财脸色铁青,心中更是咒骂起宁卓。

  但他也有了决断。

  “哼,在我天武楼吃霸王餐就算了,还毁我天武楼,今日若是不给你点教训,我余财颜面何存?”

  话音刚落,余财已经就要再度出手,忽然间感受到右臂变得冰凉,低头一看,只见自己整条右臂被整齐切开,右边肩膀处,鲜血流淌不止。

  紧接着,剧烈的痛楚随之传来。

  “我的手臂!”余财又惊又怒,断臂的痛楚,使得他几欲疯狂。

  但姜明那神不知鬼不觉将他右臂断去的能力,却使他不敢再有任何动作。

  此时的余财已经彻底明白,姜明绝对是天骄一般的存在,那诡异莫测的攻击,哪怕他这位筑基后期的修士,也绝不是他的对手。

  “说,为何要污蔑我俩?”姜明冷声说道。

  这余财的实力,和晋城执法队的队长相比,实在是差太多了。明明有筑基后期的修为,就连晋城宁家筑基中期的宁峰都不如。

  “你……”余财见姜明废了自己一条手臂,竟然还不肯放过自己,不由又气又怕,脸色变了又变,最后才叹了口气,道:

  “我与你无冤无仇,是秦武学院长老宁卓拜托我给你们制造些麻烦出来的。他本人现在也在这天武楼内。”

  作为商人,余财终究知道该如何取舍。为了一个面子,丢了性命,实在不值得。

  听到余财的话语,隐藏在人群中的宁卓顿时面色剧变,顾不得其他,直接施展法术,腾空而起。

  连余财都不是姜明的对手,宁卓可不认为自己这筑基中期的修为,能够威胁到姜明。

  而姜明尚未筑基,只要自己御空逃走,姜明绝对奈何不了自己。

  姜明冷冷看着飞出天武楼外的宁卓,神识瞬间笼罩宁卓,心念一动,半空中的宁卓,脖颈处毫无征兆地喷涌出打量鲜血,脑袋与身躯更是瞬间分离。

  “你……你杀了宁卓长老?”余财一脸惊骇地看着姜明,身体更是无法遏止地颤抖起来。

  宁卓可是秦武学院的长老,姜明竟然说杀就杀了。

  他到底是无知,还是有恃无恐?

  余财不敢猜测,对姜明的畏惧更甚。连学院长老姜明都敢杀,那他这个一楼掌柜,姜明恐怕更加不放在眼里吧?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杀之。”姜明冷冷看了余财一眼,淡淡开口。

  宁卓被斩杀的事情,很快被学院领导知晓。

  在询问余财事情始末的时候,余财如实将事情的始末说了出来。最终,学院不仅没有处罚姜明,反而将宁康开除出学院。

  “姜明,你也太变态了吧?连筑基修士都不是你的对手,那现在你都可以完虐唐果老师了。”返回教室,甄帅一脸兴奋地说道。

  教室里,刚刚和学院领导沟通完处理结果的唐果与凌雨也在。听到甄帅的话,唐果狠狠地将嘴里的果子咬碎,一边不屑道:“完虐本小姐?信不信本小姐一只手单挑你们俩?”

  姜明也是笑着摇了摇头,对甄帅道:“你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唐果老师可是天元学院的老师,小看她,你就死定了。”

  “天元学院?天玄最顶级的学院?”甄帅嘴巴张得老大,满脸的不能置信。

  这个天天吃着果子,看着像萝莉一样玩世不恭的老师,竟然会是天元学院的老师?

  “我刚知道的时候也被吓了一跳呢。”姜明笑道,对胖子的反应极为满意。

  “姜明,虽然我帮你将晋城宁家的事情摆平,但如今你又杀了宁卓。他们固然有错在先,但中州宁家,恐怕不会善罢甘休,明面上也许不会动你,但暗地里就不好说了。今后你独自出行的时候,一定要多加小心才是。”凌雨嘱咐说道。

  “中州宁家?”姜明对宁家的了解并不多,至于中州宁家,更是一无所知。

  “恩,在中州也许算不上什么。但中州乃是天玄大陆的中心点,能够在中州立足的家族,都不容小觑。至少,不是现在的你能够招惹的。”凌雨解释道。

  “明白了,我会小心点的。”姜明点了点头。

  “时候不早了,也是时候去那边。”将手中的果子吃完,唐果拍了拍手,就要走出教室。

  甄帅追问道:“去哪里?”

  “给你们俩讨丹药去。”唐果白了甄帅一眼,道。

  “又要去那里了?”甄帅顿时兴奋起来。

  姜明看着二人交谈,一脸疑惑,嘀咕着:“那里是哪里?”

  甄帅脸上流露出神秘的笑容:“去了你就知道了,反正去那里绝对是稳赚不赔啊,这次咱俩估计能够轻松筑基了……”

  轻松筑基?姜明喃喃自语:“死胖子,看来没少去那地方啊?丹药么?难怪他晋级那么快。”

  姜明心存疑惑,随着众人走出了教室。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