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战血魔门

更新时间:2017-04-28 14:56:14 作者:落叶无痕26 字数:3166

一声惨叫,漫天血蝠汇聚,变成了黑袍青年那苍老的模样,而后重重跌落在地。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破了我的血蝠分身大法?”黑袍青年震惊的同时,眼中还带着深深的惊惧之色。

  知道他这血蝠分身大法的修士很多,但能找出其中真身的人屈指可数,可眼下竟然被区区养气后期的小家伙给找出,并且一剑重创,这完全的超出他的预料。

  “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姜明走到黑袍青年身前,手中断剑没有丝毫犹豫地刺下。

  “呃……”黑袍青年双眼合上,彻底死绝。

  姜明弯下身,将其手上的储物戒取下,神识探入其中,很快便是找到了解除冷菲菲禁锢的丹药。

  冷菲菲径直走到了靳思行的身前,眉头一皱,道:“姜明,你保护他,我去给我爹安葬。”

  冷菲菲的话语,似乎变得比之前更加的冰冷。在这冰冷的语气中,姜明却感觉到了一丝悲伤。

  姜明默然不语。

  短短几日,经历了家人背叛,亲人死亡,诸多种种。

  若是换了其他人,恐怕早就已经崩溃。冷菲菲还能够在这样的悲伤之下,保持着冷静,已经十分难得了。

  在冷菲菲安葬父亲的时候,姜明也打量起身旁的靳思行。

  此刻的靳思行,双眼再无一丝血色,恢复了本来的黑瞳。只是眼眸中,却好似隔了一层雾,处于模糊状态,一副没清醒过来的目光。

  再看其手中飞剑,一道血色红线从剑尖延至剑柄位置,看上去似乎只是一条装饰。

  但若仔细瞧去,却能够感受到这血色红线之中,似乎有着一道曼妙身影在翩翩起舞。

  就在姜明盯着飞剑出身的时候,靳思行那迷糊的双眼忽然清醒过来。

  “看什么呢?别想打爷这飞剑的主意。”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令得姜明面露喜色,连忙抬起头,正好看到靳思行贱笑的模样。

  “你醒了就好。”姜明说道,同时也将之前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这么说,是我杀了菲菲的父亲?”

  靳思行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同时悄悄地抬头看了一眼正在祭拜父亲的冷菲菲,额头汗水直流:“天啊,我怎么会做这种事情?菲菲会不会找我报杀父之仇?”

  “那倒不会,不过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会找出这个魔头背后的魔门,然后上门复仇。”姜明摇头说道。

  杀父之仇不可不报,但并非盲目去报,而是要认清楚谁才是真正的凶手。魔门怂恿冷家叛变,这才是真正导致冷菲菲父亲死亡的原因。

  此时冷菲菲已经安葬并且祭拜完父亲,见到靳思行醒来,淡淡开口:“醒了?”

  “刚醒来,那个……我真不是故意的……”靳思行满脸尴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没事,先回冷家吧。”冷菲菲冷冷说了一句。

  回到冷家,冷天行却是不知所踪,纵然冷菲菲命人全城搜索,却依然找不到踪影,无奈之下,也只能先暂时不予理会。

  从家族中了解了那黑袍青年所在的门派之后,冷菲菲当即宣布二叔冷铭成为新任家主,而她,将不再插手冷家任何事情。

  “要回去了吗?”见冷菲菲将冷家事情安排妥当,靳思行问道。

  “我要去趟血魔门。”冷菲菲开口,话语宛如白城外的雪山一样冰冷。

  黑袍青年是血魔门长老,这一次冷家叛变,为的就是通过和血魔门联姻,然后成为魔门的一份子,得到魔门的支持。

  血魔门除却门主是筑基后期的修为外,还有三名筑基境长老,其中黑袍青年已经被姜明所杀,只剩下另外两名筑基长老。

  这是冷家所知晓的关于血魔门的信息。

  “我也去,差点让爷被吞噬,不去找他们麻烦,爷就不叫靳思行!”靳思行摸着手中飞剑说道。

  “我也去。”姜明开口说道,如血魔门这种以人血来修炼的魔门,若不灭掉,将来只怕有更多的百姓惨遭毒手。

  “多谢了。”冷菲菲轻声说道。

  三人乘上流云帆,一路朝着白城西面奔驰而去。

  一路上,三人沉默不语,百名孩童的死亡,差点被红衣女鬼吞噬,被族人背叛,父亲惨遭身死。

  一切的一切,都让三人不想说太多的话语。

  所有的愤怒,都在积蓄,他们在等待,等待一个宣泄口。

  而这个宣泄口,只有血魔门,也必须是血魔门!

  血魔门虽为魔门,但只是小魔门,因此潜于天玄大陆,颇为隐秘,倒是没有被正道发现。

  东临州白城以西的霁云山脉,血魔门,便是藏身于此。

  根据二叔给冷菲菲的信息,三人很快找到了血魔门的位置所在,流云帆出现在霁云山脉,落在了血魔门外的半空中。

  “你们是何人?到我血魔门范围,还不快快下法宝?”一名衣着与黑袍青年有些相似的守卫开口厉喝道。

  “果然是血魔门……”靳思行冷笑,刚要降下流云帆,却见冷菲菲已经穿出流云帆的护罩,腾到血魔门的上空,磅礴的真气汹涌而出,汇聚在飞剑之上。

  剑名飞雪,玄级三品,乃是冷菲菲在大.比赛中获胜所得的奖励。

  此刻,在飞雪剑剑气散发之下,半空中的空气顷刻间变冷,一柄剑气凝聚而成的雪白色巨剑,裹着一股凌厉冰冷的气息。

  骤然下落,重重地斩落在了血魔门的大门之上。

  “轰轰轰!”

  巨剑落下,漫天冰霜朝着四周扩散而出,血魔门大门轰然坍塌,守卫也在冰冷剑气之下,一瞬间被灭杀。

  一声声怒吼从血魔门内传出,紧跟着,一道道身影急速飞出,带着无边怒火,望向半空中的三人。

  不等这些身影开口大骂,血魔门内,同样有三道身影飞向了半空之中。

  三名筑基,而且正中间那人,更是筑基后期的修为。

  姜明站在流云帆上,看着面前三人,将他们与黑袍青年比较了一下,觉得除了筑基后期修为的那人,其余两人相比黑袍老者都略有不如,甚至相差颇远。

  看来这二人,应该只是筑基初期的修为。

  “啧啧,区区两名筑基中期的修士,竟然毁我血魔门大门,今日安若是不把你的鲜血吸干,本座就不是血魔门门主!”

  血魔门门主语气森然,刚要有所动作,冷菲菲却已经迎面而上,漫天冰冷的剑气,瞬间朝着他笼罩而下。

  “门主!”两名长老刚要上前围攻冷菲菲,却见靳思行收了流云帆,手中飞剑一扬,漫天血雾瞬间将二人笼罩。

  “谁也别想打扰菲菲……”靳思行冷笑一声,手提飞剑冲入血雾之中。

  在空中,他的虚空剑法威力更是将提升数倍。

  落入地面的姜明,还没有所动作,就已经被上百名血魔门弟子围住。

  这些弟子修为参差不齐,从养气初期到养气后期全都有。

  这些修为不同,但身上却都有着腥臭的鲜血气息,显然这些人所修炼的功法都与黑袍青年一样,显然都是以人血来修炼的。

  “果然,这些人都不能留。”姜明看着将自己围住的众血魔门弟子,口中喃喃说道。

  只有灭血魔门满门,才能够让百姓幸免于难。

  姜明取出断剑,真气涌动间,抬剑朝着四周横扫而出,凌厉剑气化为无边火海瞬间爆发。

  随之而来,四周凄厉之声响彻开来,围在姜明身前的血魔门弟子,瞬间被火焰剑气笼罩。

  上百人,短时间之内已死伤十多人。

  其余弟子此时反应过来,纷纷出手,一道道带着浓郁血气的法术朝着姜明落下。

  姜明身形一晃,避开数道攻击,抬手挥舞间,将余下的攻击也尽数挡下。

  相比黑袍青年,这些养气境的血魔门弟子实在太弱了,但姜明绝不会因为对方弱就手下留情。

  身形变换,姜明犹如虎入羊群,血红色的断剑不断挥舞,每一次扬起,都带起一片血花。

  快若闪电的攻击,让这群魔修弟子毫无招架之力。

  一名养气九层的弟子看到这幕,倒吸口气,面露骇然。

  当即转身就要后退,一道寒光划过,他的胸膛,顿时多出了一个窟窿。

  另一名养气九层的弟子双眼厉色闪动,法诀掐动间,滚滚血色升腾而起,化为浓浓血雾。

  眼看就要将姜明笼罩的时候,一道狂风汹涌而出,风中,凌厉霸道的剑气直接将血雾斩为两半,剑气没有丝毫阻碍地从他的脑袋斩落而下,将身体一分为二。

  不到半柱香的时间,上百名弟子所剩无几,而姜明却毫发无损。几乎每一次断剑挥出,都能带走一条性命。

  “这家伙简直不是人,就算是长老都没有这名恐怖的实力,咱们五人一起联手施展禁术!”

  看着余下的同门一个接一个地倒在姜明的断剑之下,仅剩的五名养气九层弟子,咬着牙同时掐动法诀。

  顷刻间,五人身上血光大涨,浓浓的血气升腾而起,而五人的面容,却渐渐变得枯瘦起来。

  几个呼吸不到,五人就从二十多岁的青年模样,变成了七八十岁的老头模样。

  禁术施展,需要的不仅仅是他们的精血,更是需要他们的寿元,若非生死攸关之际,他们是断然不会施展的。

  五道浓郁的血气在五人的头顶盘旋,渐渐地化为一个巨大的血色骷髅头。

  “血骷髅,将他吞噬!”

  一声狰狞的咆哮,血色骷髅张开那血红色的大嘴,朝着姜明扑咬而下。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