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腹背受敌

更新时间:2017-04-28 14:55:44 作者:落叶无痕26 字数:3172

冷家花园,姜明提剑架着冷天行来到了一座假山前。

  “就是这里,我没有骗你,我爹就是将妹妹囚禁在这里。”冷天行一脸紧张地说道。

  “打开密道大门。”姜明冷冷说道。

  在冷菲菲的闺房里,姜明从冷天行口中得知,冷家竟然勾结了魔修,不仅将白城另一大家族徐家灭门,更是打算让冷菲菲与那黑袍青年联姻,从而让冷家彻底靠上魔门。

  虽然不清楚冷家为何会想到要投靠魔门,但姜明知道,自己必须趁着那黑袍青年还没出手前,赶紧将冷菲菲救出。

  据冷天行所说,黑袍青年乃是筑基中期的修为,已经与冷菲菲、靳思行相当。

  如今靳思行被散气汤影响,一身修为暂时无法恢复,能够与之抗衡的,只有冷菲菲了。

  冷天行生怕姜明一怒之下将自己一剑斩杀,连忙掐动法诀。假山缓缓移开,露出了一条漆黑的小道。

  姜明拉着冷天行,飞速冲入小道之中。

  不一会儿,二人便是来到密道底部,这是一个空旷的空地,几乎有冷家庭院三分之二大小,而空地的四面,分别有着四面牢房。

  只不过此时只有东面牢房关着人,细眼看去,此人正是冷菲菲。

  哪怕被关押,冷菲菲依然是冷家大小姐,没人敢怠慢,因此关押之地自然也是极好的。

  牢房内摆设极为漂亮整洁,除去铁门外,里面的装饰与一般闺房无二。可是再好也是被限制自由的。

  见到姜明带着冷天行出现,冷菲菲的脸上不仅没有露出笑意,反而是露出惊慌之色。

  她刚要开口,却看到姜明身后,两道身影悄然走出。

  来人正是冷家家主冷锋,以及黑袍青年幽长老。

  “父亲……”冷菲菲脸色一白,知道此时想让姜明逃走,已是不可能了。

  “虽然没有引来靳思行这条大鱼,不过先解决了你这条小鱼也不错。”冷锋冷笑着说道。

  “啧啧,冷家主可别小看了这小子,我的鬼火骷髅,可就是被他灭了的。而且,我的血衣至今还未归,恐怕也和他脱不了干系。”黑袍青年冷声说道。

  “或许是靳思行所为也说不定,毕竟他可是天剑学院三大剑修天骄,哪怕服用了散气汤,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冷锋摇头说道。

  他的女儿在天剑学院修炼,他自然对天剑学院了解颇多。而姜明这个只有养气境的剑修,他连听都没听过,想来不过是一个实力一般的角色而已。

  当然,他也不会轻视。

  能进天剑学院的,实力都绝不会弱,否则自己的儿子也不会落在对方的手上了。

  “别过来,否则我杀连他。”姜明指着被他挟持着的冷天行,沉声说道。

  虽放狠话,但他还没有自大到想要一人面对两名筑基修士。

  “为了我冷家的宏图大业,我连菲菲都可以牺牲,现在多牺牲一个儿子,又有什么?”冷锋冷笑一声,抬手间,飞剑直奔姜明而去,竟是想要将冷天行与姜明一同刺穿!

  “你!”

  虎毒不食子,但姜明没想到冷锋为了自己所为的大业,竟然完全不顾自己儿子的死活。

  他到底没有冷锋的无情,一把将冷天行朝着一侧扔去,同时扬起断剑,朝着那迎面而来的飞剑狠狠斩下。

  “铿!——”

  飞剑瞬间被震飞,冷锋的表情,顿时变得严肃起来。

  他可是筑基初期的修士,没有一剑将养气后期的修士斩杀不说,竟然还被对方一剑将自己的飞剑震飞,这怎么可能?

  不等冷锋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姜明已经再度挥出一剑。

  原本没有一丝风的密道里,随着姜明剑气飞出,竟是掀起阵阵狂风。

  木秀于林!——

  狂风四起,但在顷刻间又汇聚成一团,形成一柄风之巨剑,朝着冷锋与黑袍青年怒斩而下。

  冷锋面色一变,这剑的威力,竟是达到了筑基之威,已经足以威胁到他的安全。

  体内真气爆涌而出,汇聚在剑尖,形成一层厚厚的冰之剑气。

  “冰剑,斩!”

  冷锋大喝一声,冰冷的剑气瞬间爆发,与风之巨剑触碰到了一起。

  “轰!——”

  剑气纵横,两股剑气的碰触,瞬间形成了一股强烈的风暴,震得冷锋接连倒退了数步,这才停了下来。

  当风暴消散,冷锋却是看到姜明竟已经斩断了牢笼,将冷菲菲救了出来。

  “哼,一个人你尚且无法逃走,如今带着被幽长老禁锢了修为的菲菲,更是插翅难逃,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冷锋一脸阴沉地说道。

  自己堂堂冷家家主,以剑法闻名白城,却不如一个养气境的剑修,此事若是传出去,他还怎么在白城立足威信?

  这个姜明,必须得死!

  “我要走,你们谁也拦不住!”姜明目光冰冷如剑,浑身散发着一股凌厉的气势。

  此时此刻,原本还在看戏的黑袍青年,终于有所动容:“剑势!”

  能够将一身剑意化为自己的气场,形成独有的势,这可非寻常人能够做到的。

  至少,他做不到,冷菲菲与靳思行也做不到。

  “此人将来,必成我魔道之患……”黑袍青年缓缓上前,语气阴森:“你去守住密道入口,不准让任何人进来,也不能让这小子逃出去。今天,本座要让他葬身于此!”

  只见黑袍青年抬手一压,一股腥味顿时扑鼻而来,一只血色大手,在半空成型。

  “血魔手,你是乱葬岗那魔头!”姜明沉声喝道,一旁的冷菲菲也睁大了双眼。

  如果只是术法相似,倒也没什么,但此人施法之后,气息几乎与乱葬岗那魔头一模一样,绝对和其脱不了干系。

  “啧啧,本座早就说过,我们还会再见的,不是么?”黑袍青年阴森一笑,也不再多说,而是催动血魔手朝着姜明压下。

  “若火之燎原,不可向迩……”姜明口中低吟,双眼愈发明亮,真气在断剑上汇聚,原本就通红的断剑。

  在真气的作用下,似乎变得更加的艳红,一股灼热的气息,更是自其内散发而出。

  “荒剑·燎原!”

  血魔手落下的瞬间,姜明手中断剑挥出,炙热的气息,顺着剑气飞出,瞬间化为熊熊火焰,斩在了血色大手之上。

  顷刻间,火焰剑气便是如燎原之火般,分分钟将血色大手吞噬。

  被姜明搂在怀中的冷菲菲,脸上流露出震撼之色。

  她本以为自己对姜明已经足够了解,但当他施展出这一剑之后,她才明白,当初在剑冢外,没有尽全力的不仅是她,姜明亦是如此。

  仅仅是养气后期,就有这等剑法,只怕他的剑道天赋,早已经远超她和靳思行还有慕白这些所谓的剑修天骄。

  “怎么可能?”黑袍青年面色一变,他的血魔手,当初就连靳思行都无法彻底灭掉,而这仅仅养气七层的家伙,竟然一剑就破掉。

  更恐怖的是,血魔手消散的瞬间,半空中那一团火焰,竟是如火雨一般,朝着他笼罩而下。

  这不仅是火,更是蕴含了剑气的剑之火雨。

  黑袍青年双手一挥,滚滚血气冲天而起,与那漫天火雨瞬间相触。

  “滋滋……”

  鲜血在火焰中灼烧的声音不绝于耳,而姜明,趁着这机会,一把抱起冷菲菲,朝着密道出口冲了出去。

  “站……”冷锋刚要抬剑出手,但当目光与姜明相触的瞬间,只觉心神一震,心中莫名生出一股惊惧,下意识地停止了手中的动作。

  姜明也不理冷锋,径直冲出了密道。

  “愣着做什么,还不给我追?”此时黑袍青年已经将那火雨灭去,回过头正好看到这一幕,气得直冒烟,大骂一声废物,整个身体化为一团血雾飞掠而出。

  “该死的,我怎么会被区区养气境的修士吓到?”冷锋此时也回过头来,连忙跟了上去。

  既然已经决定投靠魔门,就再也没有回头路,必须将菲菲找回,然后杀了姜明与靳思行,否则被天剑学院知晓,他冷家就彻底完了。

  随着众人的离去,密道里,只剩下被甩在一边的冷天行。

  此时的他,呆呆地靠在铁门边,脑海里,浮现的仍旧是方才冷锋出手的那一幕。

  “想不到在父亲眼里,我连个屁都不是,他的心中,只有那宏图大业,只有冷家,哈哈……”冷天行仰天长笑,眼角,泪水却止不住地流出。

  ……

  一出冷家,姜明就朝着城外奔驰而去,身后黑袍青年所化血雾以及冷锋御剑而来,他不敢去破庙与靳思行汇合,只能先行离开。

  在白城里,他还能凭借道路曲折,让二人始终与他拉开距离。但一出白城,养气境与筑基境的巨大差距就显露出来。

  刚出白城不到半柱香,黑袍青年与冷锋就一前一后将他与冷菲菲拦下。

  “区区养气境,以为能逃出本座的手心不成?”黑袍青年冷笑道。

  “学姐,连累你了。”姜明颇为遗憾地说道。一名筑基修士,他也未必是对手,更何况是两人?

  “是我连累了你和靳思行才对,对不起。”冷菲菲凄然一笑。

  若是她没有被禁锢,凭借着她与姜明联手,别说逼退二人,甚至将二人击败都有可能。

  可惜,姜明的修为不够,无法破解她身上的禁锢,此刻的她,与凡人无异。

  姜明笑了笑,将冷菲菲放下。

  他的字典里,可没有“放弃”两个字。当初四年留级没有放弃,现在的必死之局,他也绝不会轻易放弃。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