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夜探冷府

更新时间:2017-04-28 14:55:28 作者:落叶无痕26 字数:3126

森然的鬼火,一左一右,朝着姜明飞驰而来。

  姜明扬起手中的断剑,正准备出手时,脑海中赤霄剑魂却是一阵颤动。

  紧跟着,两团鬼火竟是齐齐被吸入其中,被赤霄剑魂吞噬。

  “这……”姜明不由愣住了,先是鬼魂,现在连鬼火都吞噬,那以后是不是遇到鬼修,他都立于不败之地了?

  不仅是姜明,那漂浮在半空中的骷髅头同样愣住了。

  鬼火森冷无比,一旦被击中,轻则伤身,重则伤及元神,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被吞噬了?

  它一身的实力,几乎都在这两团鬼火之上,没有了鬼火,它就是个普通的骷髅头而已。

  骷髅头想要逃窜,却被姜明一剑斩碎,跌落到地面之上。

  姜明没有再返回住所,而是直接将靳思行背起,几个腾跃,便是出了冷家府邸。

  冷家长老厢房,本在床上闭目休息的黑袍青年猛地张开双眼,一抹血光闪现而过。

  “区区养气七层的修为,竟能破去我的鬼火骷,天剑学院不愧是十大地级学院之一,除了冷菲菲、靳思行这样的天骄剑修之外,其他学生也不弱啊……”

  黑袍青年嘴角露出一抹阴森笑意:“不过这样正好,本座的血女,吸收了两人的鲜血,应该足以突破到筑基中期了……”

  一枚艳红如血,带着一股邪气的玉佩,出现在黑袍青年的手中,随着黑袍青年口中念念有词,一道红光自玉佩内飞出,瞬间消失在他的眼中。

  姜明背着靳思行在静寂空旷的道路上疾驰,他不知道设计埋伏自己与靳思行的,究竟是冷家之人亦或是另有他人,但这一切绝对和冷家脱不了干系。

  而这白城,实际掌控者就是冷家,若不找个无人之地,将靳思行唤醒的话,他的处境将十分危险。

  忽然,姜明闻到了一股血腥味,这味道一开始很淡,就好像从远处飘来一般。

  但渐渐的愈发浓郁,浓郁得姜明瞬间就判断出,这股血腥味,和前段时间在鹊鸣镇外乱葬岗闻到的血腥味如出一辙。

  姜明心中咯噔一声,停下了脚步,与此同时,一道飘摇的红色身影,倏然而至,施施然飘落到了姜明的正前方。

  这是一个身着红衣的女子,只不过这女子脸色苍白如纸,嘴角带着诡异的笑容,双眼直勾勾地望着姜明。

  “血,好美味的鲜血……”

  细弱蚊蝇的声音,悄然传入耳中,听得姜明毛骨悚然,当即抽出一只手,握紧断剑,紧盯着眼前的红衣女子。

  “给我血,我要喝你的血……”

  红衣女子那微弱的声音不断传来,而四周的景色,竟随着这声音,悄然变化。

  漆黑的街道,仿佛涂上了一层红幕,鲜血的腥味扑鼻而来。

  姜明只觉脑袋有些眩晕,心中骇然的同时,连忙狠狠咬下舌尖。

  在清醒的瞬间,看到红衣女子的双手指甲竟是变得足有半尺多长,朝着他的脑门抓来。

  “铿!——”

  姜明扬手一剑真开红衣女子的指甲,趁机背着靳思行后退数步,一脸警惕地看着红衣女子,不敢再有半分分神。

  红衣女子咯咯一笑,周身刮起阵阵阴风,再次扑来。

  姜明刚要动弹,却发现双脚似乎被什么抓住,低头一看,只见原本的石砖地面,竟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滩血水。

  血水中,两只沾满鲜血的手臂,死死抓着他的双腿。

  “哼,当真以为我奈何不了你吗?”姜明冷哼一声,也不管脚下的一双血手,而是扬起手中剑,一剑朝着红衣女鬼斩下。

  剑尖寒芒飞出,一道低沉的虎啸骤然传出,红衣女鬼那前冲的身躯在这一声低啸中,微微一滞,再回过神来时,寒芒已经穿过了她的身躯。

  荒剑·虎狩!——

  曼妙的身躯,顷刻间化为一滩血水,流淌一地。

  而姜明也扬起剑将脚下的两只血手斩断,背着靳思行继续奔驰。

  就在姜明离去不到片刻,那一滩血水竟是升到半空,而后再度凝聚成红衣女子的模样。

  红衣女子双眼泛着幽光,直勾勾盯着姜明离去的方向,少顷,轻笑一声,再度化为一道红光消失不见。

  半柱香后,姜明背着靳思行来到一处破庙之中,将其放下,此时靳思行终于悠悠醒转。

  “嗯?怎么咱们的房间变得这么破烂了?”靳思行摸着仍旧眩晕的脑袋,醉醺醺道。

  “我们正在被人追杀,这是破庙。”姜明点醒靳思行醒来,他也稍微松了口气。

  “被人追杀?看小爷我怎么对付……嗯?我怎么提不起真气?”靳思行忽然疑惑道,原本还有些眩晕的脑袋,此时也渐渐清醒。

  “我听那骷髅好像说你喝了什么迷魂汤。”姜明摇头说道。

  “散气汤……”

  靳思行喃喃一句,缓缓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体,让自己更加清醒些,这才说道:“难怪这几日来总感觉真气运行有些不畅,原来是喝了散气汤,看来顿时间内是没办法恢复筑基境的修为了……”

  靳思行一番解释,姜明这才知道,散气汤竟是一种可以让体内真气散去,并且短时间内恢复速度变得缓慢的汤药。

  而他连续数日都喝了倒入散气汤的酒水,此时真气的恢复速度甚至连养气初期的修士都不如,没有几日的时间,根本没办法恢复到原本的修为。

  “不行,我们就这样出来,菲菲不就一个人落入险境之中了?姜明,你帮我去冷家看看,如果菲菲有危险的话,看看能不能将她也救出来。”靳思行一脸紧张地说道。

  “我走了,你怎么办?”

  姜明摇头:“再者这件事与冷家有没有干系,现在还不清楚。虽然我也想相信冷学姐,但这毕竟不是她一个人可以做主的,而是由她的家族决定。你觉得冷家可信吗?”

  “你……算了,我自己去。”靳思行说着就准备走出庙门口,却被姜明一把拉了回来。

  “我会去,不过要等你能自保的时候。”姜明开口说道。

  “自保我完全没问题,我已经恢复了些许真气,勉强达到了养气一层的修为,加上我有防御法宝,完全不用担心自保的问题。你现在赶紧去找菲菲,千万不能让她有事!”

  靳思行一边说着,一边指着自己身上穿着的防御衣甲。

  “好,那你在这里等我,我去了解下情况再说。”姜明走出破庙,朝着冷家方向奔驰而去。

  直到姜明的身影彻底消失,靳思行这才松了口气,口中更是念叨着:“菲菲你千万不要有事!”

  “血,好美味的鲜血……”

  一道幽幽地声音,忽然传入靳思行的耳中。

  靳思行身体一僵,刚取出飞剑,就看到一名红衣女子从破庙门口飘了进来。

  “筑基境!”

  靳思行瞳孔睁得老大,手中飞剑一抖,朝着红衣女子直刺而去。

  红衣女子咯咯笑着,任由靳思行将飞剑刺进她的手中。

  靳思行眉头一皱,这一剑,竟没有对这红衣女子造成任何伤害!

  没有任何犹豫,靳思行抽身急退,却在此时,红衣女子伸出了那有着修长指甲的手掌,一掌朝着他的胸口抓下。

  ……

  冷家大院,似乎随着夜幕而变得更加的阴森。一道身影,从冷家东面围墙悄然跃入。

  当下,冷家府邸内的守卫明显增多了,不过大多是养气初期的修士,姜明很轻松就躲过了这些守卫的视线,来到了冷菲菲的闺房。

  此时,冷菲菲正躺在床上,似在睡觉。姜明悄然来到床前,正准备伸出手将她叫醒,忽然心生警觉,急忙收回收朝后退去。

  床上,那一道看似熟睡的身影猛然转过身,一柄散发着寒气的长剑朝着姜明胸口直刺而来。

  “铿!——”断剑倏然出现,姜明抬手一扬,轻易便是将这长剑挑开,他也看清了这身影的本来面目。

  “冷天行!”姜明眉头一皱,根本没有想到冷菲菲的哥哥冷天行,竟然会假扮冷菲菲出现在她的闺房里。

  “竟然是你这家伙?我还以为会是靳思行呢,看来今天的多番准备,是白费了。”冷天行一脸失望地说道,同时挥了挥手,只见十多名养气后期的冷家族人,瞬间冲进冷菲菲的闺房,将姜明给团团围住。

  “菲菲学姐呢?”姜明开口问道,对于眼前被围困的局面,完全不予理会。

  “你觉得我会告诉一个死人吗?上!”冷天行甚至连和姜明交手的欲望都没有。

  在他看来,擒住靳思行才能展现他的能力。至于这个比他修为还低的家伙,根本不配和他交手。

  下一刻,冷天行愣住了。

  只见十多名冲上前去的冷家族人,竟是在片刻间,就尽数落败,重伤在地。

  如此之快,他甚至连姜明怎么出手的都没看清,自己精心为擒住靳思行而安排的精英族人,就已经落败了?

  冷天行额头上的汗滴,悄然落下。

  他虽有养气九层的修为,但面对这十多名精英族人,他根本连获胜的机会都没有,而对方,竟然轻而易举就将之击败。

  彼此的差距,究竟有多大可想而知。

  不等冷天行有所动作,姜明手中的断剑已经横在了他的脖颈处。

  “说出冷菲菲的下落,否则,死!”姜明语气冰冷,手中的断剑更是再度深入分毫,一缕鲜血,自脖颈处缓缓流出。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