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激战魔修

更新时间:2017-04-28 14:54:46 作者:落叶无痕26 字数:3255

乱葬岗四周,与鹊鸣镇周围的郁郁葱葱截然不同,有的只是一地的枯藤和只剩下枝干的老树。

  “还真够阴森恐怖的,当魔修,还真不容易。”靳思行一脸感慨。

  姜明与冷菲菲沉默不语,眼前遍地的墓碑横立,无边的黑气笼罩大半乱葬岗。

  然而,这黑气,似乎与笼罩鹊鸣镇的黑气,有些许的不同。

  “咦,是阵法……”一踏进乱葬岗中,靳思行就惊咦一声。

  前一秒还是晴空万里,而随着他们三人踏进乱葬岗中,竟是瞬间变成了乌云密布,滚滚黑气,带着阴森恐怖的气息,弥漫在四周。

  冷菲菲手指法诀一捏,飞剑瞬间出现在周身,冰冷的寒气,令得那弥漫的黑气瞬间被抵挡在外。

  靳思行嘴角上扬微笑着笑,周身似有一股无形的剑气,那一缕缕黑气在这无形剑气下,根本无法靠近分毫。

  姜明正想也露一手的时候,脑海中,早已经苏醒过来的赤霄剑魂,立刻便是将那些黑气吸入其中。

  虽然剑冢内那些剑灵的爆发,令得赤霄剑魂陷入了一段时间的沉睡,但剑冢半年的休养,令得赤霄剑魂不仅再度苏醒,并且似乎也恢复了些许。

  表面看似没有其他的变化,却加深了姜明对三式残缺剑诀的领悟,如今他已经能够轻松驾驭两式残缺剑诀。

  姜明没有任何动作,而周围的黑气却在碰他身体的顷刻间,就消失不见,令得靳思行与冷菲菲大感惊奇。

  不过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秘密,二人倒也没有多问,只是开始打量起四周的环境。

  随着三人的深入,阵法也悄然变化。

  弥漫在乱葬岗中的黑气,渐渐地凝聚,变成了无数道黑色的身影。

  一道道若隐若现的身影或人或兽,或有头无身,或有眼无嘴,或如一团球,不一而同;但每一道身上都泛着幽光,似月光却更森冷。

  随着这些身影的出现,乱葬岗某处,一道身着黑袍的身影,悄然睁开了双眼。

  他的目光望向姜明三人所在,阴森怨毒的苍老声音,自口中传出:“该死的,竟然在这个时候闯入,只要再给我一个时辰,就能够彻底吸收这百名童孩的血液,让我的血魔大法更进一层!”

  黑袍老者双手掐动法诀,不断打入阵法之中:“借助着乱葬岗的怨魂,这百鬼夜行阵威力将大大提高,应该足以挡住两名筑基修士一个时辰……”

  在黑袍老者看来,养气境的姜明根本就是打酱油的,不足为虑,唯有两名筑基境修士需要提防。

  阵法彻底启动,老者这才放下心来,再度闭上双眼,开始修炼起来。

  黑袍老者的周围,是一个圆形的血池,血池边,垂竖着一百根尖柱。

  而就在这每根尖柱上,都插着一个五六岁左右的孩童!

  孩童都被尖柱从下身直接差到头顶,鲜血顺着柱子流入老者身下的血池之中。

  ……

  看着周围近百道身影骤然逼近,靳思行双眼放光,笑道:“我们被包围了呢。”

  “别废话。”冷菲菲冷声说了一句,手指一动,飞剑瞬间飞出。

  冰冷的剑气朝着四周扩散,瞬间将数道黑影冻结。

  而飞剑,轻松划过这些被冻结的黑影,顷刻间,就将其化为无数冰块碎片,散落一地。

  “看我的。”靳思行轻笑一声,飞剑瞬间飞出,竟是消失在黑暗之中,再出现时,已有数道黑影被飞剑斩杀,化为黑气。

  只不过与二人相比,姜明却是最为简单,提在手中的断剑,几乎没有用武之地,那些黑影就化为一道道黑气被赤霄剑魂吸收。

  “看来有赤霄剑魂在,面对鬼修,我都能占到不少便宜。”姜明一边思索着,一边与二人一同前进。

  一炷香之后,三人这才发现,每当有黑影被他们斩杀,那黑气笼罩的空中便会有一个与之一模一样的黑影重新凝聚成型。

  宛如庄稼地里的蝗虫,前仆后继,杀之不绝。

  唯独靠近姜明的黑影,一旦被吸收,便是再没出现过。

  “看来除了姜明能够彻底灭杀这些鬼魂外,咱们俩是没办法了,那咱们就别浪费真气斩杀这些鬼魂了,干脆就让姜明一个人出手好了。”靳思行开口说道。

  “不行,我这法宝是防御型法宝,只有靠近的鬼魂才能够灭杀,没办法主动攻击。”姜明摇头说。

  既然靳思行认为他能灭杀鬼魂是因为法宝,那就这样误会好了,毕竟赤霄剑魂事关重大,自然不可能和其他人说。

  原来如此,随即靳思行嘱咐道,“这好办,我和菲菲将这些鬼魂送到你身边就好了。”

  冷菲菲更加实际,飞剑直接飞出,冰冷的剑气在她可以的操控下,没有斩杀鬼魂,而是令得这些鬼魂的速度为之一缓。

  接着,她莲步轻移,出现在这些鬼魂旁边,一脚将之踢到姜明身旁。

  只见一道道鬼魂,一靠近姜明,便是化为一道黑气没入姜明身体之中消失不见。

  “我也来!”靳思行也加入其中。

  在三人的联手之下,一道道鬼影飞速消散,直到百道黑影,那漫天的黑气终于不再形成任何鬼影来。

  “终于解决了,这次多亏了姜明,不然还不知道要费多少时间才能解决。”靳思行笑道。

  “别浪费时间了。”冷菲菲说了一句,便是带头走在最前方。

  没有了鬼影阻扰,三人很快便是来到了一处立满尖锐柱子的血池前。

  当看到那尖锐柱的上面,都插着一名仅有五六岁的孩童的尸体时,三人的面色在一瞬间齐齐变了。

  姜明的身躯因为激动愤怒而微微颤抖着,右手好似要将剑柄捏断一般,握得死死的。

  冷菲菲那冰冷的目光中,多了一分悲痛,脸上的寒气,似乎又加重了几分。

  靳思行头一次收起了笑容,平日里玩闹的脸上,多了分严肃。

  “践踏人命,残害孩童,该死!”靳思行肃声说道,手中飞剑在空中一转,而后狠狠斩下。

  “轰!——”

  一声轰响,十多根尖柱应声而倒,剑气余波,更是直奔血池内的黑袍老者而去。

  原本还在血池中修炼的黑袍老者,猛然睁开双眼,抬手一挥间,血池内的血水喷涌而起,形成一道血幕,将这一剑挡了下来。

  “该死的家伙,你们竟敢打扰本座修炼!”黑袍老者双眼泛着寒光,又把手抬起大挥。

  一个黑色骷髅头凭空出现,发出森然笑声,直奔三人。

  “小心!”靳思行低喝,刚要操控飞剑斩落这骷髅头,却见黑袍老者阴森一笑,骷髅头竟是在临近的瞬间,骤然崩溃爆开。

  一缕缕黑气,瞬间朝着三人弥漫而来。

  “这是鬼气,不要吸入体内!”冷菲菲提醒道,同时飞剑一抖,寒气弥漫开来,将大部分鬼气冻结在外。

  “血魔手。”黑袍老者口中喃喃嘀咕,抬手朝着冷菲菲拍下,随着手掌的下压,一道血色大手在空中凝聚成型。

  滔天的血气,令人有种作呕的恶心。

  “休想伤我菲菲!”靳思行大声叱喝,飞剑消失在众人眼前,再出现时,那巨大的血手,竟是被斩成了数截。

  “啧啧……”黑袍老者森然笑出声,手掌依旧虚压而下。

  只见那被斩为数截的血色大手,竟是在瞬间,又恢复如初,依旧朝着冷菲菲落下。

  “哼。”一声娇哼,冷菲菲飞剑飞速穿过血手,直奔黑袍老者而去。

  被刺穿的血手,竟是在下一秒就被冻结,无法再下落分毫,而飞剑,却是带着冰冷的剑气,顷刻间出现在了老者的面前。

  千钧一发之际,一杆血红色的大幡出现在飞剑与老者之间,将这几乎致命的一剑挡了下来。

  “果然有两下子……”老者一把抓住身前的血幡,刚要开口再说些什么,虚空中一阵波动传来。

  紧跟着,一股无形剑气,悄然无声间直洞穿老者的身体。

  见那被一剑刺穿胸口的黑袍老者,竟没有死去,而是发出啧啧的冷笑。“还是小爷我的剑……”靳思行话没说完,就将手中的血幡一挥。

  滚滚血气,自血幡中汹涌而出,随着老者法诀一变,化为六条血莽,张开大口就要朝着三人吞噬而去。

  “雕虫小技,看我的!”靳思行腾空而起,飞剑也被他握在手中。他周身的空气,好似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卷动,缓缓旋转着。

  此刻,靳思行的双眼变得认真起来,一股徐如而充满压迫感的气息,从他身体内,缓缓荡漾开来。

  原本还发出森然笑声的黑袍老者,声音戛然而止。

  虽然靳思行人就站在他的面前,但他的神识感应中,却只有冷菲菲与姜明二人而已!

  靳思行所站立的地方,能够感应到的,只有那似有还无的无形剑气。

  “好精纯的剑意,你是何人?”六条血蟒停止了扑杀,黑袍老者一脸凝重地问道。

  “怕了?”靳思行冷笑:“天剑学院,虚空剑靳思行!”

  “天剑学院,三大剑修天骄之一的虚空靳思行,那你就是冰雪冷菲菲了吧?”黑袍老者眼中闪过一抹贪婪的神采,当即道:“既然是你,那我今日就不和你们再做纠缠了……”

  “想逃?残害如此多孩童,天道难容,今日你休想离开这里!”靳思行冷哼道,手诀一变,老者周围的虚空竟是被一股无形的波动给阻隔。

  “我要走,谁也拦不住!”黑袍老者阴森一笑,六条血蟒化为一团血雾,朝着四周弥漫开来。

  靳思行眉头一皱,他的无形剑气,竟是在这一瞬间别血雾侵蚀,失去作用。

  “啧啧,我们还会再见的……”黑袍老者放肆地笑别,整个身形化为一团血雾,飞速消失在众人的眼中。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