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冷家来信

更新时间:2017-04-28 14:54:27 作者:落叶无痕26 字数:3365

“靳思行,你做什么?”冷菲菲面若寒霜,冷声斥道。

  来者正是天剑学院三大剑修学生之一,虚空靳思行!

  “菲菲,我今早可听说了,有个变态竟然敢穿你的衣服,而且还是你领他入学的?本来我还不相信,但是来到凌雨峰的时候,还听到有学生说你们竟然住在一起,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这小子?”靳思行声音有些激动,噼里啪啦说了一通。。

  “你……”冷菲菲一脸冷意,她怎么可能喜欢这种喜欢暴露的无耻之徒?

  “不想死的话,就别乱说,否则休怪我剑下无情!”她抬手一抖,一柄散发着寒气的飞剑已经出现在手中。

  “那个……我不说了,菲菲你冷静点。”靳思行可不想和冷菲菲交手,连忙撤去脸上的愤怒,转为嬉笑。

  可他忍不住还是小心翼翼地问道:“你不会真的喜欢这家伙吧?”

  “斩!”

  随着这冰冷的娇喝声,手中飞剑顿时疾射而出,但却被靳思行一个闪身躲过。

  “嗯?”被晾在边上的姜明,亲见到这幕,眉头不由一挑。

  靳思行看似只有简单的一个闪躲动作,可隐藏他深不可测的功力。

  这飞剑速度奇快无比,而且来去无踪,他竟然能够如此轻易躲过,说明他能够判断出飞剑的攻击轨迹,提前做好准备。

  只这一手,姜明就发现,这天剑学院的学生果然非等闲之辈,自己遇到的两人,竟然都这名厉害。

  “看样子应该没有啊……”靳思行松了口气,笑嘻嘻道:“没有就好,我就知道你的眼光这么独特,连我都看不上,更不可能看上这个新生的。”

  说话间,靳思行又一个闪身出现在姜明的身前,一把搂住姜明的脖子。

  姜明眉头微皱,刚要开口,却听靳思行小声说道:“姜明学弟,对不住啦。为了找借口来这里,我只能对不住你啦。放心,以后在这学院内,我会罩着你的。”

  还有靠山?姜明会心一笑,这位学长,看上去大大咧咧的,人还不错嘛,就是追女生的手法太差劲了。

  “菲菲,我和姜明学弟一见如故,所以今后他的修行,我也来帮忙指点,让他能尽快成长。”此时,靳思行正气凛然地说道。

  若不是亲眼所见这变脸速度,让姜明不得不感慨为了爱情,靳思行简直无所不能了。

  而,冷菲菲默然不语。

  接下来的日子里,靳思行基本上每天都混迹在山谷之中,每日与冷菲菲一同教导姜明修行,不时切磋剑法。

  每一次剑法切磋,靳思行都大骂姜明是个变态,明明只有养气中期的修为,但剑法境界却比他和冷菲菲还要高出许多。

  可以说,如果在同修为境界下,他和冷菲菲两个加起来都不是姜明的对手。

  即便眼下,他的修为比姜明高,但真想要击败姜明,也必须使出全力才行。

  但切磋怎么可能出全力,这段时间的切磋,几人都不分伯仲。这让想要在冷菲菲面前展现自己勇武的靳思行,一脸不爽。

  转眼一个多月过去,冷菲菲对姜明的印象终于有所改观,虽仍旧冷面相对,可心里至少不再将之当作变态、无耻之徒。

  可惜的是,李若菱并没有在凌雨门下当学生,而是被一位法术导师收为关门学生,闭关学习法术,至今尚未出关。

  而在冷菲菲与靳思行两位高手的指点下,姜明的修为终于突破到养气七层,正式迈入养气后期之列,勉强赶上了天剑学院这一届新人的修为进度。

  是日,三人正在切磋剑法,一名凌雨峰的新生忽然跑到跟前来,将一封书信和一枚玉简交到了冷菲菲的手中。

  冷菲菲立马拆开信,片刻之后,她收起了书信,脸上带着些许疑惑。

  “咦,是谁寄过来的?”靳思行一脸好奇地问道。

  “我有事要回冷家一趟。姜明,你和我一起走,这是老师的安排。”冷菲菲冷冷说道。

  “我也去吧,刚好我的流云帆可以派上用场。”回家,能够去冷菲菲家,靳思行自然不会错过。

  冷菲菲闻言,倒也没有拒绝。

  一番收拾,不到半柱香的时间,三人再度聚齐。

  在姜明期待的眼神下,靳思行右手在储物戒一摸,立刻一道白光飞出。

  只见那白光在半空中飞速变大,顷刻间,就化作了一艘两丈多长的白色舟船。

  这艘舟船上,隐隐有真气流动,虽不如当初金三的舟船法宝,但也颇为不俗。

  流云帆并不大,里面的空间也不多,不过容纳三人还是绰绰有余。

  见到二人坐稳,靳思行当即施展法诀,流云帆呼的一声化作长虹,直奔远处天边。

  流云帆速度飞快,掀起阵阵呼啸之音。

  不过,舟外有一层淡淡的光幕将这狂风阻挡在外,使得三人在帆船内,虽可以听到外面的风声,但却不会有不适之感。

  与此同时,凌雨峰上有人。

  此人正是凌雨,他站在阁楼前,看着流云帆化为一道白点,彻底消失在天边,娇美的面容上,眉头微微一皱:

  “白城那边,最近有些混乱,不过剑修之路,本就是需要在生死中不断突破。天剑学院的修炼,太过温和了,希望你们三个,不要让我失望……”

  穿梭于云间,狂风呼啸,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五日。

  “那是什么?”忽然间,姜明指着下方一团黑烟,有些疑惑道。

  冷菲菲与靳思行随即转身望去。

  只见下方的一个小镇之中,隐约有黑气缭绕,其面积之广,几乎囊括整个小镇。

  “魔气,有人在此修炼魔功!”靳思行惊呼道。

  魔修与道修其实都是人族修士,不同的是,道修讲究道法自然,修的是身心,功法自然纯正。

  而魔修无常,为求突破不择手段,各种残忍邪恶的功法都修炼。

  下方,那淡淡的黑气,一看就是魔修的邪恶功法导致的。

  “我想下去看看。”姜明忽然开口。

  魔修,他还未曾见过,但是魔修的邪恶,在秦武学院的时候他就曾听说过。

  虽然不是所有的魔修都是邪恶的,但大多数如此。

  但凡有魔修出现的地方,都会有百姓遭殃,因为魔修最喜欢的就是用活人来修炼邪功。

  或许,他如今的修为仍旧不足,但他还是要去看看,能出一份力算一分力。

  “去看看。”冷菲菲亦是开口说道。

  “虽然浪费了点时间,但斩妖除魔,本就是我们正道修士该做的事情。身为天剑学院的学生,自然更义不容辞。”靳思行拍了拍胸脯,道。

  流云帆在靳思行的操控下调转方向,朝着下方小镇俯冲而下。

  小镇靠近森林,是个颇为偏僻的乡下小镇。流云帆在镇外落下,三人徒步走进了小镇之中。

  别看是乡下小镇,倒也颇为热闹,街道两边有着许多摊贩正在沿街叫卖,各种零食小吃,看得三人眼花缭乱。

  “奇怪,这里看上去不像有魔修的样子?”看着周围百姓安居乐业的模样,靳思行有些奇怪。

  虽然在高空并不能清楚看到下方景象,但那可是笼罩一整个小镇的黑气,而且三人都看到了,怎么可能会有错?

  “对方魔功高深,看来并非等闲之辈。”冷菲菲冷声说道,冰冷的面容也变得有些凝重。

  她与靳思行虽不是什么前辈高人,但好歹都是筑基境的修为,在学院中也算得上名列前茅。他们竟然无法探查到对方的踪迹,足以说明对方的修为,比他们只高不低。

  “不如我们去酒楼吃点东西,顺便看看能不能打听点什么消息来。”靳思行忽然指着身旁一家酒楼道。

  “好主意。”姜明点头说道,酒楼是最容易打听到消息的地方,也许酒客不经意间的一句话,都能给他们带来新的线索。

  他们一进入酒楼,店中的一名伙计立刻迎了上来,一脸含笑道:“客官需要吃点什么?小店的烧酒和烤鸭可是远近闻名,不少人都特意跑来吃两口,几位要不要来点试试?”

  靳思行随手扔出一块银子,阔气十足的土豪模样说道:“有什么招牌菜都拿上来,爷都要了。若是银子不够,等会爷再给,若是够了也不用找,当作给你的小费。”

  “够了够了,谢谢大爷。”伙计双眼放光直勾勾盯着银子,且双手飞快接过,招呼得更加殷勤周到。

  酒菜上全,三人吃了几口后,靳思行这才开口寻问:“你们这里,最近有什么比较奇特的事情发生吗?”

  “您还别说,最近啊,真有奇事发生。”身为酒店伙计,这小二天天听客人说事,知道的自然极多,当即将最近发生的古怪事情说了出来。

  小镇名为鹊鸣镇,是白城管辖境内一个乡下小镇,本来极为贫苦,每日劳作也只够平日饭食。

  而就在不久前,鹊鸣镇来了一位仙人,仙人说要在镇上挑选百名童男童女为弟子。但凡有修仙资质的童男童女,不仅可以被收为弟子,其父母还可以领取一大笔银子作为生活费用。

  等伙计简明简述后,冷菲菲开口问道:“那你可知,这仙人居住在何地?”

  “仙人说要在镇外的乱葬岗居住一段时间,为乱葬岗超度亡魂,顺便锻炼这些童男童女弟子的胆量。同时,为了避免亡魂影响到我们,仙人还让我们夜间不要出门。”伙计如实回答道。

  就此,冷菲菲他们心里大致也知道了眉目。

  “看来这里的魔气,应该就是那所为仙人修炼散发出的。我可还没听说过,有什么仙人,会住在乱葬岗。”靳思行冷笑道,对于那所为仙人的行为感到十分的不耻。

  “乱葬岗超度亡魂,实则是在那里修炼邪功,百名童男童女,恐怕就是他修炼的炉鼎。”冷菲菲神色冰冷。

  姜明站起身来,眼中杀意涌动:“希望那些孩童还幸存。”话落,便是直接朝着酒楼外走去。

  “这小子,正义感这么强?”靳思行忍不住嘀咕,和冷菲菲相视一眼,便是齐齐紧随而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