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无耻之徒

更新时间:2017-04-28 14:53:58 作者:落叶无痕26 字数:3071

天剑学院,剑冢禁地冲天的剑气,在持续了三天之后,终于消散。

  而剑冢禁地的阵法,依旧因为禁地内剑气的缘故,无法开启。

  当阵法宗师墨羽来到剑冢禁地的时候,也只能是无奈地摇了摇头,道:“静待剑气消散,否则禁地无法开启。”

  禁地内的剑气究竟会不会消散,要多久才能消散,墨羽不知晓,身为剑修的十位导师,也不知晓,所有人只能等待。

  时间飞逝,原本还轮流来探查剑冢的剑修导师,也因为有课程要教导,渐渐地没再来剑冢。

  不过,每一位导师,都派了一名弟子来代替自己轮班守护。

  本就是禁地的剑冢,再度变得冷清下来。

  不知不觉间,竟已过去了半年之久,这一日,值班的是凌雨门下,三年级学生冷菲菲。

  剑冢禁地的清幽荒芜,对于喜好安静的冷菲菲而言,无疑是极佳的修炼圣地。

  可惜,如今剑冢出现问题,大门无法再开启,否则,若是能够再进入剑冢修炼,她的剑法一定能够更进一步。

  冷菲菲心中叹息着。

  新人资格战被副院长压下,仅有少部分参与过资格战的学生外,其余人根本不知晓此事。

  忽然,一道细微的声响传入耳中,冷菲菲目光骤然落在剑冢大门上,冰冷俏丽的面容上,流露出疑惑之色:“剑冢里面传来的声音?”

  下一刻,原本紧闭的大门,骤然开启,一道身影突兀地出现在冷菲菲的眼中。

  只见这身影不着一丝半缕,乱蓬蓬的头发更是让人看不清其面目。

  “无耻之徒,看剑!”冷菲菲俏脸一寒,甚至都没去想对方为何会从剑冢里出来,直接抬手祭出飞剑。

  “御剑飞行!”

  姜明双眼一凝,没想到好不容易等到剑气彻底消失,走出剑冢,竟然就被人用御剑飞行之法攻击。

  断剑倏地出现在手中,对着迎面而来的飞剑就是一剑斩下。

  “铿!——”

  一声铿鸣,冷菲菲只觉自己的飞剑竟是受到一股重击,倒飞而回。

  “高手!”冷菲菲柳眉上挑,双手掐诀,飞剑上顿时散发出冰冷的气息,原本荒芜的地面,顷刻间多了一层冰霜。

  “筑基境……”冷菲菲这一出手,姜明瞬间发现,对方竟是一位筑基境的修士。

  这大半年里,他为了消化剑冢里的剑气,几乎没时间修炼,因此修为依旧停留在养气六层。

  而眼前这位看上去冷冰冰的美女,却是一位实打实的筑基境强者,而且看气势,绝不是筑基初期的境界。

  “就让我看看,天剑学院的筑基剑修,有多厉害!”姜明手握断剑,眼中战意涌动。

  大半年的时间,每天都在面对着一成不变的剑气,他都快闷出病来了。

  眼下终于碰到个活人,而且还同为剑修,姜明早就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了。

  冷菲菲却没有再如原先那般贸然出手。

  御剑术奇快无比,对方能够轻而易举地挡下,单是这一点,就说明对方的实力绝对不弱,哪怕只有养气中期的修为,也绝不可小觑。

  手腕轻轻一抖,悬于半空的飞剑顿时一颤,一片剑气凝聚而成的雪花,飘然飞向空中。

  雪中剑!——

  雪花在空中悄然消散,化作无数雪丝。雪丝好似一片荡起的湖水,朝着四周荡去。

  一片片细小得肉眼几乎都无法看清的雪丝,带着刺骨冰冷的剑气,悄然间,奔向姜明。

  漫天的寒气,化为刺骨的冷,悄然涌入身体之中。

  姜明顿觉如置身冰天雪地之中,这时才骤然发现,自己身上连一件衣服都没有,惊得连忙用断剑捂住下身,急喊道:“等下!”

  然而,冷菲菲根本不理会姜明的呼喊,在她眼中,姜明已经被标上了暴露狂,变态,无耻之徒等诸多标签,是彻头彻底的恶人,必须斩杀!

  “无耻之徒,去死吧!”

  一声低喝,冷菲菲双手并指一点,气机牵引,天空中飘荡的雪丝顿时如同闻到了血腥味的食人鱼,疯狂地朝着姜明飞刺而下。

  细小的雪丝,每一道都是犀利无比的剑芒所化,这一瞬间齐齐发动,霎时间响起刺耳的破空声。

  冰冷的剑芒雪丝,密密麻麻,无边无际,如漫天飞雪,纷洒而下。

  “还来?”

  姜明显然没料到对方竟然丝毫不顾自己的话语,这漫天雪丝剑芒落下,若是真被击中,不死也要重伤。

  抬手间,姜明一剑怒斩而下。

  木秀于林!——

  相比于半年前与百里寒一战,如今姜明修为虽然没有增长,但对于剑诀的运用却更加娴熟,威力也更加强悍,这一招剑诀,更是可以轻松施展。

  顷刻,狂风四起,随着断剑斩落,滚滚狂风斩向了迎面而来的无边雪丝。

  狂风巨剑,消磨了大半雪丝剑芒之后,终于因为真气不足,彻底消散。

  姜明见状,再度一剑斩出,将剩余的剑芒彻底击溃。

  两剑,轻易化解了筑基修士的剑诀。

  姜明不知道,天剑学院剑修学生并不多,仅有十六人,哪怕加上新生中的九名剑修,也才二十五人而已。

  而这二十五名剑修学生,最出名的却仅有三人——冰雪冷菲菲,雷霆慕白,虚空靳思行。

  三人的实力,不分伯仲。

  眼前的冷菲菲,代表着天剑学院剑修学生的最强实力。

  能够以养气中期的修为,轻易地用两剑就挡下冷菲菲的剑诀,若是传出去,绝对会震惊所有学生。

  冷菲菲收回长剑,沉声问道:“区区养气中期,怎么可能会如此霸道的剑诀,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面对养气中期修士,两次交手,她都没有占到半点优势,继续交手,凭借着她筑基中期的修为,想要获胜并不难。但对身为剑修的她而言,这已经是败了。

  剑修的骄傲,让她实在不愿意凭借着高深的修为,来击败眼前这个无耻之徒。

  最重要的,此时她才想起,眼前这个无耻之徒,是从剑冢里出来的,这可是一件大事,必须向老师禀告,因此不能这么随意将之杀死。

  “那个,能先给我件衣服吗?”姜明用断剑将下身挡住,有些尴尬地说道。

  “无耻……”冷菲菲面色一冷,犹豫片刻,还是从储物戒中取出一套衣物扔了过去。

  接过衣服,姜明刚要道谢,却发现这衣服有些怪异,当即一脸苦瓜相:“这是女装啊?”

  “我只有这个,不要的话,就扔掉吧。”冷菲菲面若寒霜道,被无耻之徒碰过的衣服,她是绝不会再要回的。

  “要,我要,我穿就是了。”姜明连忙收起断剑,飞快地穿上衣服。

  只不过,当这一套浅白色的长裙穿在身上,姜明只觉自己浑身的不舒坦,要多怪异就有多怪异。

  而一旁,转过身看向姜明的冷菲菲,再见到姜明穿着她衣服的模样时,脸上的寒霜更甚,口中更是毫无顾忌地说道:“变态!”

  姜明无比尴尬,但好歹不再是暴露狂了,变态总比暴露狂要好些吧?

  “你是谁?怎么会从剑冢里出来?”冷菲菲可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见到他走上前,当即开口问道。

  “姜明,是文江流考官让我去剑冢的,只不过因为一些意外,所以到现在才从剑冢里出来。”姜明如实说道。

  “文老师?”冷菲菲眉头一皱,天剑学院的学生她或许不全认识,但剑修学生,加上半年前入学的新生,总共才二十五人,她全都见过,根本没有眼前这个人的丝毫印象。

  “你是文老师的学生?”冷菲菲再度问道。

  姜明摇了摇头,道:“不是,我暂时还不是天剑学院的学生,考核不知道通过了没有。不过如果说老师的话,我应该打算入凌雨老师的门下。”

  闻言,冷菲菲当即想到姜明想要入凌雨老师门下,绝对是有不良企图。或许就是冲着凌雨老师门下的学生都是女生才去的,当即一脸鄙夷:“凌老师是绝不会要你这种无耻之徒的,别妄想了。”

  “喂喂,别老是开口闭口说无耻之徒好吗?”姜明脸色极为难看,穿着女装已经让他够郁闷的了,还被一个美女说自己是无耻之徒,人生要不要这么黑暗?

  “别废话了,先和我去找文老师。”冷菲菲懒得和姜明废话,转身带着姜明离开了剑冢。

  走出剑冢,姜明才发现自己跟着冷菲菲出来绝对是自己人生中最错误的选择,没有之一。

  一路上,所有学生看向自己的眼神都极为怪异,若非有冷菲菲在前带路,恐怕他都要被人拦下来围观了。

  即便是现在,还有一些好奇的学生,一路跟随,想要看清他的面目。

  这让姜明更加尴尬,恨不能早点到达文江流所在之地,然后赶紧找他换身衣服。

  “该死的,早知道我就应该待在剑冢外,等这面瘫女把文老师叫来就好了,也不至于现在这样出丑。”看着身后跟随的学生越来越多,姜明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了。

  好在,围观的学生就要呈几何级数量增长的时候,冷菲菲终于将他带到了文江流所在的地方,那群围观的学生,也被挡在了山门之外。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