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宁卓之怒

更新时间:2017-04-16 16:28:13 作者:落叶无痕26 字数:3337

磅礴的火焰,令得一些靠得稍近的学生顿时如坠火窟,吓得连忙倒退数尺。

  然而,身在擂台之上的姜明,仍是没有任何的慌张。

  面对这凶猛霸道的火焰长矛,姜明身体微微一沉,体内真气汇聚到长剑之上,一剑斩出。

  白色的剑芒,从剑尖处爆发开来,激荡的剑声,宛如一声虎啸。

  迎面而来的火焰长矛,在这声虎啸之下,好似被撕咬碎一般,顷刻间化为无数火星,散落开来。

  而那白色剑芒,依然趋势不减,在撕碎火焰长矛之后,竟是顺势斩在了宁康的胸前。

  伴随着咔嚓的一声脆响,宁康身上的防御法宝瞬间崩裂粉碎。

  而宁康更是在这一击之下,口中与胸前鲜血同时喷涌而出,整个人更是倒飞出擂台,重重地摔落在演武场上。

  一剑,碎半步筑基的至强一击,破黄阶三品防御法宝,重创吞服了暴气丹的宁康。

  一剑之威,恐怖如斯!

  如果说先前姜明让宁康的【烈焰疾风刃】倒飞,只是让众人震撼与惊讶的话;那这一剑,则是让在场所有人都敬畏,发自内心的敬佩,发自内心的畏惧。

  原本嘲讽姜明的学生,此时都不由自主地退后了几步,生怕姜明找他们的麻烦。

  而那些观战的导师,更是一个个脸上流露出震撼的神情。

  “是那天那招!”席雅低声喃喃着,双眸睁得老大,脸上流露出异样的神采。

  不远处,唐果拿着野果的手臂悬在身前,可爱的俏脸也流露出讶异的神色:“这一招可不是【青峰剑诀】里的招式,这家伙看来另有奇遇啊……”

  看着擂台上仅有的一道身影,荀安的身体微微颤抖着。

  他想不到,姜明在剑道的天赋竟然如此可怕,堪称百年难得一遇。就算是他所知道的那些高级学院里的剑修天骄,恐怕也不过如此吧?

  亏得他还以为姜明是想羞辱自己,原来竟是自己在浪费姜明的时间。

  若是让姜明早早去修剑,四年的时间,姜明又该成长到何种地步?

  就在众人短暂的震惊中,宁卓忽然腾飞而起,携着无边威势,直奔擂台而去,抬手间,一只由真气凝聚而成的大手瞬间成型,几乎将整片擂台笼罩。

  然而这真气大手才刚要落到擂台,便瞬间崩溃。

  一道俏丽可爱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擂台上,挡在了姜明身前。

  “唐果,你想与我为敌?”见到这身影,宁卓面色凝住,沉声说道。

  “姜明是我的学生,你想动他,先问我这当老师的同意不同意。”唐果一边吃着果子,一边开口说道,对于宁卓的威胁,她毫不在意。

  “你……”宁卓面色狰狞,但却不敢再出手。

  身为学院长老,他自然知道这个临时来学院教学的唐果身份的不一般,若是得罪了,即便是学院也护不了他。

  “没什么事就带着你那宝贝儿子去疗伤,一年级学生的考核还要继续。”

  唐果看也不看宁卓,而是直接转身看向姜明,一脸笑意:“回去休息吧,有我在,没人敢动你。”

  “谢谢唐老师。”姜明点了点头,径直离开了擂台。

  宁卓眼睁睁地看着姜明离开,双眼几欲喷火,但直到姜明消失在演武场,他也没有再动手,而是默默转身,将已经昏阙过去的宁康抱起,直奔医疗室。

  只不过,在宁卓离去之后,唐果的眉头却是微微皱了皱:“这老家伙,竟然真的没有再动手?”

  随着宁卓的离去,考核也终于继续开始。

  经历了宁康与姜明一战,接下来的考核显然有些平淡,草草就结束了。

  一年级升级考核,最终姜明以榜首的成绩顺利通过考核。

  只不过姜明对此却是不怎么在意,因为就在刚才发生了一件令他更高兴的事情。

  剑修最好的修炼方式就是战斗,方才与宁康一战,让姜明已经达到临界点的修为终于突破,达到了养气四层。

  虽然只是一个小境界的突破,但这可是停滞了四年的修为,如今终于突破,对于姜明而言,有着不小的意义。

  “果然,战斗才是剑修的最佳修炼途径。”姜明满脸感慨,同时也升起了再去竞技场继续战斗的打算。

  好在,姜明也明白,竞技场虽然能够提升战斗经验,但在剑道修行上,战斗只是其中一部分,修行也同样极为关键。

  而在秦武学院,哪怕他转学到了炼体班,但这毕竟只是个初级学院,根本无法提供任何剑修方面的帮助。

  【青峰剑诀】如今已经掌握得差不多,而剑魂上学来的三式剑诀,碍于修为太低,暂时只会一招,短时间内也很难再有所进步。

  “依靠学院恐怕是没什么用了,不如去找唐果老师问问。”

  回想起连学院长老都对唐果敬畏有佳,而且一出手就给自己中级剑诀,姜明就算用脚指头想也知道,唐果老师绝不是等闲之辈。

  虽然升到了二年级,但学院炼体导师实在太少,因此姜明与甄帅二人依然是由唐果教导。

  来到教室之后,姜明就直奔主题,将自己目前的情况和唐果说明。

  “你也发现这个问题了?看来脑袋瓜并不傻啊。”唐果一边吃着野果,一边笑道:“这个问题,从你昨天击败宁康的那刻开始,我就已经在想了。”

  听到唐果的话语,姜明心中顿时有些莫名感动。

  身为老师,虽然教书育人是职责所在,但像唐果这样为学生着想的,他这四年里,还是头一次遇到。

  见姜明发愣,唐果也不在意,将果子塞入口中,继续说道:“自千年前的正魔大战之后,剑修已经极为稀少,想要获得剑修修炼传承,更加难。你出身平凡,所以能去的地方只剩下学院。当今学院,能够系统指导剑修修炼的,只剩下十大地级学院之一的天剑学院。”

  “天剑学院?”姜明微微一愣,天玄大陆学院等级分明,其中天级学院乃是顶级学院,仅有两所,而这两所之下,便是十大地级学院。

  它能够被列为十大地级学院之一,其实力与规模毋庸置疑。

  “天剑学院的创始人乃是一代剑仙,虽然如今学院也主修法术,但所有学院中,也就此学院还有较为完整的剑修修炼功法。更重要的是,此学院仅有的十位剑修导师中,有一位正好是我的亲戚,你带上我给你的信物去找她,她会指导你修炼的。”

  唐果边说着,边从储物戒中取出一块乳白色的玉佩,交到姜明的手中。

  “这个太贵重了……”

  姜明拿着手中的玉佩,感受到一股温暖的气流顺着玉佩涌入身体之中,瞬间就明白,这不是一枚普通的玉佩,而是一件品阶不低的辅助法宝。

  刚想拒绝,却见唐果一脸鄙夷地看着自己:“又不是女孩子,矜持什么?本小姐也没打算让你白拿这玉佩。你是我见过的天赋极高的剑修天才,所以我用这次的机会换你帮我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姜明没有马上答应。

  “这才像样嘛。”唐果露出甜甜的笑容:“什么事情我暂时也不知道,以后有需要才跟你说。不过你放心,只要你觉得这件事违背你的本心,你可以拒绝,让我换一件事。”

  “好,我答应。”姜明点了点头,只要不违背自己的本心,那就不要紧。

  “学院这边我会帮你处理好后面的事情,你尽早启程,一个月后正好是天剑学院招生的日子。”

  浪费了四年的时间,姜明倍感时间的紧迫。转身就准备离开学院,直奔天剑学院而去。

  正当他走出门口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唐果那咬着野果而略显含糊的声音:“行途也是一种修炼,别为了赶路而匆忙。”

  姜明身体一僵,但很快便转身离去。

  而此时,宁康在经过治疗之后,也终于回到了住所,只不过他的伤势,没有十天半月的时间,是没办法恢复了。

  “该死的姜明,我一定要杀了他!”刚刚清醒过来的宁康,双眼血红,状若狂兽,若不是此刻重伤无法起身,恐怕都要冲去找姜明报仇。

  “康儿,你现在需要的是好好休息,不要动怒。”宁卓沉声说道。

  “好好休息,怎么可能好好休息?”宁康嘶吼着接着说道,“我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姜明那个废物打败了,被那个只有养气三层的废物打败了,恐怕现在所有人都在耻笑我了吧?你让我怎么好好休息?父亲,无论如何,我都要杀了姜明那个废物!”

  他包裹着伤口的白布,在他的剧烈挣扎之下,再度被鲜血染红。

  “你放心,就算是有唐果那个贱人护着他,我也绝不会放过那个小杂种。”宁卓一脸阴沉地说道。

  身为学院长老,竟然被一个养气三层的家伙在自己面前重伤他的儿子,这不也是同样在打他的脸吗?

  “哼,唐果这贱人不过是临时过来教学的导师而已,她自己也在高级学院学习,只要等她的学院开学,那贱人自然就会返回学院,到时候我看还有谁能护着姜明那小杂种!”宁卓冷声说,双眼那冰冷的光芒,似乎已经宣判了姜明的死刑。

  忽然,宁卓似感应到了什么,抬手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一枚玉简。

  “这是……”见到这枚玉简,宁卓眉头一皱。

  这是他留在一名学生的玉简,而那名学生则是他专门安排来留意有关姜明消息的人,如今玉简有消息,一定是关于姜明的。

  “姜明升级考核突出,现由唐果导师推荐,前往天剑学院参加入学考核!”

  短短的一行字,却令宁卓怒血攻心,猛然喷出一口鲜血。

  宁卓突然喷血,令得原本愤怒的宁康回过神来,焦急地问道:“父亲,你怎么了?”

  “唐果!”

  宁卓一把将玉简捏碎,一字一顿地说道:“别以为这样就可以保护姜明,天剑学院,我一定不会让他进去的!”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