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一杯茶年轻三十岁

更新时间:2017-04-16 20:35:48 作者:魄冰 字数:1996

“谢谢医生。”男人点了点头,带着几个大汉上了楼。

  “他们不是……”小护士刚想说什么,郝主任却是快速转过头来,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小护士立马闭上了嘴,而那走在最后的大汉好像听到了什么,微微侧了侧头,转过身狐疑的看了正若无其事,正走回办公室的郝主任和小护士一眼,又跟上其他人一起上了楼。

  “喝茶。”

  方歌也不墨迹,刚回到茶楼,就赶紧泡好了一杯疗伤茶,递到了辰天宇的面前。

  辰天宇狐疑的看了面前的方歌一眼,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还是一口喝下了面前那杯疗伤茶。

  不过让方歌尴尬的是,他忘了辰天宇的双手受伤了,也就没有给辰天宇递过去。

  哪知道辰天宇也不是什么墨迹的人,你让我喝就喝呗,双手直勾勾的立着,硬生生杵着脑袋,单单靠着牙齿咬着杯子的边缘一口就喝完了茶。

  “额……”刚想放下茶杯问问方歌在弄什么玄虚的辰天宇一下子瞪大了眼睛,茶杯直愣愣从松开的口中掉落在了地上还浑然不觉。

  只见得一股股精纯的能量从胃部慢慢涌向四肢百骸,不仅仅是那些受伤的地方,甚至是那些许久之前留下的陈年旧伤,也被慢慢的恢复。

  只见得辰天宇一声大喝,声如洪钟,仿佛震得整个木质地板都微微发生了颤动。

  爽!

  这是辰天宇的第一感觉,仿佛又回到了三十年前,那个三十多岁的年纪,那个只身靠着双拳打出一条血路的年纪,那个生龙活虎,潇洒不羁的时代。

  “咳咳。”不合时宜的声音想起,让辰天宇眼中熊熊燃起的火焰缓缓归于虚无。

  “先生在上,请受在下一拜。”辰天宇说罢,竟是抱拳就要对着方歌行一次大礼。

  “叮,任务完成。奖励:《贴山靠》秘籍一本,五点天才点数。”

  方歌头脑中响起了系统任务完成的提示,不过现在可不是查看奖励的好时机,真的让这个六七十岁的老人给自己跪下是怎么回事,方歌赶紧双手托住了辰天宇的双臂。

  “方歌不过一只懂得泡泡茶的俗人而已,哪当得起辰老哥的一拜。”方歌说道。

  “如果方先生也算是俗人的话,那世界上就真的没有人能称得上是凡人了。”辰天宇还是不肯起身。

  “那你跪吧,跪完了我们就缘尽于此!”方歌只好说道。

  辰天宇见状只好站起身来,眼中还是充满了钦佩的神色,虽说自己不跪了,还是让小雅结结实实给方歌磕了三个响头。

  “辰某有眼不识泰山,面前有个茶道大家却还去医院绕了这么大一圈,眼拙,真的是眼拙!”辰天宇再次抱拳说道。

  “辰老哥,好像恢复了不少。”方歌眼中闪过一道不一样的光芒,因为他好像从辰天宇的身上看到了普通人,没有的东西。

  “差不多恢复了,不仅是外伤。”辰天宇似乎不愿多说。

  “那就好,那,二位就准备起身吧!”方歌并没有追问那种不一样的气质是什么,而是开口赶人了。

  不仅是辰天宇,连一旁的叶轻尘也是有些错愕,不知道为什么方歌这就要开始赶人了。

  “不可,我怎么能留下先生一个人在这里!”辰天宇却是大惊失色,看向方歌的眼神也变了许多,一点也不想看着一个后辈,而是像看着一个高人一般。

  “你留着只会成为累赘。”方歌却是高深莫测的说了一句。

  “唉。”辰天宇却是叹了口气,牵起了小雅的手,对小雅说道:“和哥哥说再见吧!”

  “哥哥再见!”小雅甜甜的一笑,挣开了辰天宇的手,跑到了叶轻尘面前,抱着叶轻尘的大腿说了一句:“再见,轻尘姐姐!”

  ……

  “人呢!”那个手上纹着蝎子的男人,一脸怒气的看着空空如也的病房,眼神中充满了戾气。

  “没看见!”手下从两侧的病房中出来,向着领头的男人回复道。

  “走!”也不逗留,男人直接离开了医院。

  “虎哥,没找到老爷子!”此刻,那个虎口上纹着蝎子的男人站在了一头黄发的黄虎的面前,低头也掩饰不住额头上不断浮现出的汗珠。

  “算了,没事,老爷子可不是简单的人物,不会那么容易抓住的,这次抓不到就下次嘛!来,蝎子,喝酒!”黄虎却是十分大度的拍了拍蝎子的肩膀,递给了他一个高脚杯,并且那着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谢,谢谢大哥!”虽然是觉得自己可能逃过一劫,可是汗珠还是不停地往下滴落,颤颤巍巍的仰着脖子,艰难的下咽那平常总会细细品味的红酒。

  “啪!”黄虎却是突然发难,一把将手中的高脚杯在桌子上磕碎,然后几乎是在眨眼之间就在蝎子的脖颈间划过。

  “唔!”蝎子瞪大了双眼,杯子瞬间掉在了地上,整个后背突然变得汗湿了一片,冷!

  但是,脖颈间的血液并不像电影中那样喷涌而出,反而只是有少许落在了捂在脖子上的手上。

  “这次,饶你一命,因为无人可用,但是,下次,我希望你能,听明白我的命令。”说罢,黄虎搂着一旁的女郎,离开了。

  蝎子大口喘息着,胸腔随着心脏的疯狂跳动而剧烈的起伏着,脖子上一条划过喉结的浅浅的血痕似乎证明这这个男人刚刚正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辰天宇带着小雅走了,走的时候什么也没有留下。

  “方歌,你为什么……”叶轻尘想问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自己想问什么,一脸呆萌的看着方歌,却不知道继续说些什么。

  “傻丫头。”方歌揉了揉叶轻尘的头,笑着说道。

  “不许叫我傻丫头!”叶轻尘不满地打开了方歌的手,嘴巴撅得老高。

  叶轻尘当然要问,而且有很多想问的,她想问,为什么要无偿帮助辰天宇?

  她想问,为什么不收留他们?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