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打脸

更新时间:2017-06-16 20:22:09 作者:柳成荫 字数:3006

“就你想吃狗粮都没钱吃吧。”说完众人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你说你没钱还来凑什么热闹,你知不知道?人家婉儿小姐可是薛家的千金,你呢?你算什么东西。”

  姜浩倒是没有很生气,反倒是悠闲悠闲的在一边喝茶,这些人的嘴脸他已经见识过了,想通了也就没什么了,但是在一旁的陶然却听不下去了。

  陶然猛的站了起身,想要斥责他们,但是却姜浩一把拉住了,陶然想了想,对姜浩说道:“我们去那边吧,这边闲人太多有点闷。”

  姜浩点了点头,跟在陶然的身后,刚刚准备离开,就听到了边上那群人在一旁嘲笑道““怂了吧,怂了就知道靠女人走,果然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儿。”

  姜浩皱了皱眉,可严格的侮辱到了他的人格尊严。讲好没有说话,径直的走到了,陈少送给薛婉儿的那个古董花瓶的旁边。

  看到姜浩走到古玩的旁边,后面的一群人都跟着哄笑了起来:“哈哈,见识过没有,要多看两眼长长见识,省得以后出去了人家笑话你。”语气极其的轻蔑。

  姜浩没有恼怒,反倒是不慌不乱地打开了那个古玩的盒子,仔细的端详着那个古玩,看着姜浩的样子后,身后又是一阵哄笑,所有的人都在窃窃私语着,一副鄙视的样子看着姜浩,就连薛婉儿也是,但唯独陶然没有。

  没有理会身后人的嘲笑,姜浩叫出了小瞳,看着手里的花瓶,问道:“你知道这个花瓶的来历吗?”

  “肯定知道的啦。”耳边传来的是小童可爱的声音,听起来让人心情愉快了许多。

  姜浩用透视眼看了看,仔细的端详了下,毕竟她不是很懂这些东西所有就算是看也看不出什么,只能够简单的看出质量成色上面的瑕疵。

  “哈哈,这是个青花瓷,青花瓷,又称白地青花瓷,常简称青花,是中国瓷器的主流品种之一。青花是运用天然钴料在白泥上进行绘画装饰,再罩以透明釉,然后在高温1300摄氏度上下一次烧成,使色料充分渗透于坯釉之中,呈现青翠欲滴的蓝色花纹,显得幽倩美观,明净素雅。青花是中国最具汉族民族特色的瓷器装饰,是釉下彩瓷的一种,也是中国陶瓷装饰中较早发明的方法之一。”

  姜浩一脸黑线的听着小瞳讲了一段百度百科:“你是不是临时百度的?”

  “没有啊,我脑子里的数据就是这个啊。”小瞳委屈的说道。

  姜浩叹了一口气:“那你直接告诉我这个是真的假的就行了,假的假在哪里,这就可以了。”

  “哦。”小瞳顿了顿,不屑的说道:“这个一眼就可以看出是假的啊。”

  仔细的看着手里的青花瓷,姜浩并没有看出什么倪端,看着姜浩的样子,小瞳也叹了口气,嫌弃的说道:“笨死了,看花纹,看成色,看手法,现代青花装饰手法是用毛笔蘸深色青花料勾绘出纹样线条,再用较大的能含水的鸡头形羊毫笔在上稀释浓度不同的青花颜料,染在线条构成的轮廓里,又称“分水”,而当代景德镇“青花大王”王步,他创造性地运用“铁线描”的笔法,以大写意法开创“分水写意法”,而这个就是,很明显这是一个现代的青花瓷工艺,不值几个钱的。”

  听到后,姜浩把小瞳说的话暗暗地记了下来,而且,就在这时候,看到花瓶的成色有一部分好像是断了一下,姜浩疑惑的问小瞳。

  “那,看样子应该是材料不够了,这两边青花料的配方都不一样,哈哈哈,这是被坑大了,买高仿的都能买到赝品,这是有多倒霉。”

  姜浩放下了手里的,转头看了看其他人送的多多少少都是有毛病的,都不是什么好货色,看到这里,姜浩笑了起来。

  其他人看到姜浩的样子感觉莫名其妙:“你耍什么疯,难不成是看到人家送的东西你眼红的有点疯了?”说完一群人哄笑了起来。

  “眼红?都是一些不值钱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我有什么好眼红的?”姜浩不屑的说道,一边坐在了一边的凳子上,一副悠闲的样子。

  “喂,你把话说清楚。”一个富二代看不过去了,这穷小子也太猖狂了。

  姜浩摇了摇头,眼睛瞥了一眼刚刚陈少拿来的那个:“那个包装很华丽的那件赝品,你们自己去看看,这不就是现代工艺吗?”

  听到姜浩直接把自己送给婉儿的东西直接定位为赝品,陈少也是很气愤,他给婉儿的东西又怎么成赝品了。

  只看到陈少很不服气的走到姜浩的身边,一路上散发出来的气场让所有的人都忍不住倒退了几步。

  “我倒是很想听听你的解释。”陈少压抑住自己内心的气愤,强行的保持着从容,他是个军人,所以他的心情从来不会隐藏,这让他那张脸变得更加的扭曲了。

  姜浩只是勾了勾嘴角,然后把小瞳刚刚说的那些话又重复了一遍。

  这下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姜浩看着他们的样子很是得意,又把材料不够的那件事也说了出来,一边还学着小瞳的样子嘲笑着陈少。

  陈少被姜浩分析的这么头头是道,也是觉得面子上面挂不住,其他的人见状又开始跟着起哄了。

  “你小子尽胡说,陈少怎么可能买到赝品呢。”

  “就是。”一旁的恶人也跟着附和道。

  姜浩看了一眼起哄的人,冷笑了一声之后又把他们送的那些一个一个的评论了一下,毕竟有着小瞳在一旁指点着,姜浩说的也很专业,就像是真的一样。

  对于古玩这种东西他们是不懂的,更加没有研究,所以自然买的东西也不是很好的那种,毕竟他们看不出来,手下的人去买东西的时候自然也要拿个回扣不是。

  “你少在这里大放厥词,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就是觉得你自己没有带礼物,所以想要来陷害别人。”

  “你这种人,真不知道是怎么混进来的,人家婉儿小姐都没有说什么,什么时候轮到你在这里指指划划的了?”

  “哼,我看啊,你也就是靠着嘴皮子进来混吃混喝的,保安呢,保安,把这个赶出去。”

  “对,赶出去,保安。”

  那几个一直针对这姜浩的人喊道,可以看出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他们觉得姜浩是因为想要报复他们才这么胡扯八扯的。

  眼看着保安就要走过来了,薛婉儿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在一边站着皱着眉看着姜浩。

  就在保安想要抓姜浩的时候,陶然站了出来:“你们干什么,怎么自己送的东西是次品被人戳穿就恼羞成怒了吗?”

  “然然,你做什么,快回来。”叶辰很惊慌的上前去抓陶然,这种时候,他也是想看姜浩的热闹的,他根本不想要陶然去帮姜浩解围。

  陶然甩了甩胳膊,没有让叶辰抓住她,一步一步很优雅的走到姜浩的身边,指着姜浩说道:“这个人,是我们风华珠宝的首席鉴定师,你们说他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呢?”

  听到陶然的话,地下的人又是一片的哗然,再次看向陶然的眼神里多了一份的惊讶和猜测。

  作为这里的富商风华珠宝的千金,虽然没有薛婉儿那么的有名,但是认识她的人也不少,况且这里的人几乎都是这个市的富豪,他们经常性的有各种活动聚在一起,自然也都认识陶然。

  陶然家就是做这个的,所以陶然的话他们还是相信的,首席鉴定师是什么级别的,那不是一般人做的了得,怪不得,那个姜浩说的那么专业。

  这件事情就算是这么过去了,自从知道姜浩是陶然家的首席鉴定师之后,就没有人在去找他的麻烦,他倒是也乐得清闲,自顾自的和陶然一起找了一个小角落里吃肉喝酒。

  所有的人看到陶然和姜浩这么的熟络,眼下对之前姜浩是首席鉴定师的事情也是深信不疑,就更加的没有人会来找姜浩的不自在了。

  酒过三巡,差不多宴会也该结束了,所有的人都陆陆续续的离开了,陶然和姜浩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事情做,所有的人都躲得他们远远的,除了几个和陶然关系好点的来找陶然喝了点酒之外,就再也没有别人了。

  姜浩向陶然告了别之后就离开了,刚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一个身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一个女人扑到了姜浩的怀里,一起扑过来的还有那女人身上带着的酒气。

  “姜浩,你个怂包,你一点都不照顾着我,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害的我又被人灌了酒,喝了这么多。”醉酒后的薛婉儿更加的小鸟依人,虽然嘴里说的话一点都不客气。

  看着薛婉儿醉的已经有点迷糊了,嘴里一直在叨念着骂着自己,姜浩感觉自己有点委屈,莫名其妙的背了锅,但是,薛婉儿的样子却让人心疼。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