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赌石节

更新时间:2017-03-22 13:04:41 作者:柳成荫 字数:3092

这次北海赌石节,是由全国十几家知名珠宝公司联合举办的,规模之大,在全国来说可谓空前。

  华夏珠宝城是一座高达二十八层的大厦,赌石节就在大厦的一至四层举办。

  乘车抵达华夏大厦,姜浩就看到大厦入口处人潮拥挤,不停往来穿梭。

  看样子参加赌石节的人不在少数,这也是举办方宣传成功的表现。

  进入大厦,姜浩便先找到楼层示意图研究起来。

  虽然,昨晚已经在电脑上看过区域分布了,但是他行事向来严谨,所以现在还是再确认一遍。

  整个赌石节,按照楼层的高低分为四个交易区,分别是ABCD,对应的也是4楼到1楼。其中A区的翡翠原石价值最高,价位都在百万元以上;B区的石头,最低价十万;C区石头的价格,万元起价。

  至于D区,几百几千块就可以买下,是四个区中最便宜的,不用想这区也是人流量最大的一个地方。

  姜浩因为上午在陶然的店里使用了透视,今天只剩下一次机会了。他也没急着开启透视挑选石头。

  反倒是打算从一楼开始,先慢慢闲逛。

  昨天,他卖了玻璃种帝王绿翡翠的一千万存款。打了部分给家里人后,他卡上还有八百多万,足够买下这里的不少石头。

  逛了半个小时左右,这里的情况姜浩摸清不少。

  大致了解此间出售的石头分三类。

  第一类是赌货,连卖家也不能判断它们内部是否拥有翡翠,拥有哪种翡翠,这类赌性最大,基本上完全靠运气。

  第二类是明货,明货是被剖开的,内部的情况一目了然,基本上可以断定这块石头的价值。

  当然,明货也是有风险的,有可能切面露出的翡翠品相好,而实际上内部根本达不到这一档次。

  第三类是半明半赌的料子,这种料子只在石头上擦开小窗口,可以局部地看到内部的情况。这种石头的风险也较大,所以称之为半赌。

  半赌半明的料子和明货,大凡有点品相的,价格都很高。

  即使切出翡翠,赚到的钱也有限,因此姜浩对它们的兴趣不大,他的重点在于赌性最大的赌货。

  每个分区都配有切石的机器,客人买下石头之后,可以当场剖开。

  解石的过程非常刺激,许多买家都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自家买下的石料。

  而当石头解开之后,他们有的展露笑容,有的则愁眉苦脸,前者自然是赌涨赚钱的,后者则赌垮赔钱的。

  一路走来,姜浩发现大多数的人都在亏本,只有少数人赚了。

  其中就有一位老大爷,以三千块的成本,切出了价值十几万的老坑糯种翡翠,他捧着切开的石头,乐得满口牙花子都露出来。

  “姜浩?”

  姜浩正看得起劲,突然就听到身后传来声音。

  姜浩猛一转身,就看到一双男女挽着手臂站在一起。

  男的身材矮胖,光看头顶的那抹光亮也知道年纪不小了。那双肥猪手,还不停的在女人身上游走。

  女的体态苗条,身材性感,穿着低胸小黑裙。胸前雪白的两坨傲然挺立,颇为吸引眼球。姜浩本来很好的心情,在看清楚这女人的脸之时,瞬间变得不美丽起来。

  即便女人脸上的妆容非常浓艳,但是姜浩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李晴儿,姜浩的初恋女友。

  他脑海中,不由得想起了两人分手时的场景。

  那是大学毕业后的第三个月。

  李晴儿不理会姜浩的苦苦哀求,执意搬出了他们共同生活的出租小屋。

  姜浩永远忘不了那幕。

  他拉着李晴儿的手,跪在地上,求李晴儿不要离开他。

  而李晴儿心生厌恶,仿佛碰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不爽甩开姜浩的手。

  她用鄙夷口吻,对着姜浩说:“我实在受不了和你过的穷酸日子了,我门公司的李总已经答应给我在市区买套房子了。所以,你以后不要再纠缠我了。”

  姜浩仍不死心,他说房子车子他都会有的,所有的一切他都会靠自己的双手得到。

  这些对李晴来说,如同什么天大笑话。她轻笑:“李总有百万年薪,车子房子都有,他现在就可以给我想要的生活。而你什么都没有,凭什么让我跟着你吃苦受累?”

  当时的姜浩自尊心严重受到打击,但更多的是难以置信。

  他不相信,当初学校里那个有着明媚笑容的女孩子,会长出如今这幅世俗的嘴脸。

  他更不相信,不过短短三个月的磨砺,怎么可能使人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又或许,李晴儿其实始终是个现实的女人。

  以前在学校里,甘愿陪着这个穷小子游戏了两年,不过是出于寂寞,再则,也而没有找到更好的下家。

  现在出来工作了,又刚好碰到一个所谓的李总。便能毫不可惜的将穷小子脚踢开。

  从那以后,姜浩便再也没有见到过李晴儿。算算时间也快要一年了。

  此时再见,却已是物是人非。

  姜浩不知道该说什么,微笑转身走开了。

  不过,后方男人尖锐的声音,一字不落传进了姜浩耳朵。

  “你理那种穷小子干嘛,你看他,在这些展台前转了白天了,也没见买下小块石头。我看啊,就是想要过来浑水摸鱼的。这种人,以后少打交道。”

  “恩,我知道了,以后不会了。”李晴儿唯唯诺诺回答。

  听着她的声音,他突然来了气。心想当初视为珍宝,小心呵护的女人,怎么到了别人手里却如此不知怜惜。

  他毫不犹豫的招手,喊来服务员,要了一个小推车。

  紧接着,他开启透视,将看到的里面有翡翠的都装进了进去。

  见他如同大鳄般买石,后面的老男人张着大嘴。

  要知道这里可是三楼,最便宜的一块原石也得十几万啊。

  男人到这里,也不过是打算买一块碰碰运气。

  可是,眼前这个看上去颇为穷酸的小子竟一口气拿下了数十块原石。

  还不包括,还有一块标价88万的。

  震惊的,可不止老男人他一人,旁边的李晴儿也是。

  对于姜浩,她自信了解得绝对不少,可也弄不明白姜浩如此行事的依仗为何。

  对此,刚好瞧见这幕的客人和服务人员也是。

  不过,他们惊讶的确不是这年轻人能一口气买下这数十块原石,而是这年轻人挑选原石的方式。

  就这么轻轻走过,随意的看下便决定。

  要知道,就算是有多年赌石经验的精英前辈,都得拿起原石细细地观摩品味很久很久,不会这么轻易下结论。

  在他们看来,这年轻人不过是在浪费钱而已。

  在他们又怎能明白,姜浩透视系统有时间限制,五分钟一过便与常人无异了。

  所以,姜浩只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做出决定。

  五分钟之后,小推车里已经有20块原石了。他看着其余还未扫过的货架,不免惋惜的离开。

  他推着小推车,到前台结账。

  “您好,先生。一共是688万。请问是支票还是刷卡?”

  姜浩听着收银小姐的话,内心忍不住腹诽。

  果然,钱是不经用的,1000万就这么没了。

  不过,想着这些翡翠原石切出来之后,会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利润,姜浩也就释然了。

  刷完卡,姜浩正准备叫人将原石包好送到家去的时候,后面那老男人尖锐的声音再度响起。

  “呵。不知是哪家的败家玩意。回去估计得被老子吊起来好几天吧。”

  姜浩不想打理这尖嘴猴腮的糟老头子。

  不过,旁边得人视乎也觉得这话有几分在理,都跟着瞎起哄。

  李晴儿看着姜浩的眼神,居然还有几分担忧。

  姜浩以前没钱的时候不喜欢忍气吞声。现在有钱了,哪还容得了别人冷嘲热讽。

  二话不说,他从原石里拿出一块叫师傅切了。

  这是一块拳头大小,标价十万八千的黑乌砂。这种黑乌砂,是矿坑底层开采出来的,颜色乌黑,上面络满了松花似的纹路。

  “呵。待会儿切跨了可有得你哭。”老头又在冷嘲热讽。

  姜浩恨不得现在就上去抽那老头儿俩大嘴巴子。

  但是稳健如他,自然不会选择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傻逼活儿。

  他故意凑过去搭讪:“不然,你跟我赌一把!”

  “赌什么?”老头,似乎没有想到姜浩还敢跟它叫板,顿时来了兴致。

  姜浩见他上勾,决定玩大的,开玩笑的说道:“看你这样子,应该也没多少钱,我就不跟你赌钱了,要是我这石头切出来赌涨了你就脱了衣服裤子,从这里走出去。”

  老头儿,似乎见不得别人说她没钱,咬牙切齿道:“若你输了呢?‘’

  “随你!”姜浩根本就不想回答这问题,因为他不会输。

  “不知死活的小子。叫师傅切吧!”老头信心满满地应赌。

  赌石的过程无疑是非常刺激的,在石头未切开之前,人们心里都有着美好的期待。

  然而,姜浩却关注其他的事情,他没看明白为什么李晴儿会如此。

  她有些紧张地盯着切割中的黑乌砂,呼吸居然有几分急促。

  老头儿也瞪大了眼,心中道:“肯定什么也切不出来。”

  相比之下,姜浩的心情则平静的多了,显然只有他知道结果。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