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掲画

更新时间:2017-03-22 13:03:27 作者:柳成荫 字数:2835

书上记载,此画创作于1946年。

  齐白石首席杰作《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为历年公私所见,齐白石绘画及书法尺寸最大的一幅,画作纵266厘米,横100厘米。

  所匹配的篆书“人生长寿,天下太平”对联,单幅纵265.5厘米,横65.8厘米。

  画面气势宏伟,有松柏围英之喻。与之匹配的篆书四言联浑厚自然、端庄大气,对人间幸福、天下太平的美好祝愿。

  此画,堪称齐白石书画之绝品。

  2011年5月22日晚,该画经过逾半小时、近50次激烈竞价,最终以4.355亿元人民币成交,创下中国近现代书画新纪录。

  姜浩当初看到新闻时,他就一直希望有朝一日能一睹此画风采。

  现在这画就活生生的摆在眼前,他不由得也跟着看入迷了。

  这幅《松柏高立图》中,题识是:松枝垂荫芊芊草,柏树高拏淡淡云。天日晴明风景好,呼鹰围猎八千春。八十六岁齐璜。

  一只立于松枝上的苍鹰,它傲然独立,雄健的羽翅收拢,有力的鹰爪紧抓树干。苍鹰目光如炬,炯炯有神。雄视苍茫大地,寓动于静,突出了形象的力量感。

  而对照白石画稿中“爪上横点极密”的小注,可见齐白石对生活的细致观察以及在刻画形象细节上的现实来源。

  画面上绘一松一柏。松树在前,以淡墨描画,枝干直立又向右斜,再从顶端斜插而下,松针以浓墨写出,可见笔力;柏树在后,墨色较浓,姿态更加虬曲。

  “松柏”暗合寿长,但画幅中顶天立地又遒劲傲然的独特气派,则早已跳出了“祝寿”的确切功能,却以“基业常青”,喻指对历经战乱而枯木逢春之美好愿景的期许。

  画面气势宏伟,有松柏围英之喻。

  ……

  直到陶然碰了碰姜浩手臂,姜浩才从华中意境跳脱出来,想起她今天叫自己过来的目的。

  姜浩心下奇怪,当初那位神秘买家以甘愿以4亿高价拍下这幅画,想必是真心喜爱这幅画作的。

  可是现在怎么会想要出手,而且对象还是陶然这种年龄不大的年轻女孩子。

  姜浩将心中疑虑向陶然道出。听完这些后,陶然先是赞赏了他的思虑周全,才慢慢解释起来。

  原来据说这位神秘买家家逢变故,急需用钱,不得已才托人出手这幅天价拍下的珍爱之作。

  陶然用玩笑的口吻说道:“你当真以为这种画作,是随便一个小店都有能力接手的吗?虽说我这店铺不大,但是我这店里却样样精品。而且家族里有几位长辈,已经不单单只着眼于珠宝行业了,都想在古玩市场也分一杯羹。不然,你以为我这店能轻易开的起来?”

  这才是,找到陶然的原因吧。姜浩无语,看来这拼爹的时代果真没有说错。

  几杯茶的功夫过去,陶然请来的几位专家前辈,他们鉴定后说都是真迹。

  她听到这,也颇为开心,示意姜浩也看看。

  姜浩也没矫情,直接就开启了透视。

  透视之下,还是出现问题。

  姜浩用透视观察了陶然店里其他几幅字符,总觉得这张齐白石的《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有点奇怪。

  刚才用普通视角看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用透视一看,再加上对比,似乎,这张画的作画宣纸要薄一些。

  按理说,这幅画是齐老特地为人画的,作画也特别用心,不应该会选用这种层数叫少的宣纸啊。

  姜浩一时拿不定注意,便唤出小瞳,将心中疑虑告诉了小瞳。

  “嘻嘻,主人,这副画确实是副好画呢。画上松柏参天,既含长寿之意,亦有基业常青之隐寓。松干上立有苍鹰一只,立意英雄无敌,眈眈而视,令人凛然生畏。白石老人大笔如椽,以篆书之法写松柏,虽金石之气悍然,而松柏之形具然;又以写实之笔绘鹰,星眸如电,片羽临风,亦有写意之神妙。寓情于物,立意深远。至于用墨,浓淡干枯湿五色具备,且铺陈有序,错落有致,更是妙在毫巅。”

  姜浩受不了小瞳这一说起话来就没完没了的性子,直接打断问道:“所以这是真的咯?”

  “真则真已。不过可惜,这是一幅掲画。”

  此时的小瞳又装出一副高深的样子,不过现在姜浩可没心情与他玩闹。

  关于掲画他,曾在一本民间传说里看到过。说是将一副真迹用特殊方法,掲出几张一模一样的来。

  虽说不影响字画本身的观赏性和艺术性,但是其收藏价值就得大打折扣了。

  单看字画,与真迹一般无二。

  若想分辨,只能从画纸入手。

  当即,他对陶然道:“这画我看着倒像是真的,只是,这宣纸......”

  陶然还未反应过来,但是旁边的几位老人,个个都是在这圈子里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老狐狸了,一听姜浩这话,也是立马想到了掲画这个可能。

  于是,他们马上叫人拿出了专业仪器,对纸张进行验示起来。

  掲画一词,混这圈子的人大多听过。

  只是这东西向来虚无缥缈,在收藏界,大家也不过将这作为饭后谈资,谁都不认为这东西真能出现在自己眼前。

  毕竟成本太高,风险太大。

  刚刚几位前辈被画作吸引,自然也不会想到这方面去。而且这4个亿的东西一旦掲毁,那损失可不是一点半点。

  没隔一会儿,姜浩进屋最初看到的那位仙风道骨的老者便发出一声叹息,对着陶然摇了摇头。

  此时,陶然也反应过来。当下只得无奈的对卖家说道:“这画,还请你自个儿留着吧”

  “物以稀为贵”这话放在古玩收藏界那可是一点不假。这掲画虽然与真迹一般无二,但是这好好的独一无二一下便多出一个来,更何况,传闻这掲画的高手,能将一张画掲出7张来。那这收藏价值,可不是成倍缩水那么简单。

  到此,那卖画之人也只得尴尬的收起桌上的画,告辞离开。陶然微微点头表示相送。

  谁都没有注意到那卖画之人在转身前狠狠的盯了姜浩一眼。

  而此时,陶然和几位前辈的心情也是颇为复杂。

  前辈们汗颜的是,自己在这圈里摸爬滚打了几十年,今天竟然差点载在张掲画手里。若不是这小娃娃提醒,那损失的可不仅仅是陶家的几个亿而已。

  若第二张掲画现世,那么自己这多年积累的名声也算是败了。

  而在这个圈子里名声比什么都重要。名声若败了,这一生也算是走到头了。

  陶然也深深的看了一眼姜浩,昨天起,她就觉得自己的这位学弟似乎有哪里不一样了,出于好奇才邀请他今天前来,本想着卖他一个目睹名画的机会,没成想到头来却是他救了自己一把。

  打小父亲便强迫他研究玉石翡翠。

  这次好不容易因为家族长辈的关系,终于同意自己弄古玩。

  若这次当真买成了这幅画,第二幅不现世倒好,一旦现世,姜家想要在这圈子分一杯羹的愿望也将破败。

  而陶然自己,势必会再度被父亲逼迫回去经营珠宝。说不定,还会强行将她与人联姻以减少损失。

  姜浩可不知道这些人心中的千回百转。

  只是觉得陶然昨天帮了他,今天断不可能亲眼看见她浪费几个亿不管。

  况且陶然信任他才会邀他前来,他自然也不会辜负了她的信任。

  不过经过这件事,姜浩也是发现自己目前的透视局限还是很多。并不能像小说中的那些男主一样,在各种行业无往而不利。

  至少在这古玩上,自己并不能靠着透视辨别真假。这次还多亏了小瞳,才能知道这揭画的秘密。

  所以若想要靠着透视发家致富,还得另寻其它途径啊。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姜浩昨晚已经考虑过这个事情了,本来也是打算要去赌石节上一展拳脚的。

  想到这里,姜浩看陶然的事也解决了。

  而且看样子,陶然与几位前辈还有话说。若还是留在这儿,倒也显得是他无趣了。

  于是,他便跟陶然告辞了下,离开了店里。

  姜浩昨晚已经决定今天要去赌石节看看的,特地上网查了查国内最近赌石节的举办时间地点。

  没想到这几日就一场,而且还是邻近的城市。

  左右车程不过两三个小时。一出来,他便打了车去汽车站往赌石节的举办地赶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