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章 腐朽的东西

更新时间:2017-05-18 10:18:57 作者:金色里 字数:2105

苏明倒是眼光独道,一下就看出王动的身份。

  只是这番话,王动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是从苏明苏神医嘴里说出来的。

  在他心目中,苏神医应该是一副济世为怀,深明大义的形象。

  但现在这番话,实在是太过尖酸刻薄,甚至是故意抹黑王动。

  “苏神医,我只是实话实说,若你不服气,就将夏老爷子的病治好再说。”王动反击道。

  苏明脸色一黑:“小子,这里哪里轮的到你说话,难不成,你还可以治好老夏?”

  “如果我治好了夏老爷子,如何?”王动道。

  “如果你治好了老夏,那我今天便是拜你为师,但如果你治不好,就马上滚出这里,并且此生不在行医!”苏明气的浑身发抖。

  他行医数十载,一身医术老道至极,来人无不是对他敬仰万分,今天居然遭到王动这个小辈的抨击,他真是肺都要气炸了。

  王动更是脸色凝重,他没想到苏神医为人如此极端,还跟他立下这个赌约,让他输了之后不当医生。

  泥人也有三分火气不是?

  苏明拿他不当人,那王动也没必要客气了。

  “好,苏神医,这可是你说的,要是治好了,那你就等着拜我为师吧。”王动道。

  “想得美,我看你怎么出丑,贻笑大方!”苏明道。

  夏永安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他知道,苏明是出了名的爱较真,而且成名已久,有些心高气傲,自然是看不起这些晚辈。

  “老苏,就让这些晚辈多锻炼一下好了。”夏永安打了个圆场道。

  夏雨晴也是道:“苏伯伯,王动虽然年纪尚浅,但是他的确有些本事,这一点是我亲眼所见,我现在只想我爷爷好起来,管他用什么办法治好都行。”

  她现在真有些病急乱投医的感觉,毕竟,苏明的医术算的上是江海市数一数二的,他都治不好,难道别人还有办法?

  只是她看王动如此自信,还抱有一丝希望罢了。

  王动也懒得跟他多计较,直接道:“夏老爷子,如果猜的没错的话,你的病就是从这棵树移植过后,才开始的。”

  夏永安闻言沉思片刻,脸色一怔:“王医生,你说的不错,就在半年前开始,我晚上睡觉开始就感觉凉飕飕的,当时以为是着凉,而且吃过药就好了,也没往上面多想,没想到后来一直都有这种感觉,到最后就连续咳嗽,特别是有风的时候,十分厉害……”

  王动点头道:“那便是这树上存留的怨气,久久不散形成了邪气,对你产生了影响。”

  夏雨晴心中发怵:“王动,那是不是把这棵树丢了,我爷爷的病就会好了?”

  “雨晴,这树可千万不能丢,况且我行得正坐的端,不怕这些东西?”夏永安晚年没别的爱好,就喜欢这花花草木。

  “王动,那你有别办法吗?”夏雨晴道。

  “这个……”王动沉吟片刻:“有没有铜钱?”

  “铜钱,你要铜钱做什么?”夏雨晴问道。

  “金克木,这紫薇树上的邪气,只要用红线窜上一些铜钱挂在上面,便是可以克制。”王动道。

  “雨晴,我书柜里还有很多前朝的铜钱,你且拿出来给王医生。”夏永安道。

  “好,爷爷,我马上拿。”夏雨晴立刻打开了书柜,取出了不少前朝铜钱,保存的都十分完好,之后,他又去找来一长根红线,一起交给了王动。

  王动将铜钱拿在手中,心头一动,他体内的绿色能量,瞬间传到了这些铜钱上,上面立刻焕发出了一阵生机之力。

  紧接着,王动将铜钱窜到了一起,交给了夏雨晴道:“夏院长,你把这窜铜钱挂在树上,你爷爷的病就能好了。”

  “王动,你确定没开玩笑?”夏雨晴惊讶道,她第一次听说这样可以治病的。

  “夏院长,你对中医了解多少?”王动道。

  “我本身不是学习中医的,是一名药剂师,所以了解的并不深。”夏雨晴道。

  “那你应该知道《辞海》上有这样一个解释,邪,不正当,不正派……中医学上一切的致病原理都是因为邪,这邪气便是其中之一。”王动认真道,他祖辈都是中医,这些东西他从小就有所了解,只是以前他也是将信将疑,但是现在拥有了金色能量,可以看穿邪气后,便是真正的相信老祖宗所说。

  苏明一阵冷哼道:“小子,你脑子进水了吧?你真的以为有那些东西存在?”

  “苏神医,你应该读过《黄帝内经》吧,我们中医从开始时候,就被称作是巫医,很久以前还祈福治病呢!”王动道。

  “笑话,那些腐朽的东西,怎么能信?现在谁还能这样治病?”苏明不屑道。

  “苏神医,你怎么能编排老祖宗传下来的精华?在古代,拥有一定功力的人,是真正可以沟通天地的,只是现在没有罢了。”王动急声道。

  “滚吧,小子,从今天开始,江海市任何医院都不会接纳你!”苏明的确是有这能力,放个话出去,让江海的医院将王动列为黑名单。

  王动恼怒道:“苏神医,说了半天,你就是看不惯我,想让我快点离开,别在这里抢你风头是吧?”

  “小子,你给我住嘴!”苏明心头一虚,他心中的小九九,很不幸的被王动全部说中了。

  “行,我走,在苏神医面前,我怎么看都是个不够资格的毛头小子!”王动也是受够了,他没想到苏明竟是这种心思狭隘之人。

  当即转身,直接冲出了房间,在待下去,王动真的会忍不住打人。

  “王动……”夏雨晴急忙要追出去。

  只是这时,一阵狂风出来,病床上的夏永安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

  “雨晴,别追了,先照顾一下你爷爷,那小子就是怕赌输了出丑,现在找个理由走而已。”苏明赶忙坐到了夏永安床边,拿出银针,为其针灸治病。

  只是这一次,夏永安银针落下之后,却是不见夏永安有什么起色,反而还猛地咳嗽一声,一口鲜血咳在了枕边。

  夏雨晴被吓的脸色惨白:“苏伯伯,要不我们还是听王动的,把这铜钱挂到树上……”

  “胡闹!”苏明道:“雨晴,你可是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怎么也信这些?”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