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之身 第四十五章: 屈憋

更新时间:2015-10-30 18:46:05 作者:驱魔使徒 字数:2127

屈继祖此刻正躲藏在一堆乱石当中,距离马莉娅大约有一千余步远。

  他不敢再往向前多走一步,因为他通过望远镜发现了,马莉娅竟然正在与一名道人境的修士相对峙。

  一般而言,一千步这个距离是道人境修士的神识覆盖区域,即便不是有意搜索,里面的一动一静、一草一木,都会巨细无遗地反映在道人的脑海里。

  实际上,一千步以外也不是绝对安全。假如道人境的修士执意搜索,他们的神识覆盖范围可远达千里。

  当然,这样的搜索相当于使用神通,需要消耗巨量的神识,不会经常使用。

  屈继祖挑选了这个藏身之处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道人境和道童境之间的修为差距本来就大,更何况经过了连场战斗,马莉娅和他的战斗力都减弱了不少。假如他贸然冲上前去与马莉娅联手,失败身亡是必然的结局。

  假如他在远程偷袭,打那名修士一个措手不及,机会岂不是更大?

  ......

  屈继祖抬起望远镜,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前方事态的发展。

  在望远境的圆形镜头里,勒德旺是一个非常讲究和整洁的修士:一把大胡子梳理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可谓是一尘不染;头巾和外袍光洁雪白,在太阳的余晖下如同镀了一层金色;在白头巾的正上方,散发着一个若隐若现的光圈,充满了神圣的感觉。全身的气血都收敛起来,使人难以发现他的肉身缺陷。

  高手。这是一个修为与青城派大长老相仿的高手。

  假如是正面决斗,即便屈继祖和马莉娅两人都处于巅峰状态也无法相抗衡。

  可能是运气使然,又或者是敌人一时大意,没有用神识来搜索自己,但只要一出手,自己的位置就会被暴*露,接下来肯定是敌人的雷霆一击。

  屈继祖的机会,只在于十天前那位白衣少女赠送给他的三枚白银箭镞。

  虽然还没有见识过这种一次性法宝的真正威力,就凭着它在水晶盒子里所散发出来的灵能波动,应该可以击破道人境的防卫力量。

  可问题是,他还没有证悟到道人之境,对道人境力量的理解会不会有偏差,会不会有错误?

  万一白银箭不能击破波斯修士的防护力量呢?

  这些问题没有人回答,屈继祖也不想知道答案。因为他明白,自己是在赌博,而赌注就是自己的生命。

  ......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恢复,屈继祖的头疼已经减轻了许多,他的神识也有所恢复。胸前佩戴的那一枚菩提心不愧是温养神识的至宝。

  虽然如此,他还是希望马莉娅能够拖住那名波斯修士,尽量晚点才动手。

  使用那几支白银箭镞应该需要海量的神识,自己能否支撑得起还是个未知数。总之一句话,行动的时间越晚,神识恢复得越多,行动就越有把握。

  可惜理想和现实往往差距甚远。

  在望远镜的圆镜头里,勒德旺迈开双腿,开始向马莉娅徐徐走去。

  屈继祖唯有一声叹息,放下望远镜,取出落日弓,几根短箭,还有一个水晶盒子。

  短箭被拉扯成箭镞和箭杆两部分,精铁箭镞被放回原处,箭杆被擦拭干净,涂上树胶,放在边上。

  紧接着水晶盒子被打开,一枚充满了光明气息的白银箭镞被取出,然后被安装上刚刚被擦干净的箭杆上。

  见白银箭镞和箭杆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屈继祖正想松了一口气,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在心中徒然出现。

  来不及做第二枚白银箭了。屈继祖马上拿起落日弓,用脚把弓弦蹬上,把白银箭放在弓臂的凹槽里,左手托着弩弓,右手板住弩机,准星瞄向前方。

  随着瞄准器的移动,屈继祖看见马莉娅以死相抗,用匕首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几近见血;而几步之外的勒德旺在手舞足蹈,口中念念有词。

  忽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马莉娅双手低垂,脸无表情,水灵灵的双眼变得麻木不仁,双脚僵硬地向前移动着,一步步向勒德旺走去。

  这种情形,很可能是传说之中波斯教的蛊惑术。

  屈继祖心一沉,把准星定格在勒德旺的头颅正中央,把一部分神识伸延到白银箭箭翼的符箓雷池,另外一部分的神识则在尽力吟唱道:

  “无根树,花正秾,认取真铅正祖宗。精气神,一鼎烹,女转成男老变童。欲向西园牵白*虎,先从东家伏青龙。类相同,好用功,内药通时外药通。”

  屈继祖的想法,无非是把白银箭和《无根树》同时激发,使出自己的最大战斗力。

  他不再有任何的顾忌,一心两用,神识在飞快地运转着。

  他的神识运转虽然复杂,但是归纳总结起来,其实只有三个基本动作:“感应”、“导引”和“神识固定”,而这三个动作,恰好是阐教所有道术修炼的基础。

  一股明悟牟然出现在屈继祖的心头。

  ......

  明悟归明悟,屈继祖根本来不及高兴。白银箭的箭镞猛然亮起了一条条暗红色的纹路,雷池中的灵能顺着这些纹路流走,而他的感知也随之延伸过去。

  他的神识沿着符箓的纹路一路狂奔,所经之处,一点点激活了白银箭镞里隐藏着的阵法,在狂烈的灵能波动中,迅速凝聚成一层特殊的能量膜,把整支白银箭包裹起来。

  白银箭的灵能流动越来越快,屈继祖感觉自己的神识就象是缺了堤坝的河水一样,汹涌而出;可白银箭镞似乎对他的神识流量并不满足,还在继续吸取,仿如喂不饱的婴儿。

  屈继祖感觉到自己的气血在迅速流逝,眼睛开始发黑。

  他的神识原本就没有恢复多少,再也经受不住这种级别的吸取,识海如同被暴晒经年的旱地,枯裂成一片片。

  屈继祖强行挺起最后一口气,一板机括,口中大喝一声:“疾”。

  白银箭终于发射出去了,四周变得模糊起来:天地开始旋转,天空落到脚下,大地却飞上了头顶;乱草丛中的虫子在蝈蝈鸣叫,肆意嘲笑自己的无能;落日弓慢慢飘落地面......

  “我要死了吗?没有被异族修士杀死,却被白银箭镞吸干而死,这也太屈憋了吧!”

  这是屈继祖的最后一个念头。

  ......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