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之身 第四十四章: 汤瓶修士

更新时间:2015-10-30 18:45:45 作者:驱魔使徒 字数:3153

山谷里的两位波斯修士很快就出现在屈继祖的瞄准器里。

  走在前面的修士显然是个愣头青,走起路来挺胸拔背,短箭很轻易就穿透了他的额头。

  可是,当瞄准器继续往前寻觅,却找不到另外一个长脸修士。

  “真狡猾。”屈继祖轻轻骂了一句,把落日弓收好,翻身爬下老茶树。

  ......

  那名长脸修士叫做赛勒曼,是这支斥候小分队的队长。

  赛勒曼的法力只能算一般,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年纪也偏大。之所以能够当上队长,全靠两个字:“小心。”

  小心和贪生怕死往往是同义词。每次战斗,叫声最响亮的肯定是他,而冲锋在最前面的绝对不是他。赛勒曼的小心,还在于他对周围环境的细心观察上。

  走在他前面的拍档赛里木刚刚倒下,鲜血从额头和后脑喷出,肯定是遇到伏击。

  赛勒曼连忙趴倒在地下,半躺着发射了信号弹之后,然后匍匐前进,慢慢爬到了赛里木的尸体旁边。

  在尸体身后不到两步远的地面上,赛勒曼发现了一支短箭。

  这支短箭只有半尺长,适合远距离狙击;它的箭镞触手冰凉,重量也足,分明是精铁锻制而成;而最让赛勒曼感到惊讶的是,这一直短箭完全没有任何的灵能波动。也就是说,这是一支凡人使用的短箭。

  怎么可能?

  凡人使用的箭镞会产生尖锐的破空之声,在远距离狙击时更是如此。那些破空之声和由此所产生的空间振荡,怎么可能避开修士的神识探测?东部大陆生产的弓箭,难道具备了销声匿迹的功能吗?

  一想到这里,赛勒曼感到手脚冰冷,赶紧躲在一堆半人高的草丛里,再次发射了一枚信号弹。

  ......

  屈继祖爬下树,正要背起竹椅子,却被马莉娅喝停了。

  “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当然是先听好消息。”屈继祖脱口而出,想都不想。

  “嗯,”马莉娅点了点头:“我原先中了波斯教的一种药,叫做沐香粉,所以脱离不掉他们的追踪。这个沐香粉的有效期是三天,也就是说,一个时辰后,等太阳下山,他们就再也追踪不到我了。”

  “太好了。”屈继祖松了口气,追问道:“那坏消息呢?”

  虽然并不惧怕那些异族的修士,但行踪老是被人发现,终究会有危险。

  “从他们刚才发射的几个信号看,很可能有菩萨境、也就是你们所说的道人境修士加入追捕的行列。越级挑战,可谓九死一生,你还是尽快离开吧,免得丢了性命。”

  屈继祖看着马莉娅那一双清澈而且平静的眼睛,低头想了想,说道:“那好吧,我们再见。”

  这个回答显然不在马莉娅的意料之中。

  看着屈继祖收拾好行礼,接过他递来的包裹,然后目送着他健步离开,马莉娅的眼睛突然蒙上了一层泪水。

  “他终究还是怕死,不敢和我并肩作战到底。”

  ......

  马莉娅盘腿坐在地下,双手捏诀,闭目养神。

  跑是跑不掉了。既然如此,还不如养好精神,拼死一博。

  才坐下不久,一阵风吹过,肩膀有些凉意。她此时才发现,自己的披风不见了。

  不用说,肯定是被他拿走。

  一想起屈继祖,马莉娅突然生起了一阵怒意:

  “这个贪生怕死之辈!”

  怒意还没有平息,在南方大约三四里外的上空,突然升起一个大火球,紧接着“乓”的一声巨响。

  不到三十息,再有两个火球弹出,位置就在刚才那个火球的旁边。

  马莉娅笑了。她笑得非常开心,因为她知道,那个少年并没有离开她,而是先去把一些小鱼虾消灭掉。

  ......

  屈继祖半躺在一个老茶树下,静静地调息养气。

  接连射了十几箭,杀了十几个异族修士,手臂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就是头脑胀痛得厉害。

  为了避开波斯修士的感知,他每射一箭都要使用《无根树》,神识的损耗比他想象的要大。

  如今的屈继祖神识衰竭,法力即将耗尽、几近见底,形势十分不妙。

  没多久,三名波斯修士出现在屈继祖前方不到十丈远。

  这是斥候小队的最后三名成员,其中就包括了他们的队长赛勒曼。

  他们顺着短箭的来路和圣女的气息,来到一颗大树前。看见一名少女躺在树下,气若游丝,旁边有一把大弓,弓臂的边缘还有两支短箭,样式和射杀他们同伴的箭镞一模一样。

  三人朝着少女的方向一嗅,口中的缘木片慢慢渗出一丝甘甜。

  果然是师婆教的“圣女”。而且从场面看,分明是她运功射箭过度,造成反噬,如今奄奄一息,束手待毙。

  可怕的任务终于完成了。

  两名波斯修士正准备上前把“圣女”捆*绑起来,却被赛勒曼一把拦住。

  面对着完全没有抵抗能力的“圣女“,这名以谨慎而闻名的小队长还有几个疑问:

  “只有波斯教的少女才需要蒙脸,师婆教的少女根本没有蒙脸的习惯,但为什么眼前这位师婆教的圣女会把脸蒙起来?另外,假如一个人是因为神识耗尽而遭反噬,通常的表现是双手护头。但眼前这位少女却把双手收藏在大袍里,有些不自然。”

  虽然没人来回答这两个问题,但赛勒曼自有他的验证方法。

  只见赛勒曼从怀里掏出一张小绳网,向真主祈祷了几句后,向前一抛,立马把圣女裹得严严实实;然后从靴筒里掏出一把飞刀,往圣女的方向掷去。

  “嗖”的一声,小刀正正插在“圣女”的外袍下摆,也就是小腿的位置。

  “圣女”被飞刀插中,抽动了几下,发出几声呻吟,摆脱不了绳网的束*缚,很快就悄然无声了。

  她的伤势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

  赛勒曼队长放心了,他大手一挥,让两名队员上前绑住“圣女”,至于他本人,当然是在后面压阵。

  赛勒曼的谨慎再一次带给他回报,只不过这次的回报并不足以挽救他的性命。

  当两名队员刚刚把“圣女架起时,老茶树的后面飞出两根短棒,把两名队员的脑瓜一一砸碎;与此同时,一条身影闪电般飞向后面的赛勒曼队长,手起棒落,队长的脑瓜也碎得一塌糊涂。

  太乙遁术中的『李代桃僵』

  屈继祖如今神识衰竭,不能持续使用法术,只好出此下策:

  先用『李代桃僵』骗过波斯修士,再行近身偷袭。

  ......

  太阳接近下山,只在云层中漫射些许余晖,作为白天的赠送品。

  波斯教的信号弹已经消失了一段时间,没有再延续下去。

  很显然,那支斥候小队已经完了,全部死在那名少年的手中。他的战斗力实在让人吃惊。

  可那个少年如今也没有音讯,不知道是受了重伤,行动不变?或者已经同归于进。

  他会不会躲起来,想暗中保护自己?

  随着时间的推移,千百个念头在马莉娅的脑海里飘过。

  以前听到村里人常说,女孩子都会多愁善感,但她从来不认为自己会这样。

  可是现在...莫非我喜欢上了这个异族的少年?

  ......

  马莉娅很快就结束了自己的胡思乱想,因为在前方大约几十步远处,出现了一个瘦削的身形。

  依旧是白巾盖头长袍裹身的打扮,与斥候队员唯一不同之处,在于胸前除了那一个星月符号之外,还多了一个银色汤瓶的符号。

  汤瓶形如茶壶,瓶体为圆柱体,一侧有柄,另一侧有壶嘴,弯曲高翘。

  身上的长袍有这个符号,代表着真主已经把“圣灵”灌注在这个人的体内,可以代表真主使用各种神通。

  这个境界,相当于释教的菩萨之境,或者是阐教的道人之境。

  汤瓶修士越走越近,说道:“你就是下一届师婆教的圣女?果然长得不错。你可以叫我勒德旺大人,当个人尽可夫的圣女有什么好,你跟我回去,做我的小妾,保管你和你的家人一生荣华富贵。”

  听到汤瓶修士的说法,马莉娅的脸色黑如锅底,淡然说道:“我并没有加入师婆教,也从来没有答应当他们的圣女,更不会答应当你的小妾。”

  “有趣,果然有趣,不愧是世代种植咖哩的,够辣。”勒德旺已经走进马莉娅的十步范围内。

  “我只是区区一个平民,而你是一个高贵的菩萨,你为什么要苦苦相逼呢?”马莉娅的左手架在自己的脖子上,手里握着一把刀,在太阳的余晖下,闪闪发亮。

  “把人分成几等种姓是师婆教那些异教徒的信仰,在真主之下,所有的波斯教教徒都是兄弟姐妹,我不会介意你的平民出身。你只要跟我走,我一定会好好待你。”勒德旺见马莉娅意志坚定,便停住脚,不再往前走。

  马莉娅咬着牙,斩钉截铁地说:“我已经有了心上人。你走吧,要不一个人走,要不带上我的尸体。”

  “你别不识好歹。真主已经答应了把你许配给我,这不是你可以拒绝的。”勒德旺脸一沉,不等马莉娅的答复,把双手往胸前一摆,向天祈祷道:

  “真主啊,她已经被异教徒迷失了本性,她如今聆听不到你的声音,请你让闭上双眼,感知你的温暖和力量,投入到我的怀抱里来吧......”

  。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