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之身 第四十二章: 五阴区宇

更新时间:2015-10-30 18:45:13 作者:驱魔使徒 字数:3127

那名少女的处境非常危险。

  神识被严重反噬,相当于意识将要失去控制。如果应对不当,或者处理不及时,很可能会导致少女的生命危险,甚至会堕入魔道,从此沦落为魔教的信徒。

  屈继祖蹲在少女面前,用柔和的眼神仔细打量着那一张让自己怦然心动的脸庞,犹豫再三,一咬牙,从脖子上脱下一块心形玉坠子,把它转挂在少女的脖子上,轻轻念道:

  “无根树,花正幽,贪恋荣华谁肯休?浮生事,苦海舟,荡去飘来不自由。无边无岸难泊系,常在鱼龙险处游。肯回首,是岸头,莫待风波坏了舟。”

  这一块心形玉坠子就是菩提真人所赠送的菩提心。

  自从屈继祖一年前在石门村把它挂在胸前,它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一直到现在这一刻。

  用菩提之心再加上《无根树》开篇卷『叹世』的温养,对神识类的创伤可以称得上是灵丹妙药。

  ......

  伴随着咒语声的蔓延,菩提子散发出一种若隐若现的青光,把少女笼罩在其中;几乎在同一时间,屈继祖本人也在不知不觉中陷入到一个恍兮惚兮的幻境当中......

  在惟恍惟惚之间,屈继祖返回到石门村。就在那条熟悉的小溪边,和他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秋香妹子站在前方只有几步之隔,与他相互对望着,含情脉脉,爱意浓浓。

  幸福的时间总是那么的短暂,两人还没说上几句,突然有几个狼人出现在秋香的身旁,嘴巴和手脚并用,几下功夫就把秋香给掀翻在地下,血肉横飞。

  屈继祖不知道这几个半野人为什么能够躲开自己神识的探查,连忙提起手中的镔铁长棍冲上前去,才几下功夫就把那些狼人给撕碎成了好几块。

  在一年前还让自己感觉到恐惧的半兽人,如今彻底变成了土鸡瓦狗。

  看着眼前血肉模糊的秋香妹子,一股钻心的刺痛在屈继祖的心头汹涌而出。

  他的情绪波动得十分剧烈。这种家园尽毁、痛失亲友爱人的感觉使他悲痛欲绝,他经过了很长时间才勉强能够平复下来,没想到现在再次被触发。

  情绪不稳定是修士的一大忌讳,轻者境界后退,重者丧失法力,被打回凡人的原形。

  屈继祖心知不妙,正要重新收拾心情的时候,秋香那具血淋淋的尸体突然象僵尸一样爬起来,对着他尖叫道:“你为什么不来救我,我要咬死你......”

  屈继祖一惊,用手中的铁棍把僵尸拦住,正要下一步的动作,那具僵尸已经幻化成一股浓密的黑烟,铺天盖地地袭来,非要把他包裹住不可。

  这股黑烟,无论是气息还是漂移得方式,像极了一年前追杀他的九幽魔女商心。

  距离太近了,又没有菩提心在身,很多《无根树》中的法术都使用不上,屈继祖情急之下,飞快地捏了个手诀,猛喝一声:“火罩术。”

  一个红彤彤的火罩应声而出,把屈继祖给包裹得严严实实。

  到了最后关头,还是家传的控火术来得可靠。

  虽然躲过九幽魔女一击,但那股黑烟没完没了,变得愈发厚重,把火罩越压越小,不断发出吱吱的响声。

  火罩之中的屈继祖开始彷徨起来。

  自己身处险境,孤立无援。敌人的压制无休无止,而自己的神识逐渐开始枯竭、每况愈下。

  一丝失败和绝望的感觉开是在屈继祖的心田里出现。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天际间传来了一阵阵缥缈的诵经声。诵经声是一把中音女声,声音神圣而且慈祥,使人在遵从于她的威严之余,还能够感受得到她的温暖。

  “如是我闻:阿难。彼善男子。修三摩提奢摩他中色阴尽者。见诸佛心。如明镜中显现其像。若有所得而未能用。犹如魇人。手足宛然。见闻不惑。心触客邪而不能动。此则名为受阴区宇。若魇咎歇。其心离身。返观其面。去住自由。无复留碍。名受阴尽。是人则能超越见浊。观其所由。虚明妄想以为其本。”

  这篇经文一出,如同阵阵的春风甘露,很快就把黑魔烟和秋香妹子等幻像清洗得干干净净。

  虽然屈继祖不知道这篇的名字,却能够感受到其中所蕴含的力量。转眼间,他四周的环境又为之一变。

  这里风和日丽,鸟语花香,到处都是树木、鲜花和小草,生机勃勃。而最让屈继祖感到激动的是,他居然看见了他的两位授业恩师:菩提真人和虚云道人。

  两位师父看见屈继祖来了,笑意浓浓,甚是欢喜。

  菩提真人打量了他一眼,很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继祖你生性聪慧,为人踏实勤恳,已经得到为师的真传,证道在望。今日为师送你两个佳人,让她们与你同修共进,一齐享受人间的福、禄、仙、寿。”

  刚刚说完,菩提真人用拂尘一扬,两个貌美婀娜的女子已经出现在屈继祖的两旁。

  屈继祖左右一看,头脑里一阵电闪雷鸣。他的身边的两位女子,一位是十天前在作坊中替他解围的白衣少女,而另外一位就是今晚他偶然遇上的异族少女。

  左拥右抱,享受齐人之福?

  屈继祖的念头还没有来得及转动起来,他已经身在新房当中。

  刚刚拜堂完毕,他领着一对新娘子迈步进入洞房。

  喝过合卺酒,徐徐揭开新娘的头巾,在明晃晃的烛光下,两位新娘子的美貌让他如痴如醉,喜不自胜。

  屈继祖吹熄灯,抱着一对新娘子入了罗幔帐,尽褪衣裳,就要入巷。天空中猛然响了一声霹雳,一阵阵庄严的诵经声再一次传入了他的耳朵里:

  “如是我闻:阿难。彼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圆明。锐其精思贪求善巧。尔时天魔候得其便。飞精附人。口说经法。其人不觉是其魔著。自言谓得无上涅槃。来彼求巧善男子处。敷座说法。其形斯须。或作比丘。令彼人见。或为帝释。或为妇女。或比丘尼。或寝暗室身有光明。是人愚迷。惑为菩萨……汝当先觉。不入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

  ......

  经文的力量,加上胸前突然传来的一道青光,让屈继祖幡然醒来。

  刚才这一切全都是幻象?

  屈继祖睁开眼睛一看,四周还是几名波斯教修士的尸体和打斗的痕迹,那名眉心有颗朱砂痣的少女就坐在他的前面,貌似有些疲倦。

  那名少女的身上似乎有一种魔力,而刚才幻境中的洞房情节还是历历在目,屈继祖一时反应不过来,张口结舌,竟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少女并不知道屈继祖还有这么多的念头,解开胸前的玉坠子,放到他的掌心处,轻声问道:“这个玉坠子恐怕就是传说中的菩提之心吧?”

  屈继祖点了点头,依然说不出话来。

  “菩提心果然是温养心境的最强法宝。你刚才用它来救我,结果自己反而堕入五阴区宇的幻境中,不能自拔。我醒后,就念了两篇经文来唤醒你,经过就是这样啦。”

  少女讲得轻松,脸色又是一阵红一阵白,显然那两篇经文也消耗了她不少神识法力。

  屈继祖把菩提心往少女胸前一推,鼓起勇气说道:“你的伤势还没有痊愈,戴上它会好得快些。”

  少女摇了摇头,反过来问道:“你是不是没有老师当面传授,仅仅凭借书籍自修?”

  “你是怎么知道的?”屈继祖大惊。

  “你现在的境界就是丹道中「采大药」之前的「养阴」,相当于释教的三果罗汉。可问题是,你的境界不低,却从来没有进入『五阴区宇』中去历练。所以当你一离开菩提之心的保护范围,就立刻陷入险境。这通常是在散修身上才会发生的毛病,有老师传授的都肯定不会出现这种低级的错误。”

  少女的回答让屈继祖感到心惊肉跳:“你的意思是每过一个境界,修士都需要进入五阴区宇中历练,历练通过了才能晋级。而我没有进入五阴区宇中历练就能够晋级,是因为我有菩提之心保护的缘故。换而言之,如果脱离了菩提之心的保护,我随时都会掉入五阴区宇中重修?”

  “你的悟性非常高,难怪自修也会有此成就。”少女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我应该怎么办?”屈继祖有些急了。

  “你修炼的应该是阐教的某种秘法,我对阐教的道术了解不深,帮不了多少,你最好去找一个修炼丹道的老师。”少女略微停顿了一下,警告道:“不过你的菩提心是件灵宝,不要随便拿出来,小心给人抢了”

  “因为是你我才会拿出来...”屈继祖突然发觉自己的口误,连忙打住话头。

  少女没有发现屈继祖的异常,有些羞愧地说:“你能不能帮我找些吃的,我饿了,吃完还要赶路。”

  屈继祖把菩提心重新挂在脖子上,站起身来说道:“我这就回去给你拿吃的。你要去哪里,我想送你一程。”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要去峨眉山,路途遥远,你就不要送了,如果你想帮我,就替我拿些药物吧,我已经很感激了。”

  少女的话还没有说完,屈继祖的身影已经飘远多时。

  。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