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之身 第三十九章: 擂台赛2

更新时间:2015-10-30 18:40:42 作者:驱魔使徒 字数:3188

三招,只交手三招,黑衣大汉和白衣中年人已经两败俱伤。

  这三招说来话长,也不过半盏茶的功夫,甚至有一些观众都来不及细看。

  大部分的围观者都发出了失望的起哄声,买平局的几率确实是少数。

  两位高手很快被抬下场,他们即便不死,起码也要躺上几个月。

  唐家几位少爷的脸色都不太好看。这种水平的高手可不好找,每招揽一个都要付出不菲的代价。现在双方两败俱伤,自然是肉痛无比。

  ......

  一阵弱不可见的空间晃动在擂台边上的两处观众席一闪而过。

  屈继祖的目光往唐家三少身边的一名护卫扫过,然后转向其他地方。

  在一般人看来,那只是一个容貌普通的男人,三十多岁年纪,头上顶着一个梳理得干干净净的发髻。除了一双锐利如鹰鹫的眼睛外,他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

  但在屈继祖眼中的他却与众不同:他的屁股只有一半坐在椅子上,腰部挺直,双腿微分,双手扶膝,头部中正,下巴略为内敛,这种坐姿分明是只有修士才会采用的『正襟危坐』

  他好象感觉到了有人注视,抬眼向屈继祖望了一眼,但并没有发现什么。

  《无根树》之所以被认为是上乘法道法,气息自然收敛是其中一个原因,同级修士很难察觉《无根树》修炼者的灵能波动,即便在他修炼或者用功的时候。这种便利,让《无根树》的修炼者在对战时大占便宜。

  ......

  “乓、乓、乓”

  三下铜锣声从投注站的方向传来,仙人赛开始了。

  那面容普通的男人站了起来,走向擂台的南翼楼梯。他步伐沉稳,脊柱中正,松垮垮的双肩上,整个脑袋似乎被一根无形的绳索吊了起来,竟然是传说中的“虚灵顶劲”。

  “动作规范,基础扎实,这到底是哪一个门派的修士?”屈继祖默默地想着,脱下长外套,只穿着擂台提供的紧身劲装,从北翼的楼梯处慢慢走了擂台,所花的时间几乎是对手的一倍有多。

  “怎么啦,知道自己必败无疑,想拖延些时间?”那男子露出难得的笑容,调侃着对手。

  “我只不过在考虑用哪一只脚把你踢下去而已?”屈继祖的嘴里也不示弱。

  “用脚踢我下去?”那男子哂笑道:“你不是认为我们要用肉身来决斗吧?”

  屈继祖还没来得及回答,唐家的三少爷已经下面喊道:“陈志云,别跟他啰嗦了,打死他,佣金翻倍。”

  唐家三少的话音刚落,台下已经哇声一片,而喧哗的原因在于陈志云这个名字上。

  鸣泉坊往西南方三百里处有一座巍宝山,山上有一个名声显赫的修真门派斗姥阁。陈志云就是斗姥阁中的一名三代弟子,号称门内道童境中的第一人;又因为他施法速度极快,往往他发出了几个道术,其他道童尚在念咒捏诀当中,所以又被人称呼为“八臂仙童”。

  没有想到,唐三少为了赢下这场赌斗,竟然下了如此重本。

  陈志云没有理会台上的呼叫声,刚一站稳,便开始吟唱了起来:“清清灵灵、心下丙丁,右观南斗、左观七星,吾能混元、天地化生,星印一出、无人能敌。斗姆圣君急急如律令。”

  伴随着吟唱声,一阵阵灵能和空间晃动已经在陈志云身前出现,造成了诺大的声势。而屈继祖还是无声无息,没有任何动作,似乎在束手待毙,让台上的观众完全看不明白。买唐大少赢的赌客们更是心慌得要命,甚至还有人在大声叫喊道:“念咒语,快点念咒语。”

  陈志云的吟唱声快要结束了,他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旺盛。

  同阶修士之间的争斗,除非五行生克得厉害,否则力量相差不会太远。在这种情况下,道术触发所需要的时间就是输赢的关键。“先下手为强”、“手快有,手慢冇”,这两句话可是古人流传下来的教训。

  就在这个时候,屈继祖一扬手,三个小火球疾飞而出,直直扑向对手的头、胸和下阴。

  火球一出,台下又是一阵哇然。

  瞬发,居然是传说之中的瞬发!

  法术的本质,从某个角度,也可以看作是与大自然产生的某种频率的共振共鸣;法术的威力越大,需要共振的能量也越多。因此,修士们施展法术,通常需要念咒画符,咒是频率,符也是频率。

  而瞬发这个概念,指的是修士不用画符念咒,也无需做其他准备功夫,直接与自然界产生共鸣共振,施展法术。这个现象,在修真上叫做“言出法随,令行禁止,也就是“元人”的境界所在。

  难道眼前这个小铁匠会是“元人”?

  ......

  一箭之地远的「香飘千里」酒家现在同样座无虚席,一个磨盘大小的铜镜正悬挂在大厅,铜镜中的画面,竟然与擂台中的打斗场景同步播放。

  在一间包厢中,一个带着夜叉面具的男人缓缓地说:“这个小铁匠很不简单。”

  这句话说得很轻,却飘到了隔壁的一间包厢里。

  隔壁包厢中坐着一位年轻人,隔着屏风笑道:“难道您认为陈志云会输?他可是我们斗姥阁的八臂仙童,已经修到了半步金丹,距离道人境也近了。”

  “境界和身份有时候并不代表一切。”面具男那略带沙哑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年轻人玩味地看了看铜镜,说道:“我在陈志云的身上可下了重注。要不我们俩也来打个赌?”

  那位身形和面容全部隐没在阴影中的面具男想了想,点头道:“也好。”

  年轻人笑了,说道:“赌小了没意思。这样吧,一百金元宝如何?”

  “就象你说的,赌小了没意思。除了一百金元宝,我还要你手上那枚‘翻天印’,如何?”

  年轻人眼中杀机骤现,然后徐徐敛去,淡淡地说:“老实告诉你,我的翻天印只是赝品,如果你肯拿‘乾坤圈’来赌,我是没问题的。”

  “翻天印和乾坤圈这些上品法宝哪里会轮到我们,真到了我们手中,也只会被阐教要回去,不过有复制品也是不错的,就这么定了吧!”

  两个包厢都沉静下来,双方不再说话,而是专心观看战局。

  ......

  在《道藏》中,斗姥又名斗姆,是天上各星宿之母,被阐教尊为“先天斗姆大圣元君”。斗姥阁的功法主要是修炼众星宿之力,尤其是南斗和北斗的星力,非常的玄妙。

  面对着突如其来的三个火球,陈志云不等星咒念完,手印一变,大喝一声:“分”

  一颗耀眼的五芒星凭空出现,瞬间化生成三颗小五芒星,分别迎向三个火。,甫一接触,火球和五芒星全部被瞬移到高高的天空之上,双双消失无踪。

  南斗度厄星君秘技:『斗转星移』

  《星经》云:南斗主生,北斗主死。意思是,南斗六星的星力便于防守,而北斗七星的星力擅长进攻。如今在不清楚对手实力的情况下,陈志云使用出南斗第五天枢宫度厄星君的秘技,确实是个稳妥之举。

  话虽如此,可是当五芒星包裹住火球的时候,陈志云就有些后悔了,因为那些火球的灵能很弱,只是虚有其表,没有多少实质的杀伤力,近乎于初学者。

  行家一交手,便知有没有

  陈志云发现屈继祖只是个修行雏哥,心神大定,双手捏诀,快速吟唱道:“北斗散祸,玄映御空,灵威备守,妖邪绝踪,斗姆圣君斗姆圣君急急如律令”

  不愧是八臂仙童,陈志云咒语念得很快,手印也配合得恰到好处,只要他再多念一个“疾”字,法术就会成型,就可以把对手打得落花流水,满地找牙。

  可惜的是,对手并没有把这个机会让给她。

  屈继祖一纵身,往前一跃,右手拳头向前轰出,向着对手猛击。

  “这不是凡人之间的决斗方式吗?”

  “只用凡人才会靠拳脚功夫来分胜负,阿祖怎么会用在仙人赛上?”

  “你用拳脚打对手,对手用法术攻击你,造成的杀伤力完全不对等,小铁匠怎么会不懂这种利害关系?”

  在众人迷惑不解的眼光中,屈继祖的拳头突然冒出一条小型火龙,烈焰熊熊,声势远远超过了刚才那三颗火球,转眼间就出现在陈志云的胸前。

  “体修,居然是体修。”

  台下不乏见多识广者,看见屈继祖用拳头轰出一条火龙,不由得失声叫了起来。

  所谓体修,是指那些以人体的气血搬运为根基,拟武为术,走以力证道,肉身成圣的修士。这些修士既不使用法宝也不施念咒语,他们唯一修炼的就是觉悟到的符纹镌刻在自己的皮肤,乃至内脏里。

  这些体修的数量非常少,多出于苦行宗,或者其他一些苦修的教派。

  在一般场合,体修和其他修士的比较并不占优,但是按照鸣泉坊的擂台规矩,体修却是大占上风。

  擂台下面的旁观者又是一片哇然

  ......

  “又是瞬发,又是体修,有趣,真是越来越有趣了。”香飘千里酒家的包厢里,再度传出那把沙哑的声音。

  年轻人的脸色有些发黑,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始终开不了口。

  “要不要修改赌注,免得让你回巍宝山交不了差。”那把沙哑的声音传来,正中年轻人的心坎。

  年轻人正要应允,台上的形势又再发生变化,他赶紧把将要出口的话吞了回去。

  。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