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之身 第三十八章: 擂台赛1

更新时间:2015-10-30 18:40:17 作者:驱魔使徒 字数:3048

鸣泉坊虽然地处偏僻,却是个锻造的重镇,专门出产各种质量上乘的钢铁制品,尤其以弓弩机括以及各种精细机关而闻名,吸引着来自全球各地的客商。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纠纷,不过大家都是出门在外,保持实力最为要紧,擂台赌斗这一种比较温和的方式就成了在鸣泉坊里解决纠纷的最好途径。毕竟两个势力一旦正式开战必然损伤惨重,败的一方不用说自然是灭亡,但胜利一方若是付出代价太大,也迟早会被其他势力吞掉。

  鸣泉坊的擂台位于西翼的一处空地上,除了一个小屋子作为投注站以外,四周没有任何建筑物,可以随意观看,无遮无拦。这里距离「香飘千里」酒家也只有一箭之遥,正好方便那些酒客们前来下注。

  虽然没有任何阻拦限制,但这座擂台的拥有者是唐家,鸣泉坊最大的一条地头蛇,跟很多的修真门派都保持着非常良好的关系,没有谁敢在这座擂台上乱来。

  刚刚踏进戌时,唐大少爷的一行人等已经依约来到擂台边。

  屈继祖穿着一身宽松的衣服,和唐大少等人一起坐在擂台最前排的比赛席上。

  鸣泉坊的擂台规矩与其他地方有所不同,在这里不能使用任何兵器、符箓和法宝,双方只能徒手搏斗,目的是要尽量降低伤害;另外,这里的擂台不设裁判,全靠台上的选手自行认输,或者是台下的队友帮他认输,否则就要血战到底,至死方休。

  唐大少拿出一只鼻烟壶隔远放在鼻梁前面,双眼斜视,看着另一侧的参赛席位。

  那里最瞩目的是两位年轻人,他们锦衣华服,身上的金银饰物光彩夺目,身边簇拥着一大群护卫,还有丫鬟和下人,前呼后应,典型的纨绔子弟。

  ......

  “当、当、当”

  投注站敲响了三下钟声,一把洪亮的声音在叫喊着:“还有一盏茶的时间,下注要趁早了!”

  擂台周围黑乎乎的一片,起码站了好几百人。

  今晚是唐家的几位少爷对赌,热闹程度非平日可比,投注总额将会翻上好几番。

  可能是察觉到唐大少的目光,旁边参赛席上的两位少爷施施然走过来,身边还跟着几名彪形大汉,煞气十足。

  “我亲爱的大哥,听说你临阵换将,这可是兵家大忌。你不是满腹谋略吗,怎么会犯下这种低级的错误?”

  说话的年轻人叫唐博力,家里排行第三,长得鸢肩豺目,一脸的阴险凶恶。

  “既然三弟那么有信心,敢不敢把赌注加大?”唐大少心生恼怒,反将了一军。

  “在鸣泉坊有我唐博力不敢的吗?你想加注什么,快说。”唐大少的提议马上引起他三弟的反弹。

  “三年,把每季度一次的赌约时间延长为三年,假如今晚你输了,三年之内不得向我提出赌斗。”

  唐大少说得云淡风轻,却引来了对方的一阵喧哗声。

  有资格进入鸣泉坊的都不会是穷人,哪怕是一个小小的商队护卫,下注的银码也相当可观。因此,擂台经营权所带来的收益极为庞大。由每季度一次的赌约时间延长为三年,相当于把原来的注码加重了十二倍。金额如此巨大,让他的兄弟们如何不为之哇然!

  “大哥果然好算计。”另外一位锦服少年插话了:“这擂台是你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只要你输一次,就永远无法翻身,所以对你来说,一个季度和三年是没有区别的;假如你赢下能够三年,即便届时老头子死了,你也能卷一笔钱离开此处。这就是你的如意算盘,我说得对不对?”

  这位锦服少年就是唐家的二少爷唐博文。

  唐博文刚一说完,四周突然静了下来,所有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老大唐博仁的身上。

  传闻当中的唐家内斗,现在竟然当众展示出来。

  唐大少的脸一红,愤而回复道:“不敢赌就直说,说那么多废话有什么意思。”

  “好,我们两兄弟答应你,就让你输得心服口服,以后不要怨天尤人。”唐家三少显然是个急性人,转身拉着唐二少跑去投注站签契约文据去了。

  ......

  “乓、乓、乓”

  三下铜锣声响起,投注站停止接收投注,擂台上的比赛也正式开始了。

  第一场是凡人赛。唐家兄弟的身旁各自有一名男子站起身,分别从南北两处楼梯缓步走上擂台。他们脚步沉稳,面无表情,太阳穴高高隆起,一看就是杀人如麻、心如铁石的狠人。

  擂台的四周开始安静下来,众人屏住呼吸,等待着选手的上台。

  突然间,一连串如同连珠鞭炮般的响声从南翼楼梯上传出来。那是全身筋骨齐鸣的声音,从颈项,脊椎,胯骨,大腿根,膝关节,胫骨,脚趾骨,手臂,手指骨等等,无一不在雷鸣鼓动。仿佛又变成了老虎的低沉嚎叫。

  很显然,那是唐家三少所请的黑衣大汉在运气发力,只是这种程度的发力有些骇人听闻。

  鸣泉坊的擂台赛没有裁判,只要一登上擂台就意味着双方搏斗的开始。由此可见,黑衣大汉不单是武功高强,而且心思慎密,对比赛规则也相当的熟悉。

  与黑衣大汉相比,唐家大少所聘请的白衣中年人在身材上就矮了一截,登上楼梯时无声无息,在气势上显然被压制住,让那些投注在唐大少身上的赌客们非常揪心。要不是后面还有一场仙人赛,他们很可能开始起哄了。

  两人终于上了擂台。白衣中年人率先有所动作,只见他双手呈立掌势,一前一后,双脚微蹲,紧守门户。竟然是太极拳的『提手上势』。

  太极拳原本是阐教修士们上座之前的放松功,后来有凡人通过练习太极拳悟道,也有修士通过太极拳以力证道,取坎填离,最后得结金丹,但这毕竟是少数。绝大多数人对太极还是非常陌生,看不起这种慢吞吞的功夫。

  如今白衣中年人一摆这架势,竟然引起四周哄堂大笑起来。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

  黑衣大汉并没有对白衣中年人有所轻视,而是上步抬腿,直接向前迈出一步,猛然跺脚;随着地面的微微下榻,脚步脚步大筋被弹起,黑衣大汉整个人好像是踩了强劲有力的大弹簧,一下拔起,全身皮肤变得青黑色,青筋凸现,肩膀向前,全身硬生生向着岳飞撞了过去。

  彭祖导引术:『黑熊晃身』

  东部大陆的武学喜欢从动物身上学习发劲的方法,最为著名的莫过于形意十二行,包括了龙、虎、猴、马,鼍、鸡、燕、鹞、蛇、鸟台、鹰、熊,再配合阴阳五行加以练习。

  『黑熊晃身』的这招熊形打法,全靠身体硬吃。就好比巅峰时期的奥尼尔在篮下硬吃对手,一往无前,连篮筐也要砸碎。而且黑衣大汉用的是肩膀,手脚均留有后手,一旦对手应对不当,顷刻之间就会败下阵来。

  面对如此猛烈的熊形冲撞,白衣中年人不退反进,在两人身体就要接触之际,忽然闪身来到黑衣大汉的右则,右手曲屈成肘,由下而上朝着下肋狠狠撞出。

  五郎八卦棍:『麒麟步,侧手提拦』

  中年人居然把手当棍棒一般使用。这一肘硬撞,肘尖突然推动挤压空气,竟然在肘尖前面出现了一个椎形的空气钻头。那是速度太快了,力道太凶猛了,造成了视线空气错觉。

  假如真撞实了,不要说下肋这个人体的薄弱部位,哪怕是最为厚实的屁股也难以承受得了。

  面对这一肘!黑衣大汉作笨熊靠的身子突然向旁边轻轻一个回旋,好像猴子受惊似的,转身逃窜,一下就避开了肘击的锋芒。

  彭祖导引术:『猿惊逃藏势』

  由熊形到猿形,刚烈到灵巧,黑衣人的转换恰到好处,让人赞叹不已。

  擂台对赛,时机的把握至关重要。

  白衣中年人面对黑衣大汉的转换,丝毫不为所动,身体就微微一斜,肘尖如大枪,转了一转,紧跟着扎过去,尤其是劲力经过了旋转,更多了一股螺旋的劲!

  杨家枪法:『旋风破道』

  到了这个时候,擂台下的众人也终于看明白了,这位白衣中年人敢情是一位使枪的高手,把大枪和棍棒的招式融合在拳脚当中。

  黑衣大汉的『猿惊逃藏势』没有避开锋芒,反而被对方抓住自己的薄弱部位穷追猛打,形势岌岌可危。

  在台下众人的惊叫声中,黑衣大汉并没有慌乱,他似乎早就计算到了这一点,身形一变,身体突然又变得笨实沉重起来,同时亮出一肘,反挤在中年人的肘侧面。

  彭祖导引术:『熊撼推挤势』

  “轰”的一声巨响。

  两肘一撞一挤,两人如同腾云驾雾一般,被弹飞三四步远,再也动弹不得。

  跌坐在地面上的黑衣大汉七窍流血,脸色苍白,一幅奄奄一息的样子;白衣中年人全身卷缩成一团,气弱游丝,状况比黑衣大汉好不了多少。

  第一场比赛,竟然以两败俱伤告终。

  。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