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之身 第三十六章: 无根树

更新时间:2015-11-07 19:38:15 作者:驱魔使徒 字数:3116

作坊里面的温度突然降低了许多,所有人,包括阿祖和那名释教修士,全都发现自己突然失去了行动的能力,只有眼睛还能够转动。

  一位白衣少女走进了作坊。

  她的脸容相当精致、美丽而纯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容不下一丝的亵渎和罪恶;一身洁净得过份的白色衣裳,再配上一串晶莹透亮的水晶项链,只有这种气息,才配得上“圣洁”这两个字。

  当她走进来时,整个作坊仿佛变成了人间净土,不再有黑暗,也不再有肮脏。所有的变化,都来自这个神秘的少女,她似乎有洗涤灵魂的强大力量。

  每个人都期待聆听听她的说话,因为她的声音能够挑拨自己的心弦;每个人都渴望跟她接触,却又被自己内心的自卑所阻拦;每个人都愿意为她献身,却又担心她被自己的冒昧所惊动……

  白衣少女的目光缓缓扫过作坊中的每一个人,包括程先武带来的普通护卫,也包括了那些释教的斥候。在看到阿祖时,她的目光一亮,透出一丝惊喜,随后飞到了阿祖的面前。

  没错,象是在飞一般。

  在所有人的眼里,白衣少女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仿佛是画里面的飞天仙女,美到了极点。

  “我看见你房顶的招牌上写着无根树这三个字,所以就过来了,你如今修炼到第几朵花了?”白衣少女那天籁一般的声音在阿祖的耳朵边便响起,吹气如兰。

  《无根树》是在上一代大劫,阐教圣人张三丰所撰写的一本奇书。这本书籍仙翁之二十四词,借无根树为名,内藏造化之机,泄性命之源。其中包括丹道始终之序,吐露火候前后之秘,等等,以警世人。

  阿祖感到白衣少女的身上传来一些熟悉的气息,竟然与自己产生某种共鸣,当即灵机一动,右手往天灵盖一拍,一个肥皂泡一般的透明小球从百会穴处冉冉升起,随风飘落在胸前,并长大成脸盘大小。

  这时候,透明圆球里凭空出现了一束碗口粗的青光,青光之内,原先皎洁的空间布满了尘埃,杂乱纷飞。青光纹丝不动,反倒是透明圆球在坚定而缓慢地一收一放,象是心脏在跳动,更象是肺部在呼吸。不知不觉之间,青光里的尘埃沉淀下来,变成了一枚土黄色的小珠子。

  青光的照射持续不断,土黄色的小珠子里居然长出了一株小树苗。

  小树苗开始成长,似缓实急,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长到了透明圆球的半径高,树丫上还长出了几朵小花。

  阿祖现在是一个人独自修行,虽然有法诀秘籍,但没有师父在旁边指导护法,每进一步都要靠自己摸索。现在碰到一个同道高手,而且这个高手对自己似乎很友善,阿祖自然想得到对方的指导。

  当然,阿祖也不是全无防范,在他的舌底下还有一张菩提真人留下的救命花瓣。

  ......

  “无根树,花正多,遍地开时隔碍河。难扳折,怎奈何,步步行行龙虎窝。采得黄花归洞去,紫府题名永不磨。白云窝,笑呵呵,准备天梯上大罗。”

  美妙的歌声从白衣少女的樱桃小嘴中唱出来,仙乐飘飘,又仿如珍珠雨露,一点一滴洒落在众人的心头。

  《无根树》总共有二十四篇词文,把人类的修炼分解成二十四种修炼层次。其中的前十三篇是筑基篇,相当于道童境的修炼;从第十四篇至第二十篇讲述结丹至金丹大成,相当于道人境的修炼;最后的四篇讲述从缔结圣胎至归于虚无,也就是道君和元始的修证之法。

  如今白衣少女所吟唱的,乃是《无根树》当中的第九篇,也就是在筑基修炼当中的进火采药,相当于释教罗汉果位的第二果“斯陀含”。

  简单地说,阿祖刚才所表现出来的境界,说明他已经证得了二果罗汉,对色、声、香、味、触、法这六尘起了远离之心,欲望从根本上得到了遏制。

  白衣少女吟唱完,把一个檀木箱子放在阿祖的手上,轻声说道:“先明心见性,定玄关一窍,然后进火采药,你选择了一条最直接的修炼之路,果然没有令我失望。虽然你现在的境界低微,毕竟年轻,还有机会。今天送给你一份小礼物,我们有缘再见吧。”

  ......

  白衣少女那天籁一般的声音渐行渐远。

  当作坊内的众人醒悟过来时,那三位神秘女子已经走了。

  正如不知道她们是怎样进来的,也同样没有人看见她们是如何离开的。

  虽然重新恢复行动的能力,众人依然如同被石化一般,都忘了移动和说话。刚才那不能动,也不能说的经历,仿若梦魇。而白衣少女则是梦魇世界中惟一闪烁的光,终生难忘。

  阿祖脸色苍白,他的手里托着一个香气四溢的青藏色檀木箱子,过了很久才打开往里面看了一眼。

  里面居然是满满一箱的金元宝!

  几十只金元宝,无论放在哪里都是一笔会让人疯狂的巨大财富。

  自古以来,修者求法难,修炼更难,完全是用时间、金钱、精力堆起来,用毅力、决心、恒心堆起来。

  所以丹道修炼素有“法侣财地”四大基础条件要求,缺一不可。

  财是指能够支持修道、云游参学所必须的钱财基础,其中就包括了丹药、法宝、符箓等等的炼制,需要消耗的财物非常巨大。

  阿祖之所以留在鸣泉坊,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这里赚钱容易。

  如今有了这笔财富,修炼的进度就可以大大加快了

  金元宝并没有让阿祖目眩神迷,他把目光放在了金元宝中间半埋着的一个水晶盒上。水晶盒只有三指宽,表面镂刻着一些金丝花纹,做工精美。透过盒盖,可以看到里面放着三支白银箭镞。

  这三支白银箭镞有三只小翼,翼上镂刻着密密麻麻的符箓线条,上面的气息同样属于《无根树》所特有。

  阿祖怦然心动。这三支白银箭镞上的符箓,竟然是《无根树》进火采药篇中的“虎”符、“龙”符、“大罗”符。而这一部分,就是他在《无根树》中尚未理解透彻的内容。

  这样的礼物,显然比金元宝更加珍贵。

  ......

  作坊里又有人尖叫了起来。

  尖叫的是那一队异族的斥候,他们并不是想要窥视阿祖的财物,而是因为他们的修士咽气死了。

  虽然不知道是谁出的手,但见识过阿祖的能力,那帮斥候也不敢再生事端,唯有抱起尸体灰溜溜地逃走。剩下的曹铁匠和程先武等人,呆站在一边,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毕竟是仙凡有别,他们所熟悉的懒散少年阿祖,突然变得陌生起来。

  ......

  鸣泉坊本来就是个忙碌的地方。既然无话可说,便各自忙开了。

  曹铁匠领着程先武等人把铁块搬到旁边的作坊。

  锻造并不是他们的作坊的强项,除了机括和箭镞上的符箓雕刻,其他的工序都要调给其他的作坊。

  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直到夜深才去睡觉。

  阿祖也睡下了,在朦蒙胧胧当中,他发现自己出现在一个寂静无人的街区。

  这里没有灯火,也没有人,只有他孤独的脚步声在空旷的街道上回荡着。

  周围的街道和商铺似曾相识,在商铺的背后还有一座白色的圆塔,塔尖上撑着一轮圆月,挥洒着渗人的冷光。

  这里不就是相州城吗,我怎么又回去了?

  还没有想明白,他本能地感觉到巨大的危险正在靠近,可是身上和周围都找不到任何武器。

  焦急当中,他选择了冲向旁边的商铺,试图打开大门,在里面寻找一件趁手的武器。然而他刚刚把大门踢开,从里面突然冲出无数的半兽人,张嘴就咬。

  他仗着自己身手灵活,踢翻了几个狼人,正欲后退,从里屋又飘出一股黑烟。

  他想要加快后退的速度,因为黑烟就是那个可怕的神秘女人,三番四次要置自己于死地的九幽魔女。

  可问题来了,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沉重无比,每一个动作都比平时缓慢了数倍。他根本来不及阻挡,被黑烟分别从自己头顶的百会穴,前额的天目穴,以及在后脑的玉枕穴处强行侵入。

  他只能一咬牙,一道巨大的白光圆圈从他的口中猛然散开,把黑烟炸开,也把所有的半兽人炸得粉碎。

  幸亏还有菩提真人留下的救命花瓣。

  他才刚刚松了口气,看看四周有没有出路,天上的月亮突然变成一个黑洞,把他和黑烟强行吸了进去。

  无形的力无法抵抗,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扯入黑洞之中。

  难道又再回到那个可怕的地狱通道?

  阿祖腾地坐了起来,胸膛剧烈起伏着,全身大汗淋漓。

  他喘息很久,然后才看清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刚刚不过是个恶梦而已。

  可是这个梦境实在是太逼真,也太清晰了,被黑洞强行摄入的感觉就和真的一样。以致于明明知道是梦,他还是忍不住伸手在头部摸了几下,又在脸部狠狠地拍了拍,让自己清醒过来。

  在鸣泉坊里隐姓埋名的小铁匠阿祖,赫然就是在外界传说中的转世之身---屈继祖。

  ......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